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案例

15891702634

西安青少年心理咨询_西安心理咨询中心_西安婚姻情感心理咨询

他为何如此好色?

blob.png 他为何如此好色? 咨询案例

很少有男人仅仅是为了感官刺激去寻找婚外性行为。通常,男人放荡自己仅仅是为了麻痹心中的空虚感,或者是为了在女人那里得到被肯定的感觉。——题记

 

男人可以不好色朱晓高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老板,九年前他从安徽老家六安市来到苏南某地,和几个老乡创办了一家室内装饰设计工程公司,经过近10年的打拼摸索,他们的公司日渐壮大起来,朱晓高的口袋也越来越鼓了。四年前,他买了辆帕萨特轿车,也买了套豪宅。然而,正是从此时起,他学会了玩女人,那套装饰得典雅别致的房间没有让他太太光顾过一次,却让数不胜数的女人光顾过了。放纵情欲给朱晓高带来了本能的满足,带来了瞬间的陶醉,但也带来了大麻烦。不久前,他被查出患上了软下疮。他在恐惧和焦虑当中来找我,希望戒断他的色瘾。

 

一、杜绝性病惟一的途径:永远忠于你的伴侣,你的伴侣永远忠于你

朱晓高初次来到我的治疗室,眉宇间布满了愁云。“我见了女人就下跪,这是什么心理疾病?”朱晓高没有直接告诉我他得了性传播疾病,而是说了一句让我感到非常不舒服的话。“假如你见了所有的女人都下跪,那么你患的就是精神分裂症;如果你只见了漂亮女人下跪,那么你患的就是软骨病,说明你的精神太软弱了,一见女人就倒下了。”我故意这么回答朱晓高的问题。

“我是见了长得漂亮的女人就动心,就生出那种念头,就千方百计接近她,最后和她发生那种事。”朱晓高说。

“请问你一共和多少个漂亮女人发生过那种事?”我问。

“不好说,差不多有30多个。不过我从不找妓女,我只找良家妇女。”朱晓高说。

“为什么不找妓女呢?假如仅仅是发生性行为,找妓女不是更合适吗?”我问。

“唉,妓女不安全,公安局抓住要罚款,搔你的脸皮。找良家妇女好一点。”朱晓高说。“找过30多个良家妇女,你没吃过亏吗?难道良家妇女都是良女吗?”我问。

“唉,唉,我现在恨死女人了,我恨不得亲手烧死几个女人,或肢解几个女人!女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良家妇女和妓女差不多,给钱就跟你上床!妈的,都不是好东西,都他妈的一样贱!”朱晓高说。

“我以为,凡是说女人没有一个好人的男人肯定不是一个好男人;同样,凡是说男人没有一个好人的女人肯定也不是一个好女人。你说对吗?”我有意这样说,目的是想看一看朱晓高对自己的评价。

“你说的不对,男人好色是正常的,女人好色就是品德败坏。女人就是下贱,不是东西!”朱晓高争辩说。“难道女人与男人不是同一种动物,进化的等级不同吗?”我问。

“男人和女人肯定不同,《圣经》上都说女人是男人的肋骨,这不是证明女人不如男人吗?”朱晓高说。

“《圣经》上还说,丈夫当爱自己的妻子,并且为她们舍命。还说,妻子是丈夫的骨中之骨,肉中之肉。这些你恐怕不知道吧。”我说。

“好啦好啦,不和你争了,咱们谈正事吧。告诉你,我得了软下疮。是女人给我传染了这种病。所以我恨死她们了。我想咨询二乡下,这种病会不会彻底治愈?”朱晓高说。他问了我尸个本来属于治疗性病的专科医生才应该回答的问题。

“我不是性病专科医生,但我可以回答这个问题。软下疮属于革兰氏阴性短杆菌感染引起的性传播疾病,这种病在早期使用抗生素是可以治好的。但是,治愈任何性传播疾病最好的良药是不碰妻子之外的任何女人,另外还要确保自己的妻子永远不碰丈夫之外的任何男人。”我说。

