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理论

15891702634

西安青少年心理咨询_西安心理咨询中心_西安婚姻情感心理咨询

如何面对咨询中的阻抗——西安心理咨询


blob.png 如何面对咨询中的阻抗——西安心理咨询 咨询理论

编辑:西安心理咨询 西安青少年咨询 西安婚姻咨询


 

阻抗是指求助者在心理咨询过程中,以公开或隐蔽的方式否定咨询师的分析,拖延、对抗咨询师的要求,从而影响咨询的进展,甚至使咨询难以顺利进行的一种现象(乐国安,2002)。

阻抗可以理解为在咨询过程中来自于求助者的某种抵抗咨询的力量。阻抗在本质上是求助者对于心理咨询过程中自我暴露与自我变化的精神防御与抵抗;它可表现为对某种焦虑情绪的回避,或是对某种痛苦经历的否认等。

阻抗既会影响咨询师的工作满意度、个人价值感和自尊,也会导致求助者不再轻易袒露自己、退却或直接放弃治疗。但是,如果能积极地认识阻抗及其表现形式,并加以有效地克服,可增进咨询师与求助者之间的心理沟通,促使求助者对其特定思想、行为方式的领悟。因此,要使咨询成功进行,克服阻抗是心理咨询的重要组成部分。

阻抗的概念最早是由弗洛伊德提出的,他将阻抗定义为求助者在自由联想过程中对于那些使人产生焦虑的记忆与认识的压抑。因此,阻抗的意义在于增强个体的自我防御。在传统的精神分析学说中,阻抗也是所有精神防御机制的总和。总之,弗洛伊德对阻抗的定义强调了潜意识对于个体自由联想活动的能动作用,而罗杰斯则将阻抗看作个体对于自我暴露及其情绪体验的抵抗,其目的在于不使个体的自我认识与自尊受到威胁。这一观点体现了个体的认知对于自我结构与发展的防护作用。此外,一些行为主义心理学家把阻抗理解为个体对于其行为矫正的不服从。这有可能是由于个体对心理咨询心存疑虑,也可能是由于个体缺乏其行为变化的环境条件,这一立场反映了个体行为变化与环境控制的相互依赖。但是无论怎样,所有的理论均表明,阻抗对于心理咨询过程具有深刻的影响。只有对阻抗现象加以积极的认识与控制,才能达到预期的咨询效果。反之,如果对阻抗现象不能识别或处理不当,则会严重影响心理咨询的进展与效果。

核心是控制感的争取

许多求助者害怕变得依赖你,或者害怕让你看到他们的痛苦和无助。为了避免这种依赖,他们可能通过取消咨询来显示自己很安心、很舒适。你在做一件好事,向他们提供一种充满信任和关心的咨访关系,这是事实;但是这可能导致他们取消预约并且抗拒治疗。在一段关系开始的时候满怀憧憬,后来却感到失望甚至被抛弃,这样的经历一多,就可能让求助者在治疗中看到希望之后,随即产生焦虑,因为他们担心自己在后来也遭到抛弃。要知道,有的人学会了先发制人。

这种行为模式还经常在他的人际关系中表现出来:只要有可能发生失败或者遭到拒绝,他就会退缩。随着我继续把他的爽约“翻译”成他需要与人接触并且需要得到掌握事态的控制感,他越来越能够如约前来谈论自己的需要,而不只是把这些需要演绎出来。在这一过程中,被取消的咨询越来越少。我还对约瑟夫说:只要他觉得想同我联系,就给我发条短消息。不妨问问你自己,求助者在爽约之后得到了什么,避免了什么。能够用他(或她)的防御方式、个人经历以及遭遇的问题来解释吗?如果患者中止治疗是因为治疗打乱了他(或她)的心理稳态,我们就很难用开诚布公的方式来讨论这一情况——他们往往通过坚持自己的决定来保持一种控制感。而成功的治疗往往会让某些求助者产生内心的波动,这就有可能让他们退缩到以前熟悉的防御机制当中以获取安全感。

阻抗的潜在动机通常不是针对咨询师的,但是表现出阻抗的情境往往涉及咨询师的特征、行为或缺点。有没有求助者说你难以理解他们或者起不了多少作用,而他们的理由不过是因为你岁数太大或太小,皮肤太白或太黑,举止太含蓄或者太直率?求助者可能用不信任的表情看着你问:“你已经接手过多少案例?”“你从业多少年了?”他们甚至会问:“你

