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案例

15891702634

西安青少年心理咨询_西安心理咨询中心_西安婚姻情感心理咨询

如何面对父母的否定?


blob.png 如何面对父母的否定? 咨询案例

父母总是严格地要求你。

当你取得任何的成绩,他们都说:不要骄傲!这不算什么!你高最好还很远!

可你发现,无论如何你都达不到他们的期望。

你开始觉得自己无能,自己的不快乐,父母的不幸福,都是你的错。

你厌倦自己的生命,可为了父母,你必须坚持活着……

 

刘茜出生在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爸爸是区法院院长,妈妈是理工大学的教师。父母的感情并不是很好,虽然从不吵架,但也很少交流。爸爸每天下班回家,吃过饭便会去书房看报纸,对刘茜的教育更是毫不关心。

     也许正是因为爸爸不管,所以,刘茜的妈妈对她要求很严。刘茜上小学的时候,成绩几乎每次都是全班第一。但是,妈妈从不会因此表扬她,因为在妈妈的心里,孩子不能夸,一夸就骄傲了。“她就是考试发挥得好而已,其实学的知识还差得远呢。”“才上小学,现在的成绩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其实她就是比别人稍微专心一点,算不了什么的。”当邻居们对妈妈夸起刘茜的时候,妈妈总是这么回答。

    刘茜记得妈妈从小就灌输给她的一个观念:女孩子不要打扮,打扮了心就野了,就不能读书了。从小到大,她都是穿亲戚孩子的旧衣服,这让她在同学面前有些自卑。不仅如此,妈妈还严禁刘茜追星,有一次,妈妈翻刘茜的日记本,发现里面贴了一些明星的贴画,便拿着本子追到学校,在教室里一页一页地当着刘茜的面撕了下来,还遇着刘茜下跪认错。眼看就要上课了,刘茜只好跪下,她不想让妈妈继续在教室闹,如果让老师看见的话,她还不如去死。这件事情,刘茜本来觉得永远不会原谅妈妈,可是后来妈妈又跟她认错,承认

    自己不冷静,但是刘茜追星是不对的。为了表示诚意,妈妈还带刘茜出去吃了顿大餐,刘茜知道了.妈妈处理问题的方式不对,却是为了自己好。

    初中的时候,爸爸和妈妈离婚了。一切发生得非常平静,刘茜也觉得自己并没有受到什么心理的冲击,因为在她的生活里,爸爸本来就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只是从那以后,妈妈更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刘茜身上。初中时刘茜的学习已经不像小学那么拔尖,妈妈经常骂她是“蠢猪”“木脑壳”“烂泥扶不上墙”。中考前的一次模拟考试成绩不佳,妈妈便要刘茜别上高中了,上中专。“像你这样的笨脑袋,上高中白花钱,反正也考不上大学!”妈妈说这话的时候不像开玩笑,刘茜吓坏了,她哭着恳求妈妈让她上高中.发誓自已会好好学习。其实她也知道,妈妈对自己寄予了很高的期望,绝不会不让自己上学,可就是非常害怕。

    高中三年,课业更加紧张,刘茜觉得自己无论怎么努力也超不过那些尖子生.也考不上理想的大学。回到家里,又要面对妈妈的指责。其实刘茜长得很漂亮,可从来不敢打扮自己,因为这样会招来妈妈的冷嘲热讽。有一次,要好的女同学帮刘茜修了修眉毛,结果回家马上被妈妈发现,妈妈于是情绪失控地大骂刘茜,说她这么小开始招蜂引蝶,将来一定不是什么好货色。

    在这样的压力下,刘茜开始自残。她觉得自己的人生没有意义:也没有希望,可是,她又没有自杀的勇气,因为她知道妈妈爱她,如果她死了,妈妈也一定活不下去。

    直到今天,刘茜回想起自己的高中时期,仍然觉得暗无天日。她果然没有考上重点大学,在一所一般本科大学里混日子。她在学校寄宿,一周回家一次。每次回家,妈妈都会给她做上丰盛的饭菜,嘴里却又会对她骂骂咧咧。“你考这么一个大学,以后还能有什么前途?”“让你学会计,学门技术多好,总有口饭吃,可你偏要学新闻,就你这样还想当记者,你做梦。”“你瞧你这些坏习惯,跟你爸爸一模一样!他可从小没管过你啊,你怎么不学点好样儿?

    妈妈骂起刘茜来总是花样翻新,可是,刘茜知道她还是爱百己的。家里经济不宽裕,妈妈自己一年也舍不得买什么新衣服,却会给刘茜买价格昂贵的衣服鞋子。只是她买的时候从不问刘茜喜欢什么,买来之后如果刘茜不穿、她又要生气骂人。

    大学毕业的时候,刘茜去了外地工作。她觉得她必须离开母亲,才能找到真正的食己。在陌生的城市里,刘茜一点一点地培养着自己的自信,也有了追求者。当她第一次决定接受一个男生,打电话回去告诉妈妈的时候,妈妈却冷冷地说:“那你是不是就打算留在外地不回来了?你受得了吗?等着吧,不出一年你准得分手。”

    后来,刘茜果然和那个男生分手了。这是她第一次失恋,情绪低落,打电话告诉妈妈。妈妈的第一句话竟是:“你看,被我说中了吧?

