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案例

15891702634

西安青少年心理咨询_西安心理咨询中心_西安婚姻情感心理咨询

一场关于头疼的首次咨询


blob.png 一场关于头疼的首次咨询 咨询案例


来访者的症状是头疼,来瞧心理咨询师

 

咨:头疼是吗

来:嗯,心里堵得慌

咨:头疼心里堵得慌

来:嗯

咨:看来不光是头疼

来:嗯,是啊

咨:是心里一堵的慌头就疼

来:反正这俩都在一块吧

咨:哦,嗯,多久啦

来:有。。。三两天了

咨:哦,才三两天

来:嗯

咨:那以前疼过吗

来:也疼过

咨:那你感觉到这个头疼和心理堵的慌,是个什么样的频率呢,也疼过

来:没有那么仔细的去揣摩过,反正有时候会这样

咨:嗯,那么以前疼的时候都怎么处理呀

来:睡一觉,要不就和朋友喝个酒

咨:嗯

来:要不就玩一会儿

咨:嗯

来:可能稍微好点吧,感觉,也还会疼

咨:还会疼。。。那看来这次睡觉、和朋友喝酒啊,都不管用了

来:他们说。。。这不喝完了还会疼呗

咨:嗯

来:所以他们说这不找找咨询师,看能不能聊聊

咨:哦。。看来你是感觉到找咨询师聊聊也许跟你这个疼会有一点联系

来:也许吧,所以,试试看?

咨:是呀,那么你心理那个“也许”,你觉得跟我聊点什么会跟你的头疼相关呢?

来:我也不知道

咨:是吗

来:没经过你们这阵仗

咨:哦。。。

来:所以来了解一下看看

咨:哦。。。那你说最近才疼了三四天,三四天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来:开会呗,开了个会

咨:开几天啦

来:开2天吧

咨:开两天会,连着开2天会?

来:啊

咨:坐得住板凳吗?

来:坐不住也得坐啊

咨:是吗,经常开吗

来:额,也不是,这不是到年底了吗项目评选的时候,得有这个开会

咨:哦。。。那看来,这个项目有你的项目吗

来:有啊,都要参加项目评审,报项目的

咨:哦。。。顺利吗

来:不顺利

咨:哦。。。你什么地方出问题啦

来:不知道,反正最后一个环节之前就被拿下了

咨:没到最后一个环节。他们拿下的理由是什么

来:没说什么,就说这不行,通不过。

咨:哦,只说这个不行,那看来是,是项目的方向,还是你的准备,还是说跟今年项目议题。。是哪里不一样呢

来:我觉得他们就是目光短浅,我们这个项目其实设计的特别好,然后但是需要长期投入,所以他们这帮急功近利嘛,所以就想赶快见钱,所以。。没办法,咱也跟不了这个时代扛啊,不是都这样嘛

咨:所以说呢,有的时候呢,就是咱们本来是想做点事的,但是实际上呢特别是对项目上的特别是主管人员的要求又有冲突

来:对

咨:在这个时候呢,咱们又没办法左右

来:嗯,好像是征求你意见吧,到最后也是把你的话搁在一边了

咨:嗯,就是以征求意见的名义实际咱们的意见没有起太大作用

来:套话呗,都是套路,咱不知道他们的套路,结果就被拿下了

咨:嗯,一到这个时候,其实心里还蛮无可奈何的

来:嗯,是

咨:看来除了头疼咱们也没什么好办法解决了

来:这你还没法跟人说呀,都是公司自己的项目,你还没法说什么

咨:嗯,那公司里团队的那些人,可以给他们说说吗

来:(摇头)

咨:那怎么安抚他们呢

来:没法说呀,跟底下的人怎么说呢,你一抱怨那底下的人不全炸啦

咨:嗯

来:只有自己扛着啦

咨:对呀,所以说,你看在公司里面那你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带头,下面都是跟你干活的人,你怎么安抚他们呢?他们可能觉得这个项目没批下来,他们也蛮失望的