到底有没有参加过正规的培训?”你的经验越少,你的证书越不过硬,这些不加掩饰的攻击越会损伤你的自尊和心态。

    曾有求助者说我无权治疗精神分裂症患者,因为我从来没有得过这种病。也有求助者说我不会知道抑郁症是怎么回事,因为我过着“完美的生活”。还有求助者说我不可能理解现在的青少年,因为我成长的年代既没有同龄人的压力|(peer pressure),也没有毒品问题。寥寥数语,例如“那么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吧”,或者“你说得对,我不了解你们在想些什么,但是我很想知道,就可以打消他们的阻抗,有助于建立良好的咨询关系。

 

    阻抗的表现形式多种多样。它可以是语言或非语言的形式,也可以表现为求助者对于某种心理咨询要求的回避与抵制,或是求助者对心理咨询师或其他人的某种敌对或依赖;还可以流露出求助者的特定认知、情感方式以及对心理咨询师的态度等。

    总的来说,阻抗的表现形式有如下四类:

    (1)讲话程度上的阻抗

    求助者的阻抗可以表现在讲话程度上,其形式为:沉默、寡语和赘言,其中尤以沉默最为突出。

    ①沉默 可表现为求助者拒绝回答咨询师提出的问题,或有长时间的停顿。它是求助者对于心理咨询的最主动的抵抗,常需要咨询师通过耐心解说和真诚的态度才能消除。沉默往往表示了求助者对于心理咨询的某种强烈抵触情绪,要缓解这种情绪不可强求。与此同时,人佃要注意将阻抗性的沉默与反省性的沉默区分开来,前者是敌对的表现,而后者则是领悟的需要。

    ②少言寡语 也是求助者对心理咨询的抵抗。它通常是以短语、简单句以及口头禅(如嗯、噢、啊)等形式表现。它同样使咨询师产生困惑及挫折感,使其无法深入了解求助者的内心世界及对心理咨询的态度。少言寡语也常见于那些被迫前来接受咨询及对心理咨询充满戒心的求助者

③赘言 表现为求助者在心理咨询过程中滔滔不绝地讲与咨询无关的话。它多是无意识的,在积极回答咨询师提问的表象后面隐藏了某种潜在动机,如减少咨询师讲话的机会、回避某些核心问题、转移注意力等。其原因主要在于回避那些求助者不愿接触的现实问题,以免除由此而产生的焦虑与其他痛苦体验。如作业拖拉的学生来咨询时,往往大谈其作业多么困难与日程安排多么紧张,但避而不谈其个人意志对作业拖拉的影响。

 

    (2)讲话内容上的阻抗

    咨询中,求助者还经常通过其对会谈内容的某种直接、间接控制,来表现他对心理咨询及其个人行为变化的阻抗。其常见形式有理论交谈、情绪发泄、谈论小事和假提问题等。

    ①“理论交谈” 指求助者竭力用心理学或医学上的术语与咨询师交谈。表面上,这似乎增进了二者在语言和思想上的交流,但实际土是前者对后者的某种疑虑及其企图加以控制的欲望。因此,理论交谈是求助者进行自我保护的有效手段之一。如某位情绪低落的求助者,见面时他首先告诉咨询师,他读了许多有关心理咨询的书籍,并不断地就其中有关情绪低落的疗法部分向咨询师提问。他这样做不但试图回避谈其自身的情绪问题,也在于增强他在心理咨询中的地位。只有使他清楚地意识到其理论交谈的阻抗作用,才能使他真正接受心理咨询。

    ②“情绪发泄” 指求助者对于某些咨询内容的强烈情绪反应。求助者可表现为大哭大闹、泪流不止,或不自然地大笑。它旨在避开使求助者感到焦虑或精神痛苦的意念。从这层意义上讲,它也是一种精神防御的表现。如人们在谈论某些痛苦经历时,常伴有烦躁、易怒、爱哭等情绪反应。按精神分析理论的观点,它们都表现了个体对于重新体验痛苦经历的焦虑与抵触情绪。

    ③“谈论小事” 指求助者对会谈中无关紧要的小事谈论不止,目的在于回避谈论、解决核心问题,并转移咨询师的注意力。它往往是心理咨询中最轻微的也是最不易发现的阻抗表现

③“假提问题” 指求助者通过向咨询师提出表面上适宜但实际上毫无意义的问题来回避谈论某一议题或加深某种印象。这些问题一般涉及心理咨询的目的、方法、理论基础及咨询师的私人情况等。往往与心理咨询本身没有密切联系,也常使得咨询师无从回答。因此,假提问题也代表了个体某种自我保护的需要。

