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案例

15891702634

西安青少年心理咨询_西安心理咨询中心_西安婚姻情感心理咨询

未命名


blob.png 未命名 咨询案例

 

    37岁的张景芸是一家外资企业财务主管。她的丈夫秦风是一位专栏作家,大她4岁。张景芸是因为婚姻出现危机才来求助我的。

    每一个人走进治疗室的方式都不一样,张景芸是大摇大摆走进来的,好像逛时装店一样轻松自在,不以为然。

    我知道,这种女人如果不是太自信,就是太爱装作自信(其实是太不自信)

    “我要做婚姻咨询,你们要给我安排一个最好的咨询师。我要彻底解决我的婚姻问题。”张景芸一见我便大声说道。

    “我不知道在你看来最好的咨询师是什么样子?’,我问。

    “要有经验,能帮我看到问题的本质。要……要……要帮我摆脱痛苦。”张景芸说。

    “你看上去很乐观呀,不像是有什么痛苦的样子。’,我有意说。

“看来你的眼光不怎么样!其实我是痛苦得不得了呀,痛苦得真的不想活下去了,我现在只想死。我昨天晚上割了手腕。你看,就在这儿,我差点死了。我太痛苦了,我真的不想活了!”张景芸脸色变得阴沉起来。她软弱的一面很快暴露出来。接下来,她向我讲述了她婚姻中发生的事,诉说了她内心的悲苦和恐惧。

 

一、完美的太太为何留不住丈夫的心

    张景芸向我诉说最多的是她如何尽情尽心地爱着丈夫,而丈夫又是如何多次用婚外情的形式伤害她。

    张景芸说,她和丈夫是1995年认识的。那时,她在一家国有企业当会计,他在报社副刊当编辑。他是在一次朋友聚会中对她一见钟情的。当时,他用一种动情的眼光死死地盯着她,盯得她脸都红了。她问他为什么用这样的眼光看她,他用英文说:"Have the presence of a goddess!”意思是说她有女神风度。自那之后,他便疯狂地追求她,不断地给她写情书。他从追她到得到她,一共写了三百多封情书。他虽然只是一个小作家,但是却是谈情说爱的大师。他的情书写得太好了,太动人了。她本来对他没多少兴趣,但通过他的情书,就逐渐爱上了他。当她和他建立了恋爱关系之后,她家里人,尤其是她的母亲坚决反对她嫁给他。她母亲说她和他的关系不会长久,因为他是一个浪漫的自由主义者。现在想来,她没有听母亲的话是个极大的错误,这错误这一生一世都无法更改了。她和他结婚之后,日子一直过得比较贫寒。她曾有几年失业了,他也因去北京读文学博士而辞职。在他们经济最困难的时候,感情生活却丝毫未受影响,他对她非常关心体贴,她对他的好更是到了举案齐眉的地步。她对他好,几乎是完美的,众所公认的:她将家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他爱吃什么,想吃什么,她就给他烧什么;他身体一有什么小毛病,她比他还要急,对他身体的照顾可以说是体贴人微了;另外,她还对他的家人非常好,他家的亲戚甚至将她看成是好妻子的模范,对她赞不绝口。

    然而,就在2000年,他们的婚姻生活掀起了一场风暴,他疯狂地爱上了一位离异的少妇。他的那一次婚外恋差点将张景芸击倒。他们闹了近1年时间,才将这场危机化解,他离开了那个少妇。自2000年至今这七八年中,他们的婚姻生活基本上是平稳的,幸福的,她和他在各自的事业上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他们的家在经济上也打了个大翻身仗,两个人的年收人超过30万元。然而,正在他们家呈现上升趋势的时候,他的花心病又犯了,他竟然爱上一个比他小17岁的“小姐”。这一次竟比上一次爱那个少妇还爱得疯狂,他和那个“小姐”一天之内竟发了100多条短信,真是疯狂至极。

    “我现在最痛苦的不是他第二次背叛我,而是我不知道我错在什么地方!”张景芸说。

    “他有没有间接或直接地告诉你,他对你什么地方不满意?”我问。

    “他经常抱怨说我脾气不好,还嫌我不了解他的思想。女人吗,谁不在家里发点小脾气,谁没有点个性?我和他不是一种人,他是浪漫的文人,我是现实主义者,整天和数字打交道,你叫我怎么理解他的思想?”张景芸说。