接下来,我给朱晓高分析了所有性传播疾病是怎样通过一种叫“乒乓效应”的途径相互传播的。我还向他介绍了性传播疾病潜在的危害。朱晓高听了我的介绍之后,有一种心惊胆颤的感觉,脸上几乎失去了血色。他信誓旦旦地向我承诺,他再不会碰其他女人了,他要做一个安分守己的男人。

 

二、风流都是从不自爱开始的

朱晓高离开我的治疗室之后,我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男人的话靠不住,他一定还会找女人”。我为什么要这么想呢?原因很简单:因为我发现他并没有从心灵的最深处反省自己的行为,他是在实用主义的心态下戒淫的。他是因为恐惧性病才不敢去碰女人,而不是良心发现、品德唤醒才不打算碰不该碰的女人。另外,我觉得朱晓高是一个非常傲慢无礼、目空一切的人,他的贪淫好色与他的这个性格缺陷不无关系。基于这两点看法,我相信朱晓高日后还会有大麻烦,他很有可能还会来找我。

朱晓高第一次找我的时间是去年的年初。时隔一年半之后,他又来找我了。他的确遇上了大麻烦。

“王老师,我把一个女大学生的肚子搞大了,她现在要退学,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我怎么办呀!哎呀,急疯我了,再过一两个月我老婆和女儿要来苏州,怎么办呀!”朱晓高急得直冒汗。

“让你老婆和女儿不要来了,和你老婆离婚,娶这个女大学生,为她的一生负起责任,这不就完事了吗?”我有意这么说。

“这肯定不行,我老婆凶得不得了,她会杀了我。再说,我很爱我女儿,她长得很乖,马上就要上学了,我不可能不管她。”朱晓高说。

“那就把那个女大学生打发掉,向人家好好认个错,答应人家一些条件,比如说给人家一笔钱,了却这件事,不也就完事了吗?”我说。

“不行不行,她不要钱,什么都不要,她就是死心塌地要跟着我。”朱晓高说。“你喜欢她吗,愿意让她永远不离开你吗?”我问。

“愿意,绝对愿意,她长得很好,我特别喜欢她。”朱晓高说。

“你和她是怎样认识的?她知道你有老婆吗?”我问。

“我和她是老乡,她是毫州人。五一我从老家回苏州时在火车上认识了她。她当时就坐在我的对面。我一看到她就被她迷住了。她的眼睛很大,很有神;她的身材也很好,胸脯很性感。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一看到漂亮女人就没魂了,就冒出千丝万缕的想法,然后想方设法去接近她。我有意和她拉话,哎,她倒愿意和我聊天。后来我知道她家里穷,就答应供她上完大学。我确实给了她不少钱,有六七千吧。再后来,我就和她住在一起了。”朱晓高说。 

“我想知道你第一个碰过的女人—当然不包括你太太啊—是什么人,你是怎样认识她的?”我问。

“第一个……第一个?呢,第一个是一个少妇,她丈夫是船长,跑远洋的,一年才回来一次。我给她家装修房子,我见她长得娇小可爱,便有意接近她。后来,我发现她对我也有那么点意思,我便公开追她,她也愿意,接受了我。”朱晓高说。

“你还能回忆起你和她第一次幽会的情景吧?你当时的感受是什么样的?”我问。

“我能想起来。我记得是这样的:我给她把房子装修好了之后,她还经常打电话叫我,让我给她修这修那。我当时也想讨好她,每次去她家都要给她买点东西。有一次,她打电话告诉我,说她家浴缸底下渗水,要我晚上去看看。我下班后开车去了她家,修完浴缸后,她要留我吃晚饭,我当时正巴不得呢。她烧了几个菜,并且准备了一瓶红酒。她将窗帘全部拉上,还向房子里喷了很浓的香水,我一看就明白她想干什么。吃完饭,我佯装喝醉了,她将我扶到她的床上,我一边呻吟,一边叫她的名字。她冲完澡,就和我一起躺在床上,并抱住我。我一看时机成熟了,便脱掉了她的衣服,和她做爱了。那是我第一次和我老婆以外的女人做爱,感觉美妙极了,终生难忘!”朱晓高说。