语言的遮蔽(“言语的野马”)

咨询新手常犯的错误是,误以为求助者那些密集炮火般的话语说明了他们多愁善感而又愿意敞开心扉。求助者说起话来,可以避免难堪的沉默,会让我们到轻松,也会让我们忘记考虑到求助者的言谈可能体现了一种防御机制。在刚开始做咨询师的时候,你很难知道,求助者的滔滔不绝究竟是真的想让你了解他(她),抑或只是释放烟雾弹来让你看不清真相。对了解求助者而言,表面上的深入只会深入到表面上。

    出于良好的意愿,新手咨询师会关注求助者所说的每一个字。我们会尽力跟随他们的逻辑,理解他们的故事。求助者说话如同连珠炮的时候,我会觉得自己就像在躲避一匹在咨询室里乱窜的野马。在这种情况下要想与他们进行交谈,那就像抓住这匹野马的鬃毛,被它驮着横冲直撞。既要保持清醒、引导咨询,又要拼命理解他们的话语,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有些人在小时候就发现,用逻辑来思考并且把世界看清楚是件危险的事情,这种情况尤其表现在那些成长过程中遭受虐待、漠视或者染上毒瘾的人身上。他们注意力容易转移,话题很多,免得自己看清现实。这种自我防御的策略使他们的精神迷糊而散乱。这种状态是他们在咨询中显得激动的原因之一。这时候,你思想“开小差”,或者感到困惑、麻木,也变成了了解求助者的线索。你的这种感受,可能就是他们的感受,或者是他们需要你变得麻木和困惑——这样会让他们感到安全

    当你不论多么努力,仍然不能明白求助者在说些什么,这就提示你已经遇到了那匹“言语的野马”。本来,你的智力没有问题,也没有因为求助者所说的话而产生逆移情,那么你应该能够听懂他们的逻辑。作为咨询师,你必须有足够的信息这样想:“既然我都弄不明白他想说什么,那么他所说的话很可能隐藏了其他信息。”

    当你遇到这种情况,就把你的困惑作为了解求助者防御机制的线索,试一试下面这些办法:

●请当事人重复他们刚才说过的话。

    ●请当事人帮你理解他们所说的话。

    ●把心思向身体穿梭,查看你自己有什么感受。

    ●自己想一想:当事人想隐瞒的可能是什么。

    ●检查自己有无逆移情。

    ●请教督导。

我多次告诉求助者或者学生;“我不明白你的思路。”他们的回答常常是:“你不是第一个这样说的人。”只有在我们充满温情的时候,他们才会检查自己的思路,探讨自己的理由,从而监测并组织自己的思维

滔滔不绝的言语可能是一种躁动的防御方式,可以让我们不再注意那些引起痛苦或者焦虑的情感。我们可以用自己的言语来逃避那些让自己不舒服的现实;这就像小孩子听到父母叫他上床睡觉的时候,把自己的耳朵捂住,嘴里发出哼哼的声音。当求助者躲藏在连珠炮似的话语之后,你需要帮助他们少聊多说(talk less and say more)。首先,我们不能采用与他们相同的防卫机制,以免咨询变成“漫谈”。我们要向求助者传达三方面的信息:这种防卫心理对他们曾经很重要,现在则对他们造成了伤害,它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

  对心理过程进行阐释,你指出了当事人的短板,并且有可能“剥离”他们的防卫。这可能让求助者感到悲伤、焦虑甚至愤怒。这就需要你的成熟度和对自我的认识发挥作用。如果你不准备进行阐释以免求助者对你生气,你就有可能被诱骗着骑上那匹言语的烈马,任其驰骋。若不能控制住这匹由言语的内容所构成的烈马,求助者就难以出现积极的改变。心理咨询就会纠缠于求助者的言语而不去处理那些导致困境的情感问题、防卫机制和应对策略。

    你当然会发现,有时候倾听求助者讲的那些话也是必要的—一这是一种策略,可以让求助者感到舒服些。这种明智的做法常用于开头几次咨询当中,或者用于求助者生活当中遭遇重大变故的时候,或者用于某次艰难的咨询工作之后。这样做也有风险,就是可能让求助者以为心理咨询只是处理他们讲了哪些话。要对这种可能性保持警觉,并且一如既往地考虑如何在质问与支持之间取得平衡,在鞭策与爱护之间取得平衡。