那之后刘茜又谈了几次恋爱,但每一次就好像被妈妈说中般气都不长久。刘茜知道自己的性格有问题,看事情总是看不好的方面,男朋友只是犯个小错,她却一总是提出分手。几年以后,她又回到了北京,因为妈妈的身体越来越不好,需要她照顾。妈妈己经赶走了十几个保姆,除了刘茜,谁都忍不了她。刘茜与妈妈在一起厂感觉生活已经被阴霆笼罩。虽然她谈着恋一爱,可她不想结婚、更不想要孩子,她深深地相信,百己的一生已经被诅咒,再也先法获得幸福,

  “只有等我妈死了,我才能解脱。”‘刘茜发现自己在盼着妈妈死去。可是、这样的想法不是一种罪恶吗?她一边幻想着妈妈死去之后自已获得的自由,一边又对自己的罪恶想法自责不已。

我们通常用“照镜子”这一行为来判断自己的容貌。

孩子如何看待自己,是通过他们的父母来完成的。换句话说,父母就是他们成长的镜子。他们看到的自己,正是他们的父母、师长、社会向他们呈现出来的自己。

如果一面镜子表面是脏的,那么,就算我们将脸洗得再干净,从这面镜子里,也只能看到一张肮脏不堪的脸。

同理,如果父母对孩子的评价永远只是否定与打击,那么,就算孩子再优秀,也只能看到父母眼中这个一无是处的自己。

对于很多婚姻不幸福的父母来说,他们的内心是孤独的,他们无法面对自己在危机婚姻中的无能,不敢去处理自己婚姻当中的问题,更不敢做出重新选择的决定。而如果要在这样一片情感的沙漠中前行,有一个温暖的陪伴是必须的

于是,有的父母便通过否定、打击孩子(也许他们并未意识到自己行为的目的),令他们的人格无法健全地成长发育,令他们不能完成行为的和精神的独立,最终成为自己人生永远的旅伴。

曾经有这样一对父母,他们带着自己二十四岁的儿子来找我咨询,原因是儿子不出去工作,不求上进。

父母两人都是各自单位的中高层领导,事业上都非常优秀。咨询中,他们痛心疾首地向我控诉儿子多么不争气。

爸爸说:“我最恨男孩子没有男孩子样,整天唯唯诺诺跟做贼似的。不知道为什么,我儿子偏偏就是一个胆小鬼!”

妈妈说:“我最害怕孩子变成胸无大志、庸庸碌碌、无所事事的人,没想到我儿子今天就成了这样的人!”

爸爸说:“我从小就是一个要强的男人,我有三个兄弟,我排行老二。从小我就告诉自己不要让自己成为兄弟们耻笑的对象,我要成为兄弟几个中最优秀的一个!过去并没有人督促我这么做,但我自己对自己就是这么严格要求的,所以我成了我们家孩子里成就最高的一个!可是我儿子却这么窝囊不争气,丢死我的人了!”

在父母的轮番攻击下,那个被形容成窝量废的二十四岁大男孩一脸的无可奈何。

我不禁问他:“你父亲和你说过的最多的一句话是什么?”

男孩毫不犹豫地回答:“你要是有我一半就不至于这么废物!”

“你从这句话里获得什么感受?”

“这句话告诉我,我连父亲的一半都没有,无论我怎么努力都不可能超越我父亲,我就是一个废物。”

你认同这样的信息吗?”

“无所谓认同不认同,从小我爸就这么说我,可能我就是这样的,认同不认同我都是这样的!”

我接着问:“在你印象中,妈妈和你说得最多的话是什么?”

他又是毫不犹豫地回答:“我这么大岁数了还要这么辛苦,不都是为你?我要赚钱给你娶老婆,赚钱给你爸和我养老,赚钱等我死了好让你不至于饿死!要不是为了你,我至于这么大岁数了还这么拼命吗!”

我又问他从这样的话里获得了什么感受,他答:“是我把我妈害成这样的,离开了我妈我就会饿死,我连自己都养活不了,更不要说养活我爸妈了!我就是一个罪人!”

我再问:“如果真的是这样,你要怎么做才会让自己好受一些?”

他回答:“我不知道,我尽量努力,但是不论我怎么做好像都会失败。我只能让自己留在妈妈身边,虽然难受,但好像只能够这样。我也很迷茫。”接下来,我便询问这对父母,听了孩子的话以后有何感受。

父亲怒气冲冲地答:“他就是烂泥,扶不上墙!”

母亲则告诉我,儿子从小身体就不好,她总是给孩子找各种进补的药方。她害怕他和别人出去玩会打架,害怕他早恋,害怕他抽烟学坏。为了这个孩子,她几乎付出了所有的时问和心血。她还说,自己不是不想让孩子长大,是她觉得孩子还没到长大的时候,长大是有危险的!

我问:“那你觉得什么时候才是应该长大的时候?”

妈妈说:至少要大学毕业吧。”

我又问:长大是怎么完成的?一夜之间吗?”

