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案例

15891702634

西安青少年心理咨询_西安心理咨询中心_西安婚姻情感心理咨询

她为何频繁和男人发生性关系又离开?



blob.png 她为何频繁和男人发生性关系又离开? 咨询案例


 

 艾泠静是一位31岁的姑娘,她长得不算差。她有一米六八的个头,皮肤很白净,像波斯女人那样大而亮但不缺乏灵气的眼睛。她不仅长得不错,而且还拥有一副好歌喉。她唱起歌来足以使不少男人听了会产生想娶她的念头。然而,正是这么一个看上去很'上品''的女人目前依然是一个单身女子,没有人爱她,她也没有去爱别人。她目前正处在痛苦当中,脑子里不断浮现杀人和自杀的念头。为了摆脱心灵的困境,她选择了接受心理辅导。

 

一、她恨男人,但她又离不开男人

“我最近超级痛苦,感受不到任何快乐。我什么事都不想做,甚至连班都不想上,只想躺在床上蒙头大睡,将门窗关得严严的,什么人也不见。但是,我又有严重的失眠,躺在床上怎么也躺不稳,觉得到处都不舒服,睡不着。我还想杀人,想自杀。很奇怪,我想杀的人都是对我最好的人。我怀疑自己得了精神分裂症。我这是不是精神病?

艾泠静坐在我的面前之后先开口向我说了她近来的临床症状。

我在听了她的讲述之后,并没有直接回答她所提出的问题,而是问她怕不怕精神分裂。艾冷静告诉我说,她并不惧怕精神分裂,因为她明白,人在精神分裂之后就没有痛苦了。我又问她怕不怕死亡。她告诉我,她也不怕死亡,因为她知道死亡就等于结束一切,与其痛苦地活着还不如死了好。

艾泠静对精神分裂和死亡的看法代表着她此时此地的心境,说明她痛苦的程度,也说明她正准备采取极端方式摆脱自己的痛苦。这种极端的方式可能包括自杀和杀人。有人可能认为我的这一观点有点言过其实。但是,我相信凡是认为我的观点言过其实的人一定是不了解抑郁症和抑郁症患者的人。要知道当人处在抑郁症心境时,她对自我、对世界包括对死亡的看法与健康人大不相同,抑郁症心境就像一朵厚重的乌云一样,往往会遮挡住人生希望的灿烂阳光,使人产生毁灭生命的念头。正如德国心理治疗大师乌尔苏拉·努贝尔(ursula Nuber)所言:“任何一位抑郁症患者都有可能自杀。”

为了能让艾泠静尽早摆脱抑郁心境,避免不可预测的人生悲剧的发生,我首先要了解艾泠静如此痛苦和绝望的根源。

“我想知道你痛苦的原因是什么?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能认识到痛苦的原因?”我说。

“我知道我痛苦的根源是什么,是情感,是男人!”艾泠静说。

“为什么说是男人呢,你是否受过男人的伤害?”我问。

“不是男人伤害我,而是我伤害男人之后自己也受伤害。”艾泠静说。

“你能详细地给我解释一下你是怎样伤害男人的,为什么说你伤害男人之后自己又受伤害呢?”我问。

“行。唉,我这个人不知咋了!我发现自己根本离不开男人。如果我身边没有男人,我就会感到很无助、空虚,我甚至感到自己一无是处,没有生活的乐趣,也没有活下去的理由。而我一旦找到一个爱我的男人,就会感到自己非常重要,非常自信,生活的信心也很足。但是,我又发现,我和男人不能走得太近,走得太近就会非常讨厌男人,恨男人,便会设法离开男人。我把爱我的男人甩了之后,先是有一种快感,自豪感,但过不了多久我就会感到痛苦,感到后悔。”艾泠静说。