当求助者发现自己在咨询过程中难以处理某个艰难的话题时,这样的心理活动还会以另一种形式表现出来。他们会转换话题,或者说以后再考虑。他们表现得像个商店里的小偷,把你所说的话藏在他们的衣服里,等待机会从你眼皮底下逃走,在他们觉得安全的时候再细细琢磨你的话。这种反应模式在他们年幼的时候就已经形成,并且显著影响到他们同一切人的交往士很多求助者担心,他们的想法和感受一旦表露,就可能被攫取、篡改、贬低。既然父母总是告诉他们应该怎么想,应该有怎样的感受,他们就逐渐认为坦诚与合作是危险的

我们从求助者那里接收到的信息代表了他们对事情的解释,体现了他们的防备、偏见和曲解。我们对求助者的了解,可以受到他们的掌控,就看我们与故事中的这一方“勾结”到什么程度。哪怕他们非常诚实,他们告诉我们的事情也是带有偏见的。采纳他们的视角有多大好处,要看他们视角的准确程度。对你听到的事情不要妄下结论,要考虑到每个当事人的防卫心理和情绪模式,这样才能解读真正发生的事情。我发现一个好办法,就是可以让求助者把他们的亲友带来,这样我就可以从另外的角度看待求助者的优点、缺点、问题和前景。

 

    (3)讲话方式上的阻抗

    这种阻抗是通过求助者言语交流中不同的心理活动体现的。它的形式多样,因人而异,其中常见的有心理外归因、健忘、顺从、控制话题和最终暴露等。

    ①“心理外归因” 指求助者将其某种心理冲突与矛盾的原因完全归结于外界作用的结果,而回避从其自身的角度加以认识,它严重阻碍了求助者的自我反省,使其将一切错误客观化,并将所有责任推到外界,而不能认识到自身的问题。从这层意义上讲,这也是自我中心主义的表现。在心理咨询中,它可以使求助者对自我暴露与分析的要求产生强烈的抵触情绪,例如一个易于生气的求助者常怪罪别人惹他生气,而不愿在自己身上寻找原因。

    ②“健忘” 指求助者在谈论感到焦虑和精神痛苦的议题时所表现出的遗忘现象。它是求助者对于某种痛苦经历长期压抑的结果,故具有很大的任意性。特别是当咨询师竭力启发求助者去唤起某种痛苦记忆时,对方常会通过各种方式来表现遗忘。例如,据研究表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纳粹集中营的存活者往往不愿意提起往事,即使谈论,也常对一些细节表现出记忆模糊。

    ③“顺从” 指求助者对咨询师所讲的每一句话都表示绝对赞同和服从,使后者无法深入了解其内心世界。而且也使咨询师感到无所适从。例如,有些被迫接受心理咨询的人会对咨询师表现出格外的尊重和客气,从不与之争论。其结果是咨询师无法为其提供真正有效的帮助。由于顺从所具有的隐蔽特点,常使咨询师不易发觉求助者潜在的阻抗作用。

    ④“控制话题” 指求助者在会谈中,一味要求咨询师讲自己感兴趣的话题,而回避自己不愿谈论的话题。这样做也是为了减轻其因谈论不愿谈论的问题而产生的焦虑。此外,控制话题还可以强化求助者在心理咨询过程中的自尊与地位。

⑤“最终暴露” 指求助者故意在咨询会谈的最后时刻才讲出某些重要事件,使咨询师感到措手不及,从而借以表达他对心理咨询的某种抵抗。与此同时,要注意将阻抗性的最终暴露区别于犹豫性的最终暴露,不能简单地将最终暴露都视作阻抗的表现。

 

    (4)咨询关系上的阻抗

    这种阻抗是指求助者通过故意破坏心理咨询的一般安排与规定来实现其自我防御的目的,其中最突出的表现有不认真履行心理咨询的安排、诱惑咨询师以及请客、送礼等。

    ①不认真履行心理咨询的安排 包括不按时间前来咨询,或借故迟到早退,不认真完成咨询师布置的作业、不付或延付咨询费等,这些行为均对咨询的顺利进展带来阻碍。迟到是反映阻抗较为可靠的指标,由于迟到,求助者往往要解释迟到的原因并道歉,从而观察咨询师的态度和反应。这样十多分钟的时间就过去了,造成了不必要的浪费。咨询师需要帮助求助者认识其迟到的含义,并进一步了解阻抗产生的原因。有的求助者取消预约或在预定时间不来咨询且事先不通知咨询师,这通常是极为严重的阻抗。不遵守时间的动机常包括恐惧和怨恨。如果在咨询中期求助者减少咨询次数,往往表明求助者此时已处于困境,或可能是由于咨询师的期望过高所致