    “你说你丈夫给他的情人发了不少疯狂的手机短信,你能给我说说短信的具体内容吗?”我说。

    “可以,可以。有几条令人肉麻的短信我转发到了自己的手机上,我读给你听:‘你昨天给我发的短信,我早晨在火车上才看到。我看过后,泪水涟涟,难以自已。阿清,我们的心会终生在一起,直到世界的末日。’你看看,这是多么疯狂。还有这一条:‘你是我的贝娅特丽齐,我生命的亮光。你激发起我生命的巨大热情和超乎寻常的想像力,最后孕育出伟大的小说。’看看,什么玩意儿!他是不是疯掉了?”张景芸说。

我没有再问张景芸什么问题,而是陷人了沉思之中。我在想,坐在我眼前的这个女人看上去是如此秀气、漂亮、端庄,简直可以说是让人赏心悦目,她又如此会体贴疼爱丈夫,他丈夫为什么两次背叛她呢?她老公对这个“小姐”的爱是一种疯狂盲目的热情,还是一种超越世俗的真挚情感呢?这个“小姐”又是什么样的一个姑娘呢?

 

二、面对真实的感觉和不真实的感觉

    和张景芸约谈完之后,我提出要见张景芸的丈夫。张景芸同意了,因为她很希望我能去影响她丈夫的思想,好让她丈夫早日回心转意。

    我一个电话就将张景芸的丈夫唤来了。张景芸的丈夫姓秦,叫秦风。他个子不高,体态偏瘦,看上去似乎是一个善于深思的人。

    “我太太给你讲了我的事吧?”秦风问我。

    “是呀,肯定讲了。她正是为了你的事来找我的。我说。

    “那么你很相信她的话了?”秦风说。

    “我没有全信,我也没有不信,我还需要思考它,证明它的真实性。我说。

    “你想知道什么,你问吧。秦风很率直地说。

    “你爱现在爱的这个姑娘吗?”我问。

    “你在用病句问我。现在爱的姑娘就是爱的姑娘,没有爱,就没有现在爱了。未来的爱是一种愿望性的爱,过去的爱是一种回忆性的爱,现在爱的就是真实的爱。秦风用哲学语言来回答我的问题。

    “那么,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爱那个姑娘吗?”我问。

    “爱肯定是有理由的,这理由是一种念头,或者叫信念。譬如说,你喜欢富有的女人,那么富有的女人便是你爱的信念,你一旦见到富婆,哪怕她是鸡皮黄脸的老太婆,你也可能爱上她。我爱的理念是单纯、善良、诚实。我现在爱的这个姑娘便是如此,所以我有足够的理由爱她。秦风说。

    “听说她的身份比较特殊,她是不是做过小姐’?”我问。

    “是的,这又有何妨碍?我们评价人、认识人的尺度往往是两个错误的东西:一是世俗的偏见,或称为大众化的观点;二是自我狭隘的想像。要知道,自己想像中的人只是自己的想像,而不是事实上的某个人。你是心理医生应该明白这一点,看人,要看本质,这本质是心,而不是职业、学历、财富的拥有量、地位。《圣经·新约》中不是有这么一句话:那些自封为尊的,我要降他们为卑。‘小姐’当中有些人比皇帝还伟大。你要知道,你拥有的越多,你犯的错就越多。‘小姐’属于拥有最少的人,所以,她们的罪也很有限。”秦风倒像给我上课,我觉得他在向我的观念宣战,而且不知不觉压缩了我的观念空间。

    “但你不要忘了,你是有家室的人,你这样是在伤害你太太。’,我说。

    “可以说我的行为在伤害她,也可以说她在伤害自己。她可以选择与我友好分手,她还有多种选择,她完全没有必要只选择痛苦,选择自杀呀!”秦风说。

    “但事实上她已经痛苦了,她离不开你呀,难道你没有发现这一点?”我说。

    “这是她的悲哀,也是我的不幸!她的世界太小了,小到只有我和孩子。唉,她是一个不幸的女人。这种女人在中国太多太多了。我劝天公重呐喊,中国女人站起来!”秦风说完这句话,点燃了他的雪茄。

    “你打算怎样爱那个姑娘?”我问。

    “用肉体去爱,再上升到用情感去爱,再上升到用灵去爱—这是爱的最高境界。我现在是在用灵爱她,当然她也在用灵爱我。我打算娶她,和她结为一体。”秦风说。

    “你为什么一定要破坏一个,重建一个?”我问。

    “这是有责任心男人的必然选择。因为二者不可兼顾,心灵不可分割成破碎的两半。当然,也不可两个都破坏。这是我想娶她的第一个理由。第二个理由是,她确实好,或者说她确实适合和我生活在一起。”秦风边吸烟边说。

