咨询案例

15891702634

西安青少年心理咨询_西安心理咨询中心_西安婚姻情感心理咨询

妈妈夺走女儿父爱的案例


blob.png 妈妈夺走女儿父爱的案例 咨询案例


我曾接待过一个叫楠楠的女孩。她患有抑郁症,已经自杀过好几次。送她来做心理治疗的,是她的妈妈。从她们踏进我的工作室的那一刻,我就觉得这对母女之问有哪里不对劲。直到楠楠的妈妈关门出去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楠楠,忙不迭地跟她道歉时,我才恍然大悟:这对母女之间最不自然的东西是母亲对女儿的那种过分的礼貌。

原来,楠楠的父母感情非常好。他们原本不打算要孩子,楠楠是因为一次避孕失败,才来到了这个世界上。女儿的出生并没有让夫妻俩感到为人父母的喜悦,反而令他们觉得无所适从。对他们来说,这个新来的小生命,就像二人世界里的第三者,他们不知该如何对待女儿,两人都有了不同程度的产后抑郁症。后来,他们以工作忙无法照料女儿为由,将楠楠交给姥姥抚养。姥爷姥姥对外孙女十分宠爱,楠楠也在这样的宠爱当中顺利地成长。可楠楠五岁的时候,姥姥因为突发的疾病去世了,楠楠也就回到了父母的身边。

之前,楠楠对父母的印象,就是时不时牵着手去姥姥家看她的一对叔叔阿姨,他们总是给她带去很多礼物,但留在她记忆中的,只有他们亲昵的背影。那天接楠楠回家的人是爸爸。一路上,爸爸似乎有些紧张,不断地问着楠楠一些琐碎的问题,幼儿园怎么样,老师对你好不好,你喜欢吃什么……

楠楠不记得自己回答了些什么,她只记得,回到家她第一眼看到的,是妈妈布满泪痕的脸。爸爸立刻放下楠楠的行李,抱住了妈妈的肩开始安慰她。楠楠站在一旁,无所适从。她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妈妈,最后,她给妈妈倒了一杯水。当她颤颤巍巍地走过去,将水递到妈妈手里时,父母才好像忽然发现了她的存在。妈妈似乎被吓到了,她慌乱地接过水,对楠楠不住声地说:“谢谢,谢谢,麻烦你了!”

在向我描述这个场景的时候,楠楠的身体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这是她成长期间最常遇到的场景。后来的日子,虽然她和父母的关系不再像刚回家时那么生分,但只要她尝试着靠近妈妈,妈妈总会显得很紧张,年幼的她也曾经尝试着拉近与妈妈的距离,可无论她为妈妈做什么,妈妈总会很客气地向她道谢。

她第一次自杀,是有一次她提前放学回家,发现爸爸妈妈在房间里,高兴地不知说着什么话题。她不由自主地站在门口,羡慕地看着他们。发现楠楠过去了,妈妈为难地看了一眼爸爸,爸爸便向楠楠走过去,礼貎地说:“楠楠你去忙吧,不用管我和你妈。”

然后,爸爸关上了门,门里传来了妈妈的笑语。

礼貌,是一种防御性的社交技巧。往往交情越浅、越陌生的人,我们才会对他们越礼貌。因为我礼貌,你不好意思给予我指责批评;因为我礼貌,对于一些你对我的不满意你也会尽量克制

礼貌也是索取帮助、获得满足的一种温柔的进攻方式。因为我礼貌,你不能够很生硬地拒绝我的示好;因为我礼貌,你不好意思直接推辞我的求助;因为礼貌,你狠不下心和我斤斤计较。

礼貌能够淡化我们因对他人感到陌生而产生的恐惧,同时,我们倾向于认为,他人会因我的礼貌而降低对我拒绝、否定、攻击的可能性。

心理学中,把这种向危险、恐惧的对象表现出加倍礼貌的行为,和在面对攻击时自动采取依从态度的行为,称为“被动”的自我保护(防御)手段。(J.布莱克曼《心灵的面具:101种心理防御》)

 

我要求楠楠的妈妈配合楠楠的治疗。楠楠的妈妈几经犹豫后才接受了我的请求。

在咨询时间里,她显得非常焦虑。她不断地列举他们夫妻俩为楠楠做的事,比如送她贵重的礼物,比如让她出国旅行,比如费尽心思给她找好的学校,等等。她不停地追问我,楠楠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楠楠还有没有治好的希望?她不停地看手机、翻杂志,给我看她丈夫发给她的短信,一会儿就说自己有事要走,表现得就像一个局促不安的孩子。

这种焦虑与戒备,恰恰说明她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她意识到,自己在家庭中霸占了女儿的角色,同时扮演着妻子和女儿的双重身份;她意识到,自己没能给予女儿一份正常的母爱,甚至自私地侵占了女儿与父亲的情感空问,深深地伤害了女儿。

当我把这一切直截了当地告诉她时,她哭了。

她问我,一切还能挽回吗?

从她的泪水中,我终于看到了她对女儿的爱。

我的答案是:“不能全部挽回,但亡羊补牢依然会有好的效果。”

孩子成长的机会不能重来,成长中造成的心灵创伤是清晰存在的,但这也不意味着缺失的爱无法填补。毕竟对于任何孩子来说,获得父母的认可和爱都是一生的渴望。只不过,孩子现在已经成年,对于长期期待但未曽获得的情感也有些失望,所以目前在接受父母给予的情感过程中会有一段不信任、不敢轻易接纳(害怕接纳是表象,实质是害怕再次让自己失望)的过程。


关键词:

相关文章

网友留言

暂无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