“我想知道,你所说的和男人走得太近指的是什么?”我问。

“就是上床,有性行为。”艾泠静说。

“那么,你觉得被甩掉的那些男人是什么地方让你讨厌,让你恨?”我问。

“我觉得他们什么地方都讨厌,令人憎恨,他们就像猪猡一样毫无尊严和人格。他们为了达到和你上床的目的什么无耻的话都能说出来,什么无耻的动作都能做出来。”艾泠静说。这么说你很讨厌性了?”我问。

“对,我很不喜欢性,非常不喜欢。”艾泠静说。

“那么你为什么要和爱你的男人上床,你可以只和他们保持情感关系嘛。”我说。我和男人上床是怕他们不再爱我,怕他们离开我。性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一根把男人拴住的绳子罢了!”艾泠静说。但是,是你解开了这根绳子呀?”我说。

“对的,是我甩了他们。”艾泠静说。

“你甩男人除了性之外,还有其他方面的原因吗?”我接着问。

“有。当男人对我特别特别好的时候,我就会想起他们刚开始追我时对我不好的一些事:譬如说对我冷漠,对我说谎话,对我有不忠的表现。一想到他们对我的不好之处,我就非常非常恨他们,我就把他们的好处全忘了,我就想甩掉他们。”艾泠静说。

“你将爱你的男人甩掉之后,那些男人一般会是什么反应,而你又是什么反应呢?”我问。

“哼,那些男人会非常痛苦,痛苦得想自杀。看到他们痛苦不堪,魂不守舍的样子,我内心里有说不出的快感,觉得自己非常强大,像一个凯旋归来的将军。然而,过不了多久。我就会变得抑郁起来,变得孤独无助了。”艾泠静说。

“然后你会再去找你爱的男人或爱你的男人?”我问。

“对,是这样的。”艾泠静说。

“那么,你先后和多少男人有过这种由亲密到疏离、由爱到恨的关系?”我问。

“唉,记不太清了,十几个吧!”艾泠静说。

我和艾泠静第一次约见谈话的时间持续了九十多分钟。通过首次谈话,我基本弄清了艾泠静心情抑郁的原因。我认为,艾泠静之所以如此痛苦和沮丧,其根本原因是她患有爱的失调症。所谓爱的失调症,就是指人失去或没有形成爱的能力,既不能分辨爱的对象,也不能接受别人的爱和给予别人健康的爱。那么,艾泠静又是怎样丧失爱的能力的呢?

 

二、她憎恨男人源于父亲的最力行为

我和艾泠静的第二次约谈涉及她的成长经历。

“你遭遇过性暴力或令人厌恶的性骚扰吗?”我问。

“没有,肯定没有!”艾泠静说。

“那你有过回忆起来让人感到有负罪感的性游戏吗?”我问。

“也没有。”艾泠静说。

“能谈谈你父亲吗?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说。

“谈他,为什么要谈他?”艾泠静说。

“因为他很重要,至少对你来说他很重要。”我说。

“他重要,他重要个鬼!他不值得谈,我一谈到他心情就糟透了。”艾泠静说。

“而我正想知道为什么你一提到他心情就糟透了。”我说。

“他是个暴徒。他经常骂我,打我。”艾泠静说。

艾泠静一谈到她的父亲眼睛立刻湿了,显得既伤心又愤怒。我趁此机会引导她,让她把父亲做的伤害她的事说出来。艾泠静先是抽泣了一阵子,待情绪平静之后,她向我讲了她和父亲之间发生的一些事。

艾泠静说,她小的时候,父亲对她还算不错,经常抚摸她,抱她,说她长得乖。但当她上了初中之后,发现父亲对她的态度完全变了,父亲经常冲她发火,用十分难听的话骂她,甚至动手打她。记得有一次她穿了一件当时很流行的短袖上衣,父亲一看她穿这么一件时髦的上衣,便冷笑着说:“你把胳膊露这么多肯定是想勾引男同学。”她当时听了父亲的话,眼泪一下就涌出来,觉得父亲的话深深地伤害了她。记得还有一次,她在帮妈妈绕毛线时蹲在地上,两条腿张得很大,又穿了比较短的裙子,样子可能有些不好看。父亲下班回来一看到她这个样子,说她像在生孩子,还十分严肃地问她是否和哪个男生发生过不正当的关系。她听了父亲的话之后愤怒地向父亲吼了一声,让父亲闭嘴,结果,让父亲暴打了一顿。她记得,父亲当时打她的样子像酒鬼在折磨他不喜欢的宠物,他用一根细木条使劲抽她,嘴里还骂脏话,脸上还露着一种淫笑。