妈妈说:“当然不是,是一个过程。”

“那,你又为付么不允许自己的儿子经历这个过程?”

妈妈有些不悦,反驳道:“我怎么不允许他经历长大的过程了?我给他生活所需的一切,我还要怎么做?”

我说:“如果他已经有了生活的一切,那他还需要自己做什么?如果他没有和同龄人的接触、交流,甚至打架、抽烟、早恋,那他怎么可能一夜长大?你说的是不想儿子遭遇危险,实际上是无法接受孩子不再是那个挂在你身上的乖儿子这个事实,对吧?”

妈妈面对我的质问手足无措,她歇斯底里地痛哭,骂我胡搅蛮缠、没有专业素质。最后,她被一直沉默的父亲拉出了咨询室。

儿子没有离开,他依然坐在那个位置上,甚至连动都没有动一下。他沉默了许久,突然说:“你很残忍。”

我说:“我知道。”

儿子说:“我很想哭,因为你的残忍让我黑暗的世界裂开了一条缝儿。”

那天,这个男孩的哭泣持续了大概四十分钟。他的内心需要一次释放,因为他已经被自卑感压抑得太久。

哭完之后,他问我,有什么办法能够改变他的父母。

我回答:需要改变的,首先是你的观念,你不能继续认为,只有父母改变了,你才能幸福。”

父母通过给予孩子暗示信息而形成了孩子的行为,这一轨迹在心理动力学的理论中称为“投射”,而孩子对暗示信息的展示行为,则被称为“投射认同”。

切断“投射一投射认同”的锁链,便挣脱了父母之爱对孩子命运的诅咒。

很多被“爱暴力”伤害过的咨询者,经常问我这样的问题:“我应该如何让自己的父母改变,让他们意识到自己的问题?”

而我的回答通常是:“为何一定要改变自己的父母,而不是改变自己?”

因为,期待父母的改变,无异于又一次地认同了,父母依旧是自己情感的主宰。相信“只有父母改变了我才会获得幸福”的人,最终只能与幸福渐行渐远。

曾有同类问题的一位优秀女演员来访者问我:“该怎么让我妈妈像我一样,意识到这一点?”

我反问:“你为什么一定要让她意识到这一点?为什么不能继续在她面前扮演一位无能的女儿?”我对她的建议,是进行一次心理上的“角色调换”。

“你的意思是,我妈妈嘴里说我没有价值,没有出息,是为了让地获得做母亲的荣誉感和价值感?她说我没价值没出息,反而是我最有价值,最有出息的证据?”

我说:“非常对!但你这样表演的前提,是你妈妈对你的评价,与你的客观实际完全不符合。”

她恍然大悟道:“那么,我处理自己问题最好的方法就是继续在妈妈面前扮演一个没有价值的女儿,对吗?而其实我自己知道,这一切不是真实的,我只是在她面前完成了她的希望。我无条件地配合她演了一出戏,如果有戏外的话,我才是一位妈妈。这个角色对调,就是我在精神层面把自己当成妈妈的妈妈,把妈妈当成自己的女儿。而有了这个角色对调的心理基础,我就可以无条件接纳妈妈的一些无理取闹的行为,而不会让这个行为成为惩罚自己的罪证。就像婴儿使劲地哭闹获得妈妈的怀抱一般,虽然很让人烦躁,但是因为它是婴儿,所以可以被接受,并且被很幸福地接受,对吗?”

我说:“对,但这仅限于你和妈妈相处的关系当中。当你面对自己的人生的时候,你要做的就是做你自己。”

当然,“角色对调”的模式,并不适用于所有的咨询者。

像那位痛哭了四十分钟的男孩,因为他在现实中并没有取得上述那位女演员一样的独立地位,对他来说,真正有效的,是做家庭的整体治疗。

咨询室里的那个男孩的父母,在那次咨询完的一个半月后,给我打来了电话,他们决定让儿子搬出去住,自己工作赚钱养活自己。

虽然儿子面临了很多的困难,但他在坚持着。

 

附一同性质案例:

我接待过一位三十八岁的来访者,男性,儿时长期生活在父亲的暴力教育之下。他的人生一塌糊涂,总是无法进入婚姻。他认为自己很无能,是一个失败者,一旦结婚就会给自己和家人带来无穷无尽的烦恼和伤害。

我问他:“为什么你会这么认为?”

他答:“我从小就是这样。经常犯错误被父亲打,,一点不让人省心。”

我问:“你难道就没有不犯错误的时候?这种时候,父亲还会不会打你?”

他想了想回答:“这种时候我还是会挨打。可是,那也是因为我平时太淘气,令父亲积累了很多的坏情绪。”

他认为自己就是带给家人烦恼、痛苦的根源,自罪感无比强烈。

我与他倾谈很久,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的罪恶感并不真的来源于自己的错误,而是更多来源于父亲的不正确评价。造成这种评价的根源,是父亲无法处理自己在工作中的挫败感,从而将他作为情绪的宣泄渠道

那一刻,这位三十八岁的男人,在咨询室里失声痛哭。


关键词:

相关文章

网友留言

暂无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