来:哎。。。可能是吧

咨:嗯,那你回去怎么和他们说呀

来:跟大家喝顿酒

咨:嗯

来:反正大家都尽力啦

咨:嗯

来:然后再调呗,再找机会

咨:再找办法

来:嗯

咨:嗯,那你安抚他们总是有你自己的办法的

来:我也就那样,跟他们聊聊就完了呗。我觉得那话我自己听着都难受

咨:嗯

来:类似像,扎我骨髓的那种

咨:是吗

来:我自己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了

咨:嗯

来:我还得帮他们去面对

咨:对

来:我觉得,特难受

咨:所以说一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就堵的慌

来:啊,是

咨:说的自己都不信,你说人家能信吗

来:那没办法,那怎么办啊,底下这十几号人,总得安抚一下吧,不能带着他们跟老板干仗去

咨:是啊

来:总得抗在这

咨:嗯,你以前遇到类似的事情都是怎么处理的

来:以前,差不多都是这样吧

咨:嗯

来:然后要不就是,带着大家再改

咨:嗯

来:带着大家再拼呗

咨:嗯,那以前你都处理过去了,为什么这次能让你这么头疼呢,还有什么不一样的对方

来:斯。。。说不好。。。觉得这次应该挺有把握的,大家都挺有信心的,然后呢,这次被、被弄的挺惨的

咨:嗯嗯,就是这次,你的期待和大家的期待都蛮大的

来:对

咨:所以说一下子失败了,哎哟,感觉到头更疼了

来:嗯就觉得没地说去,以前我们的老总,有一个副总,还能跟他聊聊,这回人家也退休了,咱也找不上人了,就。。。就没地了,没地说去,所都堵在我这了

咨:是么,看来你缺一个陪你聊聊的副总啊

来:啊。。。可能是吧

咨:家里有吗?

来:家里。。。

咨:(微笑)

来:家里没有,家里,嘿,家里全是等着吃饭的,呵

咨:(笑)也不一定,有的时候你要是用好了,家里可以聊出个副总来的

来:不行,聊不出来,讲一遍更难受,还得从头到尾跟她说一遍

咨:嗯

来:然后这个关系跟她讲一遍,啪,就跟我重新自己过一遍电影似得,我更难受

咨:那你说原来跟你聊得来的那个副总,他懂你的业务吗

来:懂啊,他就是从基层上去的

咨:哦,所以说你跟他一聊,他就能给你

来:对,是的

咨:是,起码他能理解你的困难和感受

来:对

咨:其实有的时候被理解的时候,是不是头疼就会好一点

来:那能好多了

咨:嗯~~嗯,其实啊,那如果身边再有一个能理解你的人或者找一个能理解的人,是不是会好一点

来:应该是吧

咨:哦~

来:感觉是应该是,但是觉得好像没什么可聊的,就像说拿出电话本来一看,都可以拨一个号,但是都觉得好像聊不进去

咨:嗯嗯

来:因为这东西,有些事不知道,反正全堵在这了

咨:嗯嗯,所以说跟部下有的时候真的蛮难聊进去的,因为你跟他们一聊就感觉到他们对你也是蛮期待的

来:你总不能跟部下诉苦去呗

咨:是啊

来:你当头再怎么着,你趴下了,底下的人怎么办

咨:对呀,对呀

来:所以就得扛着呗

咨:所以说呢,在实际上,那你把头一疼,把头一耷拉下来,那整个的队伍的士气也会受影响的

来:啊对啊,这两天他们都没声了

咨:嗯,看来你需要喊一喊,带着大家喊一喊了,也许比头疼更好一点

来:喊什么呀?

咨:喊头疼呗

来:(笑)头疼还能喊啊

咨:(笑)那就不喊头疼,那可能就得喊点别的

来:就只能骂娘了

咨:嗯嗯嗯,所以说我感觉到啊,就是遇到类的的事情,年末也好年初也好,那是蛮正常的,但是我感觉,你除了你已经退休的这个副总之外,你心里还是蛮难,蛮难让别人理解你的。

来:(沉默5秒)

咨:你不允许他们进来是吗

来:(沉默3秒)好像没人能够理解你

咨:没人?不是没人啊。试试看嘛

来:(疑惑)

咨:先把自己门关上,不能试

来:不是不能试,这东西没法跟人讲,一个是,要不然你朋友圈里就这些,要不是跟你做一个项目的,你跟谁讲去,没法讲

咨:有的时候我们讲,不见得是讲这件事,就像你说的,这么专业的事,你跟我讲我也不懂,对不对?

