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理论

15891702634

西安青少年心理咨询_西安心理咨询中心_西安婚姻情感心理咨询

心理咨询师提问的重要性


blob.png 心理咨询师提问的重要性 咨询理论


     我见到过一位教授故意把“自以为是”写成“自以为屎”;他想借此提醒我们——武断是非常危险的。自以为是确实会害我们沾一屁股屎。我可以举个例子,是关于我以为来访者与我对某个词的定义是相同的:有个来访者说他“喝了一点儿酒”,我头脑里浮现出的是一听啤酒,一杯红酒或者一杯鸡尾酒(就像酒吧里一人份的量);可是我后来发现,某个来访者所说的“一点儿酒”是指两瓶红酒,而另一个来访者指的则是两斤伏特加。再以后遇到酒瘾的问题时,我就学乖了,我会把情况问得非常具体。

   记得有一次咨询快结束的时候,我的来访者回想起治疗所取得的进展心情不错。他舒坦地坐在沙发上,用自豪的语气说了一句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的话:“是的,医生,戒了酒瘾感觉真好。要是没有您和大麻,我办不到这一点。”我瞠目结舌。“大麻?”我问道。显然,他的酒是少喝了,但却用吸大麻来弥补。我惊呆了。我从未问过大麻的事情!他妈说他有酗酒的问题,我就只关注这个问题。你可以想象得到,我对自己当时的“自以为屎”有多么懊恼。显然,犯同类错误的咨询师还有很多。有同事告诉我,她的一个求助者接受精神分析治疗有15年了,却从未把自己酒精成瘾的重要事实告诉心理医生。为什么呢?因为医生没有问这方面的问题

      记住:只问一个简单的问题是不够的,别人告诉你的情况也不一定是真实的。人们倾向于忘记或者遮掩那些让自己感到羞耻的事情。倾向于吹嘘或者肯定那些让他们自我感觉良好的事情。男人倾向于把性伙伴多说几个,女人则相反。来访者有时候会说谎,有时候会虚构,有时候还会忘记提供关键信息。我们在努力提供帮助的时候,会倾向于相信他们的话。尽管我们是出于好意,结果却可能是灾难性的。

      在管教儿童这方面也必须询问细致的问题。“打耳光”、“打屁股”、“痛骂”和“面壁思过”这些说法可能被用来文饰某些残暴行为,例如拳打脚踢、灼烧或者把小孩锁进壁橱里。除了词意的差别,还有个原因让我们误解,那就是我们不愿意相信家长会用如此可怕的方式对待小孩。所以,即使我脑子里有声音说:“别问了吧,他们不会说的”,我还是要迫使自己询问某些细节。

      我曾有个来访者描述他管教小孩的时候“重新设定小孩的时钟”。我以为这是指通过交谈来引起小孩的态度和行为发生改变。当来访者一再使用到这个说法的时候,我天真地问这是什么意思。原来他所说的“重新设定时钟”是指悄悄溜到小孩身后,用一块木头从侧面击打小孩的头部——这种打击如此沉重,会让小孩失去(或者几乎失去)知觉。按照来访者的说法,这会把小孩的思想和行为向更积极的方向“重新编程”。他为我的吃惊而感到吃惊——毕竟他就是被他的父亲以这种办法养大的,他还说到:“看我现在变得多么好。”他更吃惊的是,我说我必须就他虐待儿童一事向警方报案。

     必须仔细询问、详加探究而不能想当然的方面包括:

●酒精和毒品滥用

●性行为,特别是儿童和少年的性行为

●管教方式

●过去仅仅从医疗记录或者检测单据得出的诊断

●文化与宗教方面的信仰和价值观

想当然的假定常常源于逆移情。也许我们宁可不知道真相,或者我们害怕澄清那些可能让人不快的问题会激怒来访者。询问这些问题不但要求我们有勇气体验自己内心的负面情感,还要求我们有勇气忍受来访者可能产生的负面行为。

相关文章

网友留言

暂无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