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理论

15891702634

西安青少年心理咨询_西安心理咨询中心_西安婚姻情感心理咨询

如何面对来访者的阻抗


blob.png 如何面对来访者的阻抗 咨询理论


在我开始从事心理咨询以前,我确实期待从中感受到兴奋和满足。我曾想象求助者为了内心的冲突而苦苦挣扎,他们的这些问题将满足我的好奇心,并使我得出参悟人生的见解。求助者将会对我感激涕零,会向他们的朋友推荐我;我将声名远扬,我的事业将蒸蒸日上。心理咨询有时也可能伤脑筋,但是我的每一次咨询应该都会让求助者恍然大悟并且得到成长。当我真正开始接待来访者时,我的惊讶可想而知。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阻抗和犹豫?我对他们的启发怎么不管用?怎么没人对我感激涕零?我更没想到求助者竟然对我发火,也没想到我会担心自己做得不对而彻夜不眠。当时我首先觉得自己选择了错误的职业:时光流逝,我后来才明白心理咨询师的日常生活与我当初的想象有多么不同。  

在接待求助者之前,我没有意识到他们的阻抗有这么厉害.我以为,只要我是咨询师,求助者就会接受我的帮助、采纳我的建议。我从没想到自己会因为求助者进步缓慢而焦急万分。尽管确实有人接受短期的治疗之后就大为改观,但是很多人(特别是那些有根深蒂固的性格问题的人)要有好几年的时间才能取得进步。有些案例的进展让你觉得像地质年代那么久远。 

所谓阻抗是说,当事人对心理治疗过程中自我暴露与自我变化的抵抗,可表现为人们对于某种焦虑情绪的回避,或对某种痛苦经历的否认。还有一点比较棘手:当事人的阻抗既可以表现为反抗,也可以表现为顺从,所以对那些顺从的当事人也要小心。当某人看似赞同你并且说你有水平的时候,你若能看出其中的阻抗,这可胜过看出求助者直接反对你时的阻抗。 

阻抗被称为“反常的不情愿”(paradoxical reluctance)。求助者在你这里花了大量的时间和金钱,却抵触你的帮助。这究竟是何道理?既然认识到自己需要发生改变,也承诺去改变,并且寻求这方面的帮助,结果却坚持不改变?这种经常发生的情况只能用潜意识来解释对于大多数求助者而言,最大的挑战不是得出正确的诊断,也不是制订合理的治疗计划,而是帮助他们真正愿意去改变。每个咨询师都渴望那种高效、重要和成功的感觉。如果遇到那种问题复杂而又缺乏沟通技巧的求助者,咨询师容易产生挫折感。我们经常领受他们的指责,因为他们会说治疗没什么进展而攻击我们的知识和技能。我已逐渐适应了这种变化的、有时较为缓慢的治疗进程。进展缓慢实际上是一种常态,病情的反复也应该在意料之中。特别是在进展缓慢而困难的时候,当务之急是对个案进行正确的概括并且定期加以修正。我们都需要提醒自己:我们在做什么?为什么这样做?要把治疗当中遇到的困难当作一种机会,借此反思你的治疗策略,并且从其他的专业人员那里获得建议。当你认识到治疗停滞不前,就该仔细探询,提出问题,并且寻找答案   

     在心理治疗中怎样处理阻抗?合气道的方法就是一个绝妙的方法。没经验的咨询师可能犯的最大错误,就是把求助者的阻抗当作是针对咨询师本人的,从而用自我的能量来加以对抗。然而像合气道的情况一样,求助者的阻抗是一种信号,表明求助者需要咨询师帮助他们达到心灵的平衡和完整。对求助者的阻抗采取情绪化的反应是很自然的,但我们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牢记自己的咨询师角色。咨询师可能想对求助者打击报复,但这样做当然是错误的。我们需要确认和理解求助者的阻抗;当阻抗被成功地转换成可接受的思维、情感和生存方式时,我们还要感谢阻抗。接纳求助者的阻抗,把它看作当事人在以往面临挑战时必要

的防御反应,这是治疗取得成功的法宝之一

阻抗是心理治疗的基本悖论,但是这种矛盾只是表面的。当你熟悉了求助者的家庭、经历和成长过程中面对的各种情感冲突,你就会越来越理解他们为何产生这种阻抗阻抗是一种内隐记忆(implicit memory),是对过去经历的一种调适——那些过去的经历仍然在当前的生活中产生着回响。当你有了经验之后,只要与新的求助者交流几分钟,你就会发现阻抗。[1]

当事人常常能够意识到自己陷入了不断重复的行为模式中,却很少知道这种行为模式起源于无意识的记忆。咨询师的一个关键任务就是辨认、了解求助者的这些行为模式,并且把自己的认识与求助者沟通。我们总是试图让患者懂得:他们的过去是怎样影响到现在、塑造着未来。把这种行为模式描述成一种记忆,可以避免求助者感到他们受责备,有助于建立良好的咨询关系。

前来咨询的求助者身上,具有根深蒂固的人际关系模式会诱使你在他们的剧本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如果他是一个受害者,他就会做一些事情似乎故意让你打骂他;如果他是一个习惯依赖的人,他就会由你来作主。如果求助者在过去一直遭受拒绝并影响到他的自我认同感,他就会做一些事情让你排斥他。这些不断重复出现的人际动力学特点既可以称作依恋模式,也可以被称作强迫性的重复或者内隐记忆,就看你从哪种角度的理论来分析

你作为咨询师,所面临的挑战就是:既要通过理解、共鸣和共情来深入求助者内心,又要避免陷入他们设定的故事情节。你阅读、理解并且阐述他们所演绎的剧本,但不要配合他们的演出。求助者所演绎的剧本越能引起你的共鸣(或者你对自己无意识的心理活动越缺乏洞察力),你就越容易参与其中并且相互配合着把你们共同的童年经历重新演绎出来。

对以往关系的重现可以被理解为一种阻抗,这种阻抗是为了避免求助者进入一种新关系所带来的风险。人的大脑认为,既然它能耐受以往的那种人际关系(不论这种关系让人多么痛苦),那么不妨重复这种关系。这种原始的生存之道扎根于我们的头脑之中,让我们宁可选择自己熟悉的痛苦,而不愿选择另一种风险


[1] 尽管大家在心理治疗中都广泛使用“阻抗”这个词,这个词是否恰当却值得商榷。我们所讨论的这种现象,更恰当的描述应该是对早期人际关系和创伤经历的内隐记忆和程序性记忆。这些记忆虽然不被人们意识到,却严重影响到当事人对周围世界的体验,还影响到他们对周围世界的反应方式。


关键词:

相关文章

网友留言

暂无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