    ②诱惑咨询师 指求助者通过引起咨询师注意其言行、装扮等来影响心理咨询的进程,并加强自己在心理咨询中的地位。如有的求助者对咨询师产生兴趣,就会通过自身的刻意打扮,或大讲自己的有趣经历来试图引起咨询师对自己的关注。这种密切私人联系的做法.是为了达到控制咨询关系发展的目的。

请客送礼 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表示求助者的某种自我防御需要及其控制心理咨询关系的欲望。

 

以上简述了阻抗的四类表现形式,它们可以表现为求助者对某种行为变化的抵触,也可以表现为求助者对咨询师的某种敌对态度。但无论哪一种形式都是对求助者的自我保护及对其痛苦经历的精神防御。因此,它们对心理咨询的进展起着潜在的深刻影响。

及时发现阻抗并积极、有效地加以认识,是建立良好咨询关系、强化求助者自我暴露与自我变化的关键。所以,传统的精神分析学说十分重视阻抗对于自由联想的影响,并将对此的解释与领悟当作精神分析的重要目标之一。虽然在一般的心理咨询中,人们不必那么苛求对于阻抗一词的确切解释,但人们应当对阻抗的性质与表现形式有最基本的认识,从而使正常的心理咨询关系不致受到干扰。事实上,在很多情况下,对于阻抗的认识往往是心理咨询突破的开端

   

2.阻抗产生的原因

    卡瓦纳认为来自求助者的阻抗主要原因有如下三个:一是因为成长必然带来某种痛苦;二是因为行为失调是机能性的;三是求助者可能带有某种反抗心理咨询的动机。

    (1)阻抗来自于成长的痛苦

    多数求助者在咨询过程中都会产生某种变化。虽然变化的程度可能不同,但不论其变化大小、程度如何,成长中的变化总要付出代价,总会在消除旧有的行为习惯、建立新的行为习惯时伴随着痛苦。咨询师要使求助者明白,没有任何魔法能使他们毫不费力地发生奇迹般的变化。求助者初来咨询时,常会这样问:有没有什么药物给我开点?他们希望能有一剂灵丹妙药,使其心理问题一了百了,而自己不用做出任何努力就可以“大功告成”。在这种心理支配下,由于对成长所带来的痛苦没有心理准备,往往容易产生阻抗。这时,求助者可能会希望放慢改变的步伐,或停止改变旧行为、建立新行为的行动。果真如此的话,则对咨询的进展极为不利。

    开始建立新行为、新观念、新思维的问题。在咨询过程中,求助者需重新考察自己的基本信念和价值观。很多求助者前来咨询时,没有认识到其心理冲突与他的问题源于其信念与价值观的偏差。另外,改变一个人多年形成的信念与价值观及思维、行为习惯亦很不易,不仅需要咨询师的努力,求助者自身的努力更为重要。这需要深刻的反省,瓦解自己过去相信的、习惯的某些东西是痛苦的,而建立新的信念和价值观、新的思维、行为习惯也是很艰难的过程。

    a.求助者可能需要转变成一个独立自主的人。有些求助者对家人和其他人过分依赖,总是寻求他人对自己的承认和接纳,寻求他人的建议和忠告。他们总是习惯于听凭别人安排自己的生活学习、工作中的事情,而自己没有应有的主见。当他们诉说别人让他们做这做那,而咨询师询问其自己想做什么时,他们可能会很吃惊。一旦意识到问题所在,他们会非常想改变自己,但当脱离他人,自己独立向前迈步时,又必然会感到非常紧张和焦虑。

    b.求助者可能需要承认自己在欺骗自己。有些求助者可能非常愿意相信自己对自己编排的那些话语,尽管事实并非如此.但他们却相信自己就是那样想、那样做的。例如一个妇女说她很爱她的丈夫,但在咨询中,却发现她对丈夫的情感和行为是很矛盾的。这种发现可能会使她感到痛苦、内疚,而且这痛苦还来自她需要在领悟的基础上对此做出改变。

