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理论

15891702634

西安青少年心理咨询_西安心理咨询中心_西安婚姻情感心理咨询

来访者的阻抗原因及形式


blob.png 来访者的阻抗原因及形式 咨询理论


一、控制感的争取

许多求助者害怕变得依赖你,或者害怕让你看到他们的痛苦和无助。为了避免这种依赖,他们可能通过取消咨询来显示自己很安心、很舒适。你在做一件好事,向他们提供一种充满信任和关心的咨访关系,这是事实;但是这可能导致他们取消预约并且抗拒治疗。在一段关系开始的时候满怀憧憬,后来却感到失望甚至被抛弃,这样的经历一多,就可能让求助者在治疗中看到希望之后,随即产生焦虑,因为他们担心自己在后来也遭到抛弃。要知道,有的人学会了先发制人。

这种行为模式还经常在他的人际关系中表现出来:只要有可能发生失败或者遭到拒绝,他就会退缩。随着我继续把他的爽约“翻译”成他需要与人接触并且需要得到掌握事态的控制感,他越来越能够如约前来谈论自己的需要,而不只是把这些需要演绎出来。在这一过程中,被取消的咨询越来越少。我还对约瑟夫说:只要他觉得想同我联系,就给我发条短消息。不妨问问你自己,求助者在爽约之后得到了什么,避免了什么。能够用他(或她)的防御方式、个人经历以及遭遇的问题来解释吗?如果患者中止治疗是因为治疗打乱了他(或她)的心理稳态,我们就很难用开诚布公的方式来讨论这一情况——他们往往通过坚持自己的决定来保持一种控制感。而成功的治疗往往会让某些求助者产生内心的波动,这就有可能让他们退缩到以前熟悉的防御机制当中以获取安全感。

阻抗的潜在动机通常不是针对咨询师的,但是表现出阻抗的情境往往涉及咨询师的特征、行为或缺点。有没有求助者说你难以理解他们或者起不了多少作用,而他们的理由不过是因为你岁数太大或太小,皮肤太白或太黑,举止太含蓄或者太直率?求助者可能用不信任的表情看着你问:“你已经接手过多少案例?”“你从业多少年了?”他们甚至会问:“你

到底有没有参加过正规的培训?”你的经验越少,你的证书越不过硬,这些不加掩饰的攻击越会损伤你的自尊和心态。

    曾有求助者说我无权治疗精神分裂症患者,因为我从来没有得过这种病。也有求助者说我不会知道抑郁症是怎么回事,因为我过着“完美的生活”。还有求助者说我不可能理解现在的青少年,因为我成长的年代既没有同龄人的压力|(peer pressure),也没有毒品问题。寥寥数语,例如“那么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吧”,或者“你说得对,我不了解你们在想些什么,但是我很想知道,就可以打消他们的阻抗,有助于建立良好的咨询关系。

 

二、排斥正确观点

父母背叛了他们,或者对他们下了不好的定论;他们长大以后,可能不再认为别人对他们会有帮助。他们不相信你的知识,并且怀疑你的动机和企图。这种求助者常常不由自主地排斥你的观点、解释和关心。这是移情的一种常见表现。这样的话,要让他们相信你们之间的治疗关系,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你的能力和可信度也要遭受很多考验。

    我已经遇到过很多这样的情况:来访者说他(她)想同我分享一下最近的领悟,我就洗耳恭听,结果却发现他们的领悟是我几个星期之前甚至几个月之前就已提出的建议。我以前就提出了这样的建议,结果却被忽略,甚至被他们认为是愚蠢的。

 

三、语言的遮蔽(“言语的野马”

咨询新手常犯的错误是,误以为求助者那些密集炮火般的话语说明了他们多愁善感而又愿意敞开心扉。求助者说起话来,可以避免难堪的沉默,会让我们到轻松,也会让我们忘记考虑到求助者的言谈可能体现了一种防御机制。在刚开始做咨询师的时候,你很难知道,求助者的滔滔不绝究竟是真的想让你了解他(她),抑或只是释放烟雾弹来让你看不清真相。对了解求助者而言,表面上的深入只会深入到表面上。

    出于良好的意愿,新手咨询师会关注求助者所说的每一个字。我们会尽力跟随他们的逻辑,理解他们的故事。求助者说话如同连珠炮的时候,我会觉得自己就像在躲避一匹在咨询室里乱窜的野马。在这种情况下要想与他们进行交谈,那就像抓住这匹野马的鬃毛,被它驮着横冲直撞。既要保持清醒、引导咨询,又要拼命理解他们的话语,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有些人在小时候就发现,用逻辑来思考并且把世界看清楚是件危险的事情,这种情况尤其表现在那些成长过程中遭受虐待、漠视或者染上毒瘾的人身上。他们注意力容易转移,话题很多,免得自己看清现实。这种自我防御的策略使他们的精神迷糊而散乱。这种状态是他们在咨询中显得激动的原因之一。这时候,你思想“开小差”,或者感到困惑、麻木,也变成了了解求助者的线索。你的这种感受,可能就是他们的感受,或者是他们需要你变得麻木和困惑——这样会让他们感到安全

    当你不论多么努力,仍然不能明白求助者在说些什么,这就提示你已经遇到了那匹“言语的野马”。本来,你的智力没有问题,也没有因为求助者所说的话而产生逆移情,那么你应该能够听懂他们的逻辑。作为咨询师,你必须有足够的信息这样想:“既然我都弄不明白他想说什么,那么他所说的话很可能隐藏了其他信息。”

    当你遇到这种情况,就把你的困惑作为了解求助者防御机制的线索,试一试下面这些办法:

   ●请当事人重复他们刚才说过的话。

    ●请当事人帮你理解他们所说的话。

    ●把心思向身体穿梭,查看你自己有什么感受。

    ●自己想一想:当事人想隐瞒的可能是什么。

    ●检查自己有无逆移情。

    ●请教督导。

我多次告诉求助者或者学生;“我不明白你的思路。”他们的回答常常是:“你不是第一个这样说的人。”只有在我们充满温情的时候,他们才会检查自己的思路,探讨自己的理由,从而监测并组织自己的思维

滔滔不绝的言语可能是一种躁动的防御方式,可以让我们不再注意那些引起痛苦或者焦虑的情感。我们可以用自己的言语来逃避那些让自己不舒服的现实;这就像小孩子听到父母叫他上床睡觉的时候,把自己的耳朵捂住,嘴里发出哼哼的声音。当求助者躲藏在连珠炮似的话语之后,你需要帮助他们少聊多说(talk less and say more)。首先,我们不能采用与他们相同的防卫机制,以免咨询变成“漫谈”。我们要向求助者传达三方面的信息:这种防卫心理对他们曾经很重要,现在则对他们造成了伤害,它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

  对心理过程进行阐释,你指出了当事人的短板,并且有可能“剥离”他们的防卫。这可能让求助者感到悲伤、焦虑甚至愤怒。这就需要你的成熟度和对自我的认识发挥作用。如果你不准备进行阐释以免求助者对你生气,你就有可能被诱骗着骑上那匹言语的烈马,任其驰骋。若不能控制住这匹由言语的内容所构成的烈马,求助者就难以出现积极的改变。心理咨询就会纠缠于求助者的言语而不去处理那些导致困境的情感问题、防卫机制和应对策略。

    你当然会发现,有时候倾听求助者讲的那些话也是必要的—一这是一种策略,可以让求助者感到舒服些。这种明智的做法常用于开头几次咨询当中,或者用于求助者生活当中遭遇重大变故的时候,或者用于某次艰难的咨询工作之后。这样做也有风险,就是可能让求助者以为心理咨询只是处理他们讲了哪些话。要对这种可能性保持警觉,并且一如既往地考虑如何在质问与支持之间取得平衡,在鞭策与爱护之间取得平衡。

当求助者发现自己在咨询过程中难以处理某个艰难的话题时,这样的心理活动还会以另一种形式表现出来。他们会转换话题,或者说以后再考虑。他们表现得像个商店里的小偷,把你所说的话藏在他们的衣服里,等待机会从你眼皮底下逃走,在他们觉得安全的时候再细细琢磨你的话。这种反应模式在他们年幼的时候就已经形成,并且显著影响到他们同一切人的交往士很多求助者担心,他们的想法和感受一旦表露,就可能被攫取、篡改、贬低。既然父母总是告诉他们应该怎么想,应该有怎样的感受,他们就逐渐认为坦诚与合作是危险的

我们从求助者那里接收到的信息代表了他们对事情的解释,体现了他们的防备、偏见和曲解。我们对求助者的了解,可以受到他们的掌控,就看我们与故事中的这一方“勾结”到什么程度。哪怕他们非常诚实,他们告诉我们的事情也是带有偏见的。采纳他们的视角有多大好处,要看他们视角的准确程度。对你听到的事情不要妄下结论,要考虑到每个当事人的防卫心理和情绪模式,这样才能解读真正发生的事情。我发现一个好办法,就是可以让求助者把他们的亲友带来,这样我就可以从另外的角度看待求助者的优点、缺点、问题和前景。

 

四、行为掩饰

求助者的核心问题嵌入在他们的阻抗当中。我曾接待过一些求助者,他们在自己还是小男孩的时候受到过父亲的严重虐待。其中有个人叫詹森,来找我的时候29岁,是个棒球运动员。在第一次咨询的时候,他始终把双臂抱在胸前,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还有个人叫道格,是个商务顾问;这个中年人几乎每次来咨询都给我带礼物。托尼才十几岁,个子却有我的三倍那么大;在咨询室里,他把自己坐的椅子推到角落,似乎觉得我会攻击他。这些求助者都在潜意识中对他们早年遭受虐待的经历作了调适,并且把这种潜意识的适应体现在对我的移情中。这三个人都清楚地记得自己遭受过暴力,却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对这种经历的调适已经渗透到他们的个性特点、防御方式和人际交往当中。

 

五、其它情况

阻抗还可能源于求助者以前同医生或心理工作者打交道的经历。我接待过的求助者中,有几个就曾是咨询师工作失误的受害者;他们来我这里治疗时,最初的阶段完全是在关注我够不够格、值不值得信赖。在更轻松的层面上,阻抗还可能是由于你让求助者想起坑害过他(她)的一个汽车销售员。我要表达的意思是,阻抗是在过去的经验中习得的,目的是为了在类似的情境中生存;我们需要接纳、发现和探索阻抗,而不要认为阻抗是针对咨询师的。   

有位求助者对我说,她之所以不能在前一位咨询师那里继续治疗,是因为那位咨询师在给她做治疗时变胖了好多。她认为那位咨询师也许不能为她提供好的治疗,因为那位咨询师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食欲冲动。咨询师体重的增加对这位求助者有刺激作用,因为这位求助者具有非常深刻的文化偏见和个人经历。原来,这位女士在年轻时好不容易才完成减肥,现在仍然害怕重新发胖。与那位咨询师呆在同一个房间里让她非常害怕失去对自己的控制。我们倾向于逃避、否认或者歪曲那些让我们产生情绪困扰的事情,所以,留心我们对别人造成的刺激,能够体现我们的过人之处


关键词:

相关文章

网友留言

暂无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