艾泠静还对我说,她父亲不仅经常打她,辱骂她,还对她母亲有性虐待行为。她不只一次地听到父亲折磨母亲的声音,在父亲折磨母亲时,母亲总是会发出惨烈的哭叫声,那声音听上去会令她恐惧发抖。

艾泠静在讲她父亲的“暴行”时整个人在发抖,眼泪一直在流。她最后问我,,一个做父亲的怎么动不动就会用如此肮脏的话骂自己的亲生女儿?我告诉她说,这里面只能有两种可能:一是她父亲的心理被严重扭曲,失去了基本的理性和爱的能力;二是她父亲本身也是一个暴力的受害者,有人曾经对她父亲施过暴,导致他形成暴力心理。

我完全明白了艾泠静憎男心理形成的根源。心理学家认为,父女关系是未来女儿和其他男性关系的模型,而母子关系则是儿子和其他女性关系的模型。在一般情况下,女孩子都会对父亲产生不同程度的爱列曲拉情绪(Eectra complex),即产生一种“占有”父亲,崇尚和依恋父亲并排斥母亲的无意识愿望、情感和观念的一个情感群集。后来,在父亲正确的引导下,女儿自我认同感越来越发展、成熟,女儿对父亲的这种情结会逐渐消除,并会以一种健康的方式将更成熟的情感转移到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其他异性身上。然而,当父女之问的关系处在不良状态时,爱列曲拉情结就会发生固着或变异,固着的结果是女儿无法走出对父亲的依恋、占有和崇拜,因而也无法将感情转移到父亲以外的其他男性身上。而当爱列曲拉情结被扭曲时,女儿对父亲的依恋、占有和崇拜心理会转化成一种仇视、疏离和否定心理,这种心理以后会泛化成对所有男性的仇视、疏离和否定。我以为艾泠静如今的情况正是如此。

 

三、掘出仇恨的种子

任何完美的心理治疗都是由两个部分有机组成的:第一个部分是解释问题,即对当事者所遇问题或产生的症状进行客观、系统地发生学描述;而第二个部分是解决问题,即采用具有一定针对性的技术和方法让当事者摆脱困境或使其症状减轻、消失。如今,我已经完成了第一部分的工作,弄清了艾泠静憎恨男人的来龙去脉,下一步,我要帮助艾泠静彻底摆脱憎男心理。

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我决定让艾泠静和她父亲一同来我的治疗室。艾泠静一开始并不同意我这样做,她说她和父亲之间基本上已经断绝交往了,她一年当中至多回一两次家,回家后也不和父亲说话,她只和母亲说话。我告诉艾泠静,说她只是在表面上看似与父亲断绝了关系,但在潜意识中与父亲的情结错综复杂,盘根错节,假如不斩断这些病态的情结,永远也无法从父亲对她的伤害中走出来。经过我的解释之后,艾泠静最后还是决定带父亲来见我。   

艾泠静的父亲看上去是一个紧张不安的人,显得很苍老,行动不太方便。当他走进我的治疗室时,我发现他用一种恐惧的眼光看着我,也看着她女儿艾泠静。

艾泠静对父亲的态度很凶,她用命令的口气让他坐下。而我有意对这位老人表示出应有的真诚和热情,为他沏好一杯上等的绿茶,并和他寒喧几句。当我告诉他,我让他来是为了调节他和女儿之间的矛盾时,他的眼睛立刻红了,连连点头表示感谢我。