    上述是求助者在咨询过程中,需开始学习新行为的几个事例,其他的情况还有很多。但正如俗话所说:“下坡容易上坡难”,要上坡就必须付出一定的代价。

    结束或消除旧行为的问题。求助者可能必须停止那些他很喜欢的行为,例如饮酒、自己怜悯自己、操纵他人、退缩行为、无所事事地浪费时日等。这些旧有行为是日积月累养成的,而且可能还曾给他们带来过快乐,改变这些行为所带来的痛苦常使求助者为之却步。

    a.求助者可能需要不再装假,有些求助者在咨询过程中把自己的行为与情感过分夸大以博得他人的好感或同情。他们自称很勇敢,而实际情况并非如此;他们自称与他人有良好的关系,其实不然;他们声称有多么高兴和幸福,但事实上是一种过分的渲染。当然,他们也可能夸大自己的痛苦,言过其实地诉说不幸、抑郁和无望。在咨询中要使他们不再“演戏”,需要改变这种引人注意的行为方式,这也是很困难的事情

    b.求助者可能需要面对一种痛苦的抉择,在有些情况下,求助者与他人关系的发展出现了异常不利的情况,可能这种关系对求助者来说很重要,但不结束这种关系,发展下去却会更糟。此时,求助者就面临着一种艰难的抉择。比如在求助者与其异性朋友之间、与其配偶之间或亲友之间的关系上,就有可能遇到此类问题。结束某种关系虽可以解决当前的重要问题,但也意味着失去许多可能得到的东西,此时,求助者内心激烈的矛盾冲突是可想而知的。

    即使是心理上最坚强的人,改变旧有行为,建立新行为的过程也会给他带来心理上的冲突和焦虑。而对于某些本来心理就不易平衡的人来说,这一过程的痛苦程度可能更为严重。尽管如此,要实现咨询目标,向前迈进的步伐绝不能停止,咨询师在这一点上必须有清醒的认识。向后倒退一步,以后往往要再付出十倍的辛苦

    (2)阻抗来自功能性的行为失调

    “功能性的行为失调”是指失调的行为最初是偶然发生的,因其使某方面的需要得到了满足,行为发生的次数增加,以致固定下来。求助者一方面为失调的行为感到焦虑,另一方面求助的积极性却并不很高。这种情况对咨询的阻碍极大,除非咨询师能使求助者相信,改变失调的行为可以使焦虑降低,同时设法在求助者以这种形式寻求满足的方面也有所改进,才可帮助求助者克服阻抗

    阻抗的产生源于失调的行为满足了某些心理需求,即求助者从中获益。例如,一位妇女平时得不到丈夫必要的关心、爱抚。某次生病,丈夫变得关心、体贴她了。病好之后丈夫故态复萌,使她很伤心。以后又有几次身体不适,丈夫复又对她关心了。渐渐地她感到疲乏无力的日子和次数多起来,这种情况在无意识之中被持续了下来。她自己也很痛苦,但咨询过程中却又表现被动,在关键时期退缩了回去。阻抗的来源是她惧怕这种行为改变之后,与丈夫的关系又回到原来的状况,她以患病为代价换来丈夫的关心。另有一位大学生,为自己的神经症症状感到苦恼,但咨询时却在与咨询师兜圈子,总强调自己痛苦,回避实质性问题。而真实的原因是他的症状一旦去除就必须面对学习上的竞争,而他自感无力在竞争中取胜,有病可使他逃避这一现实。其内心的想法为:不是我不如别人,而是我现在有病,我要是没有病,肯定不比任何人差。有病使其获益,因而不能承认没病或改变有病的想法。

    阻抗的产生源于求助者企图以失调的行为掩盖更深层的心理矛盾和冲突。例如有些被人称之为酒鬼的求助者,其饮酒过度只是表面的行为问题。他们饮酒不过是为了掩盖其解脱不了的心理矛盾,比如,工作上的失败,婚姻中的不幸,对以往行为的内疚、悔恨,等等。如果咨询仅从表面问题人手,未能触及根本问题,咨询必然会遭到某种程度的抗拒。

对由功能性行为失调所引起的咨询阻抗,咨询师应有足够的认识,在消除旧有的不适应行为时,一定要帮助求助者以新的行为取而代之,同时对由于阻抗所暴露出的深层心理问题,必须采取相应的对策解决。

 

    (3)阻抗来自于对抗咨询或咨询师的心理动机

    前来求助的人各种各样,其求助动机也各不相同,其中有些求助者会带有抗拒咨询或对抗咨询师的动机。

    阻抗来自于求助者只是想得到咨询师的某种赞同或反对意见的动机。有些求助者在走进咨询室前,对自己前来求助的事情已经做出了某种决定,诸如决定与男朋友分手、要和某人结婚、要去做人工流产、要休学、要辞职,等等。其咨询的目的只是来寻求咨询师对其决定的肯定或反对,他们自己并未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所以当咨询师与他们一起讨论所要决定的问题时,特别是分析其他解决问题的可能性时,他们就会表现出不耐烦或不感兴趣,阻抗明显存在。例如他们会说:“您说的这一点很重要,我得回去认真考虑一下”,但下次咨询时却又可能这样说:“我这一星期太忙了,根本没功夫去好好考虑这个问题”,等等。