“既然是美妙无比,终生难忘,为什么不把它维持到底,一直做她的情夫呢?”我问。

“她嫌我太花心了,见一个爱一个。我后来又和别的女人好上了。哎呀,我这个人就是这样,见了长得好的女人就会失魂落魄,不能自己。”朱晓高说。

……

听了朱晓高讲他的风流史,我提醒他集中注意力回忆一个问题,即他为了接近女人,为了和女人睡觉所说过的话,所表现出来的行为。朱晓高回忆了良久,然后面带羞愧地对我说,他为了诱惑女人,得到女人的身体,他什么谎都撒过,什么无耻的话都说过,什么愚蠢的事都做过。他说,他曾迷恋过一个少妇,竟将那个少妇掉在马桶里的一根阴毛捡起来保存至今。我告诉朱晓高说,男人如果不是为了真正的爱去接近女人,而仅仅是为了肉体欢乐而接近女人,他就一定会撒谎,会表现出人性当中最虚伪、最丑陋的一面。就像所有的行骗行为一样,诱骗女人肯定是一种恶德;像所有受骗行为一样,被诱骗者若不是智能缺陷,就一定是意志缺陷。朱晓高听了我的话之后第一次在我面前将头低了下来,他表现出愧疚的神态。

但是,朱晓高此次来找我的主要目的,是想向我寻求解决他和怀孕女大学生关系的良方。在临近结束咨询时,我对朱晓高说:“老老实实向女大学生承认你是一个好色之徒,你欺骗过很多女人,你见了女人骨头就发软,你是骗了她而不是爱她。这样,女大学生就有可能改变观念,从而放过你,你们之间的关系才有可能了却掉。”朱晓高表示,愿意照我的建议去尝试一下。

 

三、一个人内心空虚感越深,他越容易在性方面放荡自我

过了几天之后,朱晓高曾两次来找我。他第一次来找我,告诉我说女大学生不同意和他分手,女大学生说即使他是恶魔她也愿意跟他。他第二次来找我,告诉我说女大学生已答应去堕胎,并答应和他了却情缘,条件是要他给她8万元,他既不想给她这8八万元,也不想让她离开自己。我告诉朱晓高,说人应该有承担责任的勇气,要承担责任就必须勇敢地舍去,舍去金钱,舍去占有对方的欲望。我还提醒他,那个女大学生涉世不深,她是一个无辜的受害者,他不应该使她继续在这种不纯洁的男女关系中受伤害,他应该使她早一点摆脱这段混乱痛苦的经历。我在咨询过程中还为朱晓高列举了很多事例,说明放开别人就是放开自己的道理。朱晓高最终还是接受了我的观点,他打算为女大学生付8万元的“补偿费”,并和女大学生好好沟通一次,彻底了却情缘。

然而,尽管朱晓高在我面前做出要挥舞理性之剑痛斩情缘的口头承诺,但我对他还是一百二十个不放心。因为我非常清楚,当一个人的人格没有得到真正的发展,心灵处在残缺状态时,他根本没有能力战胜自己的情欲。因此,我打算加大咨询频度,让朱晓高一周接受两次咨询。我也为自己制订了一个咨询目标—帮助朱晓高彻底戒淫,让他拥有一个健康的心灵、健康的生活。我非常清楚,要帮助朱晓高戒淫,第一步必须弄清楚他好淫的真正原因,即弄清楚他的好淫行为是否存在着心理动力因素。

我觉得,我和朱晓高的第8次约见和第10次约见是最成功的,我通过巧妙的询问,了解到他不断放纵自己的动因。下面是我和朱晓高谈话的内容摘要:

“我想知道,你和那些女人呆在一起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我觉得开心,舒服,有温暖感。”

“所有你碰过的女人都会给你这种感觉吗?

“差不多。我觉得自己离不开女人。”

“你除了喜欢跟女人上床以外,还喜欢和女人做什么,或者你想从女人身上得到什么?