接下来,我让老人回忆他父母对他做的一些事。老人对我说,他父亲对他很好,但他母亲对他非常不好,动辄便用竹条或围裙抽他。老人还告诉我,说他的母亲不仅是一个乖戾和暴戾的女人,而且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她曾和好几个男人发生过不正当的男女关系。

老人的话不多,但从他的表情上看,他是非常憎恨母亲的。哲学家尼采说过:“假如你与怪兽搏斗,你要警惕自己变成怪兽;假如你窥视洞穴,你要当心洞穴也窥视你。”事情往往正是这样。当你是某个行为的受害者并十分憎恶这种损害你的行为时,你往往会无意识地继承这种损害你的行为并用这种行为损害别人。如果从这个意义上讲,仇恨心理与暴力行为有可能是代代相传的家族疾病。

那么怎么才能帮助艾泠静结束仇恨心理呢?精神分析治疗法认为,只要帮助当事者明白他们仇视心理产生的根源,并将当事者压抑在潜意识中的伤害感调动于意识层面,当事者的仇视心理就会消失。我非常不认同这种治疗理论,我不认为潜意识是一个博大无比的世界.,我认为它常常是一个狭小的有限的世界,而真正博大的具有无限力量的世界是人的灵性。潜意识始终超越不了自我,而灵性是贯通天地万物的,它的博大和神圣才是解决人生痛苦的惟一泉源。所以,我决定用促进艾泠静的灵性发展的方法来消除她的憎男心理。

在治疗过程中,我首先引导艾泠静思考一个问题,她在憎恨男人中得到什么,在憎恨父亲中得到什么?

艾泠静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思之后告诉我说,她在憎恨男人当中得到的是憎恨,在憎恨父亲当中得到的也是憎恨,除此之外,别无所获。

我告诉艾泠静,说没有人种下一粒麦子收获一粒麦子,你种下一粒麦子收获的是一支麦穂。所以仇恨这粒种子是会扩大的,延续的,如果不设法根除它,它就会占据人的心灵,使人完全丧失爱的能力。所以,仇恨者永远都是仇恨最直接的受害者。

艾泠静沉思了很久,然后问我,说她怎样做才能根除心中的仇恨?我告诉她,说爱无法在不宽恕中生存,恨无法在爱中生存,要消除内心的恨,就必须学会宽恕;认自己的罪,免别人的罪,这就是真正的宽恕。

艾泠静不解地问我,别人骗你,对你撤谎,伤害你,诋毁你,你也要宽恕吗?

我告诉她,说真正的宽恕包括宽恕一切人和一切事:假如有人骗了你,你就宽恕他的欺骗,假如有人诋毁你,你就宽恕他的诋毁;假如有人对你施以暴力,你就宽恕他的暴力。

艾泠静听了我的这个观点之后,觉得我的观点不合逻辑,无法接受。

我耐心对她解释说,人的所谓的逻辑往往是错误的逻辑,它受制于人狭隘的理性和经验,只有在超越了人的狭隘的理性和经验之后,人的精神才能上升到真正的自由王国,人才能够学会爱和被爱。接下来,我对艾泠静有针对性地实施了书籍疗法,让她认真读几本表现人的宽恕精神的书。艾泠静接受并履行了我的建议,她花了一个月时间阅读了美国作家房龙的著作《宽容》和俄国作家托尔斯泰的长篇小说《安娜·卡列尼娜》。这两部著作对她的启示非常之大,使她对罪和宽恕有了全新的理解。

经过我的9次辅导,艾泠静重新认识了自己,理解了自己伤害男人和被男人伤害的内在心理根源,也理解了宽恕的意义,她开始尝试着用全新的观点与男人相处。我相信,艾泠静的生命一定会发生彻底的变化,一定会从抑郁和仇恨中走出来,因为她已迈出了追求心灵成长的第一步,她生命追寻的方向已经发生变化。


关键词:

相关文章

网友留言

暂无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