    有的求助者咨询的目的并非为了改变自己或解决已有的问题,而是为了证明自己是对的,别人应该受到批评或惩罚。他们把心理咨询门诊看作是声讨某些人的法庭。例如他们觉得一切问题均由其他人一手造成,同学、朋友、家长、老师、同事或上司等应负全部责任。此时咨询师若直接涉及求助者本人的责任问题,就很难使之心平气和地接受这种信息。

    阻抗来自于求助者想证实自己与众不同或咨询师对自己无能为力的动机。有些求助者前来咨询只是想证实自己或自己的问题是多么的与众不同,或咨询师无能,无法解决自己的问题。一旦达到这样的目的,就有理由不进行自我改变。在这种情况下,每当咨询师从各种角度提出建议或进行咨询时,他们都会说某些希望只是暂时的,或某些可能性对别人是有用的,对自己却不行,或某些道理自己已经知道了,说也是无益的,等等。

    有的求助者前来求助仅仅是为了证实他们自己的“价值”。其目的不是为了改变自己,解决自己面临的某些问题,而是为了反驳咨询师,从中获得某种满足。对于这种求助者,常常难以进行有效的咨询。

    阻抗来自于求助者并无发自内心的求治动机。有些求助者并非自愿做咨询,可能只是因为上司、父母,配偶等人的压力,他们不来的结果可能更糟,故而在压力下前来咨询,而本人没有改变自己的愿望。他们也“自愿”前来,但其内心深处对咨询有抵触。这时,咨询往往难于进行或只在表层徘徊不前。

对于这种没有咨询的动机、被迫前来的人,咨询师首先要做的不是努力使之改变,而只需以循序渐进的方式使其认识内心的想法,并认识这种动机可能带来的消极结果。在这种认识的基础上,咨询师再激发其认识、解决自身问题的咨询动机。在个别情况下,当这种努力最终归于失败时,咨询师最好同意对方停止来访。但应告诉对方,心理咨询的大门永远是敞开着的,如果对方愿意,随时都可以得到帮助。

这种阻抗可能源于求助者以前同医生或心理工作者打交道的经历。例:我接待过的求助者中,有几个就曾是咨询师工作失误的受害者;他们来我这里治疗时,最初的阶段完全是在关注我够不够格、值不值得信赖。在更轻松的层面上,阻抗还可能是由于你让求助者想起坑害过他(她)的一个汽车销售员。我要表达的意思是,阻抗是在过去的经验中习得的,目的是为了在类似的情境中生存;我们需要接纳、发现和探索阻抗,而不要认为阻抗是针对咨询师的。   

有位求助者对我说,她之所以不能在前一位咨询师那里继续治疗,是因为那位咨询师在给她做治疗时变胖了好多。她认为那位咨询师也许不能为她提供好的治疗,因为那位咨询师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食欲冲动。咨询师体重的增加对这位求助者有刺激作用,因为这位求助者具有非常深刻的文化偏见和个人经历。原来,这位女士在年轻时好不容易才完成减肥,现在仍然害怕重新发胖。与那位咨询师呆在同一个房间里让她非常害怕失去对自己的控制。我们倾向于逃避、否认或者歪曲那些让我们产生情绪困扰的事情,所以,留心我们对别人造成的刺激,能够体现我们的过人之处

 

    处理阻抗现象

阻抗是抵抗咨询的力量,咨询师遇到阻抗时,如果不能识别或缺乏突破阻抗的方法技巧,就会使咨询失败,学会识别、突破阻抗是非常重要的技能。在处理阻抗时应注意以下几点:

    (1)通过建立良好的咨询关系解除求助者的戒备心理

    咨询师一方面要了解阻抗产生的原因和表现形式,以便在阻抗出现时能及时发现并进行处理;另一方面也不必“草木皆兵”,使咨询气氛过于紧张。咨询师不必把阻抗问题看得过于严重,似乎咨询会谈中处处有阻抗。若采取这种态度,可能会影响会谈的气氛及咨询关系。过分强调阻抗的结果,可能会把求助者当成咨询中的竞争对手,那样的话,咨询师的“成长动机”与求助者的“阻碍动机”将会使会谈变成了一场争夺输赢的斗争。另外,咨询师即便发现了阻抗所在,也不能认为求助者是有意识地给咨询设置的障碍。