    “她和你太太比起来,你觉得她多了什么?”我问。

    “我和她在一起完全是自由的,自然的,可以完全展现我人性的一切,当然她与我在一起也完全是真实的、放松的。我们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觉得生活很丰富。而和我太太在一起很难有几句话,即使想沟通,最后也演变成争吵。为什么和不同的女人在一起感觉会完全不同?原因是一个女人给了你空间,一个女人剥夺了你的空间。”秦风说。

    “你有没有觉得那个女孩还不成熟,你也不够成熟,你们都需要成长。”我说。

    “什么叫成熟?我可能对你们这些心理学家所说的成熟深恶痛绝,厌恶至极!我认为,成熟就是‘回归’,回归到率真自然的状态。那个姑娘对物质不贪欲,对名利不奢求;对世俗的东西非常淡泊。她对我说过,不欠债的人就是富人。这样真实的人在这个欲望的星球上还有几个?!”秦风说。

    “她愿意嫁给你吗?”我问。

    “非常愿意!”秦风说。

    “听你太太说你们已经同居了?”我问。

“对,是一块住在一间房子里,躺在一张床上,但我们现在还没有发生肉体关系。我们是圣洁的,至少目前是这样。我说我们可以躺在一张床上,却没有欲念,你可能不信,所有人都可能不信,但上帝是相信的,他看到一切,理解一切,宽恕一切。”秦风说。

……

与秦风约谈完之后,我紧张的神经终于放松了。我没有想到秦风·在约谈中完全占了上风,整个约谈的过程几乎是他在帮我开阔视野,而‘不是我在为他辅导。有时候,被治疗者甚至会在一些方面超过治疗者。遇到这种情况,治疗者惟一的选择是虚空自我,真诚倾听。不过,与秦风约谈,我惟一的收获是感受到秦风对那个女孩子的爱是真实的,他的爱是一种超凡的情感而不是一种疯狂,也不是一种盲目的感觉。我同时认识到,秦风的太太张景芸对丈夫的感觉和对他婚外恋的感觉是不真实的,她没有意识到她的婚姻已经失去了爱的支撑,已经面临解体。

接下来,我的治疗任务将是帮助张景芸认识到“她应该离开他了”。

 

    三、两只不同的鸽子

    离婚首先是一个复杂的情感过程。对绝大多数人来说,这个过程是痛苦的,令人恐惧和沮丧的。人在面临离婚的时候,平时的一些观念和处世方法似乎都不起作用了。此时,治疗者最需要做的,是尽力帮助当事人看到自己的错误,同时又看到自己的希望。处理婚姻危机最主要的障碍之一是当事者中的一方或双方看不到他们在婚姻中所犯的错误,他们总把过错归到对方身上,认为自己仅仅是受害者。只认别人的错,而看不到自己的错,这是所有婚姻问题的总根源。如今,张景芸的情况也是如此,她仅仅将丈夫的外遇行为看成是花心的结果,是道德不过关的结果。而实际情况是“一个美丽贤淑、封闭保守的女人和一个情感丰富、热爱自由、思想深邃的男人不能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为了让张景芸早日看到这一点,早日从痛苦中走出来,我和她进行了一次关键性的约谈。

    “张女士,你觉得你们的婚姻还有希望吗?”我问。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所以我很迷惘,很痛苦。”张景芸说。

    “你为什么不知道呢,其实你应该知道结局了。”我说。

    “结局不取决我,而取决于他能不能改掉花心,和那个裱子一刀两断!”张景芸说。

    “为什么只取决于他呢,为什么不取决于你呢?你想一想,这个问题很有价值。”我说。

    “因为我没有过错,我对他尽心尽义尽情了,周围的人没有一个说我做妻子做得不好。”张景芸说。

    “周围人不管怎样说你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丈夫怎样看你,怎样感受你。”我说。

    “他对我的感受往往是错的,根本不客观,你别信他的鬼话!’,张景芸说。

    “而现在你最需要信的应该是他的话,因为矛盾发生在你们两个人之间,而不是发生在你和其他人之间。他说你们在一起很少沟通,或根本无法沟通。他还说他在你面前不自由,没法展示他的个性。”我说。

    “他就是凭着自己能狡辩的舌头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什么自由不自由,离开我他连健康都没有了,甚至连生命都没有了,他还要什么自由?”张景芸说。

    “张女士,你思考这么一个问题:有一个人养了一只鸽子。他非常喜欢这只鸽子,每天都给它喂最好的食物,喝最甘甜的水,并且给它梳理羽毛,把它安顿到温暖的巢里。有一天,这个人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能不能将鸽子放飞呢?他寻思来寻思去,最后决定将鸽子放飞,因为他坚定地相信,鸽子一定会很快飞回来,它不可能不回来,它离不开美食和温暖的巢,还有主人无微不至的呵护。你想一想,这只鸽子最后回来没有?”我为张景芸编了一则小寓言,目的是想启发她思考。