“哎呀,反正没有女人的日子最难熬的,不仅生理需要得不到满足,心理上也受不了,觉得生活压根儿就没有什么意义,赚那么多的钱也没啥意义。唉,干什么都没有女人爱你好。”

“你可以让一个女人好好爱你,你也可以好好爱一个女人,你为什么要爱那么多的女人?

“一个女人不保险,她要是变心了怎么办?

“这么说你喜欢被一群女人围着?

“对,这样感到安全。”

“你第一次、第一眼在火车上看到那个女大学生会不会有这样一种念头:哎哟哟,要是这么年轻漂亮的姑娘能爱我,能属于我,我就觉得高人一等,我死了也知足。”

“对对对,就是这样的,我就是这样想的。哎哟哟,你不愧是学心理学的,能猜透人的心。”

“给我谈谈你妈吧,她对你怎么样?

“为什么要谈我妈?我不想提她!

“你不想提她,说明你并不喜欢她。我只想知道你不喜欢你妈的原因。”

“我的亲生母亲在我7岁时踉别的男人走了,她抛弃了我爸和我,还有哥哥、姐姐。后来,我爸又结婚了。后妈一开始对我很好,我和她已经建立了很深的感情,但她不知为什么,后来也不和我爸过了,她离婚后嫁给我们邻村的一个木匠,她改嫁后竟然不认我了,和我见面都不理会我。唉,我这个人一生注定就是没娘的人!

我觉得,朱晓高提到的他幼年这段经历对于我理解他的个性、他贪情重色的行为很有意义。由于他童年有被遗弃(心理和情感上)的创伤经历,这种创伤经历天长日久会演变成一种惧怕遗弃的心理,长大之后,会成为一种强烈地寻求被保护、被接纳的心理。心理学家已经证明,幼年遭遗弃、遭冷落和忽视的人长大之后最容易产生空虚心理,这种空虚心理“就像黑洞一般需要用婚外情或婚外性行为来填充”。婚姻心理学大师弗嘉提博士说,拈花惹草和猎取性对象的人是情感的逃兵,他们是借用性来逃避情,因为他们觉得性又快乐又实在,而情却很容易从他们眼前飘走。

当我从发生学的角度向朱晓高分析了他不断猎取性对象与他幼年经历的关系时,他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我告诉他,戒掉淫欲正是处理儿时创伤的有效良方。

 

四、戒淫从你的眼睛开始

人的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通过这扇窗户,我们不仅可以窥探到人的心灵最深处,而且可以反映出世界在对方心中的样子。心灵的感受是从眼睛传来的,眼睛好比是心灵的雷达,你接受什么,心灵则感受什么。色是通过眼传递于心的,所以戒色戒淫须从端正“眼态”开始。只有眼态端正了,心态自然也就端正了。

为了帮助朱晓高戒掉好色的毛病,我先让他背诵一首旧体诗《钟离子戒淫歌》。等他将这首诗背熟之后,我让他在接受咨询时向我一句一句讲诗的意义。当他讲到“视面应比我妹属,接话如亲我母嘱”时,我让他闭上眼睛,将注意力集中到对那个女大学生眼睛的想像上。朱晓高闭目想像了有20分钟,他突然哭了起来。我问他为什么哭泣,他告诉我说,他刚才在想像女大学生的眼睛时,突然想到他女儿的眼睛,他觉得他女儿在看着他,看到他的内心,他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对不起女儿。我抓住朱晓高动了真情的机会,让他继续想像女儿的眼睛。朱晓高刚闭上眼睛就将眼睛睁开,他的身体有些颤动。他告诉我,说他已经不敢再面对女儿的眼睛了,他觉得女儿那双单纯善良的眼睛正在审判他,让他无地自容。此时,我告诉朱晓高,说他已经向戒淫迈出了一大步,因为良知、道德和责任在他心中已复活了。

在我和朱晓高结束了咨询关系的5个月后的一天,我在运河公园里碰到了他,我看到他正和妻子、女儿一起散步。他还幽默地告诉我,他现在不养女人了,而养了一条可爱的狗。.

 


关键词:

相关文章

网友留言

暂无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