来:啊。

咨:但是你刚才跟我说了这么多,你跟我一个这么不懂的人,讲了这么半天,你觉得你是跟我讲你的业务呢,还是跟我讲你目前心情和状态呢?(前面理解共情做的够,这里就可以用)

来:业务事没跟您讲

咨:对呀,所以说呢,可能你心里需要别人理解你的,那个让你不堵的东西,不见得是把业务问题解决了

来:那是核心吧

咨:嗯,对呀,也许,你心里不堵得,头不疼了,那可能你灵光一闪,那个东西也有解决的可能性了

来:这倒没想过

咨:对呀,所以说可能我能帮你的是这一点,也许你周围的人,你的家人能帮你的也是这一点

来:家里人。。。

咨:我也不知道啊,你可以试试。家里的人,那家里的人是。。。什么样的呢

来:家里的人。。。

咨:家里有。。。家里有谁啊

来:老婆孩子

咨:哦哦哦

来:妈妈都在

咨:哦,爱人看你头疼,心口堵的慌,你会跟她说吗

来:不说

咨:那她看你皱着眉头回来,她会问吗

来:问也是瞎问啊

咨:怎么叫瞎问,我不懂

来:问完了让你心里更堵的慌

咨:她怎么问让你那么堵啊

来:嗯,怎么头疼啊,是不是跟人吵起来啊,别老跟人犯脾气啊,就这个,烦不烦啊

咨:哦,她不知道因为什么疼因为什么堵就开始给你想办法啦

来:所以就不能跟她讲,跟她讲她就瞎掺和,再从头走一遍程序似得,她自己又受不了,我干脆就不跟她讲了,就告诉她,得了躲我远远的,让我待会儿去

咨:恩恩,就是说连头疼这件事都不能掀,一掀她就追着问你

来:啊,你不能跟她说,要不然她比你还难受呢,弄得好像最后我还得安抚她去,这。。本来我就够累的了,还是算了,没那精力了,所以就不说了

咨:对,所以说你在外面呢心里堵得这块石头在家里是拿不出来的。一拿出来又放大了,放她心里去了

来:啊,跟她说完了成2块石头了

咨:嗯,所以这也是你为什么让自己头这么疼的一个原因

来:这也不是我让疼的啊,就是疼啊

咨:压这么大一块石头谁都疼啊,不是你疼啊

来:对啊所以要不然说找人来看看,找个办法

咨:嗯,所以说呢,嗯, 我倒是觉得啊,无论是招标也好投标也好啊,都有可能成,也都很有很可能不成,就是你其他的工作,其他的阶段,也都可能行或者不行,包括家里,处理关系也可能处理好,也可能处理不好

来:嗯

咨:但是呢,嗯,我觉得这都不是问题,问题是,为什么一到你把你自己堵住的时候,你用头疼来解决这个问题,而不用其他的方式去解决,这个可能才是问题

来:它就是头疼,不是我想采取这个方式

咨:是,我知道啊,就是说,遇到了头疼的事,头一定会疼,而头疼这个事,你暂时又没有很好的办法去解决头疼的这个事,那只能用头疼来表现了。那你如果,假设啊,招标这件事,不是像你刚才想的这么困难,跟这个也不能说,跟那个也不能说,大家呢,都不太介意这件事,成也成,不成也成,成了大家喝酒去,不成大家也喝酒去,那也许是这样的,你的头还用疼吗

来:那是太理想了,不可能啊

咨:是啊,所以说呢,你今天跟我谈,咱们就谈谈在你心里的那些不可能,咱们想办法,怎么把它变成可能,这个可能是我能帮你的,但你招标的那事我一定是不懂的

来:嗯,是

咨:如果要可以的话呢,那咱们就要探讨,为什么在你遇到困难的时候,你都会把它作为身体症状表达出来,咱们用什么正常的渠道,把这些能量释放出去,不用身体症状表达,这样我们也不难受了,否则的话你头疼多难受,对不对

来:嗯,是

咨:这是我作为咨询师能帮到你的,那可能是以后我们试着谈一谈?

来:嗯,行呗


关键词:

相关文章

网友留言

暂无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