    “我不知道,可能会回来吧?”张景芸迟疑地说。

    “对,它可能会回来。它在被放飞之后,可能会想:哎呀,我的主人多好呀,他每天都会供给我最佳的饮食,他给了我温暖的巢,他为我梳理羽毛,我何不归来兮!但是,它也有可能不回去。当它被放飞的那一瞬间,它会兴奋地叫喊道:‘去你妈的温暖的巢,再见吧我的主人,你什么都给了我,但就是没有给我自由。我要Freedom, Freedom真过瘾!’要知道,回不回来,有时不取决于主人对鸽子的态度,而是取决于鸽子所选择的生活方式。”我说。

张景芸听完这则故事,陷入了沉默,她的眼泪流了出来。这则故事是我即兴想出来的,但我相信它对张景芸理解她和丈夫的关系一定具有很强的启示意义。

 

四、离婚之后怎么办

    经过几次约谈之后,张景芸慢慢认识到她和秦风之间的婚姻关系困目是不完美的,他们在性格、人生观、对生活的期望方面存在着很多差异,这种差异很难通过他们各自的努力在短时间消除,所以,选择友好分手是理所当然的事。

    然而,虽然张景芸在理性上接受了选择离婚,但她在情感上仍然是非常痛苦的。在一次重要的约谈中,她告诉我,说她不会再考虑结婚了,她对婚姻充满了恐惧,对男人也不再有信任感了。但是她会寻找爱她的男人,她会寻找情人和性伴侣。

    事实上,很多离异的女性都有着如张景芸一样的“恐婚”心理。我知道,“恐婚”心理主要源于“对旧情的留恋和对新生活的不确定感”。针对张景芸的恐婚心理,我和她进行了三次长谈。以下是我们谈话的内容摘要。

    “一想到离婚,内心的确有些痛,有些迷惘,对未来的生活也充满恐惧!”张景芸含泪说。

    “面对离婚,心痛是正常的,这说明你是一个正常的人,正常的女人。但是恐惧未来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因为未来的好坏是行为证明出来的,而不是主观想出来的。你能说清楚你到底怕什么吗?”我说。

    “我快40岁了,一个女人的资本是青春,是美丽,但这些东西已逐渐离我远去,我拿什么来吸引男人呢?”张景芸说。

    “青春美丽是女人的资本,但它是脆弱的资本,转瞬即逝的资本。而品格才是永恒的资本、珍贵的资本。你知道那个姑娘凭什么吸引了你丈夫吗?肯定不是别的,是品格,那个姑娘有一颗美好的心。事实上,当一个女人越是想依靠青春美丽来吸引男人,她的自信心和内在品格就越虚弱。”我说。

    “内在品格这东西谁能看见呀?”张景芸说。

    “不能认识女人内在品格的男人就是靠不住的男人,不敢爱的男人。张女士,只要你坚持自己的信念,坚守和不断完善自己的品格,我敢断言,你一定会吸引优秀的男人,重新建立新的婚姻。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其他生活方式——譬如说独身。”我说。

    “我还有一个担心,我怕离婚之后忘不了秦风。我和他毕竟生活了10多年了,一日夫妻百日恩嘛!”张景芸长叹了一口气。

    “如果能忘,那当然不是坏事,如果忘不了,那也是好事。我很欣赏一位叫康斯坦丝·阿荣斯的婚姻咨询大师的一句话:光要好结局不够,还要好距离。离婚不是要把对方变成陌生人,更不是要把对方变成仇人,而是要将对方变成信任的朋友。有时,与前配偶的关系也许和堂兄妹、大学同室的同学、甚至同胞兄妹一样重要。婚姻中离开并不等于生活中离开。”我说。

    “唉——要做到这一点谈何容易!世界上有多少夫妻离婚后能友好相处?”张景芸说。

    “我不知道这个数字,但我知道,只有靠伟大的品行才能做到这一点。我比较相信你丈夫,我觉得他是一个智慧的人,他一定会和你友好相处。”我说。

    张景芸又一次落泪了,她向我表示,她会将离婚看成一个起点,一个新生活的起点,一个更新自我的起点,她不再惧怕离开他了,她会面对新生活的一切挑战。

    我相信,观念变了,心态就变了,生活的风格也就变了,张景芸的命运一定会发生变化,发生好的变化。

 


关键词:

相关文章

网友留言

暂无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