    咨询师还应注意,当求助者表示不愿接受某些建议或方法时,不能认为这些一定是某种阻抗。求助者可能会抵触改变自身的过程,也可能会抵制有可能对其造成伤害的任何事物。因此,咨询师对求助者首先要做到共情、关注与理解,尽可能创造良好的咨询气氛,解除对方的顾虑,使其能开诚布公地谈论自己的问题,这实际上就是对阻抗的处理。

    (2)正确地进行心理诊断和分析

    正确诊断及分析有助于减少阻抗的产生。求助者最初所谈,可能仅仅是表层的问题,咨询师若能及早把握其深层问题,将有助于咨询的顺利进行。

    有时,求助者的某些人格特征,如攻击性、退缩性、暴躁或防御心理等很突出,不仅在平时的人际关系中表现充分,也会反映到会谈之中。此时,咨询师首先应有明确的认识。其次,利用可靠真诚的态度及高超的专业知识与技能取得对方的信任,排除会谈的阻抗。

此外,求助者的阻抗也与咨询师个人有关。求助者有时出于对咨询师的气愤,害怕某咨询师,或感到咨询师伤害了他,或对咨询师产生了移情等,也会对咨询产生阻抗。在这种情况下,咨询师必须首先了解阻抗产生的原因,并着手解决引起阻抗的自身的有关问题

例:父母背叛了他们,或者对他们下了不好的定论;他们长大以后,可能不再认为别人对他们会有帮助。他们不相信你的知识,并且怀疑你的动机和企图。这种求助者常常不由自主地排斥你的观点、解释和关心。这是移情的一种常见表现。这样的话,要让他们相信你们之间的治疗关系,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你的能力和可信度也要遭受很多考验。

    例:我已经遇到过很多这样的情况:来访者说他(她)想同我分享一下最近的领悟,我就洗耳恭听,结果却发现他们的领悟是我几个星期之前甚至几个月之前就已提出的建议。我以前就提出了这样的建议,结果却被忽略,甚至被他们认为是愚蠢的。

求助者的核心问题嵌入在他们的阻抗当中。我曾接待过一些求助者,他们在自己还是小男孩的时候受到过父亲的严重虐待。

其中有个人叫詹森,来找我的时候29岁,是个棒球运动员。在第一次咨询的时候,他始终把双臂抱在胸前,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还有个人叫道格,是个商务顾问;这个中年人几乎每次来咨询都给我带礼物。

托尼才十几岁,个子却有我的三倍那么大;在咨询室里,他把自己坐的椅子推到角落,似乎觉得我会攻击他。

这些求助者都在潜意识中对他们早年遭受虐待的经历作了调适,并且把这种潜意识的适应体现在对我的移情中。这三个人都清楚地记得自己遭受过暴力,却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对这种经历的调适已经渗透到他们的个性特点、防御方式和人际交往当中。

对于阻抗,不同的情况要做不同处理。因此,对具体情况的明确分析就显得十分重要。

 

    (3)以诚恳的态度帮助求助者正确地对待阻抗

咨询师一旦确认存在阻抗,可以视情况把这种信息反馈给求助者。但一定要从帮助求助者的角度出发,并以诚恳的、与求助者共同探讨问题的态度向其提出

可以这样问:“每当我提到你和丈夫的关系时,总没有得到正面的回答。你自己是怎么看这件事的?”

或者这样说:“我发现这两次的家庭作业你都没有做,而且你说根本就做不到。而当我们讨论做什么作业时,你都表示过愿意做。这是怎么回事呢?请你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

咨询师进行信息反馈时实际上要做这样几件事:首先是告诉对方某处可能存在着阻抗;其次是争取得到对方对此的一致看法,确认阻抗的存在;进而了解阻抗产生的原因,以解释阻抗。这样去处理各种阻抗问题,有助于减轻求助者的紧张、焦虑,使之以合作的态度共同探讨阻抗问题。千万不能以气愤的、指责的态度讲出诸如“你总是回避这个问题,这背后肯定还有什么问题”或“你说你很愿意改变自己,但每次布置的家庭作业你都不做,你这是用阻抗来妨碍咨询的进行”等话语来。

有些求助者对咨询进展的抵抗十分强烈。对这种情况,一方面,咨询师要采取直接揭示其阻抗的方法(这与上述情况不同,不以一种直接的方式不足以对其阻抗产生影响);另一方面要考虑对求助者进行较为长期的咨询。

例如,“当我帮助你解决问题而你需要做出改变时,我感到有一种力量阻碍了咨询的进行,可能你也有类似的感觉,我想现在首先需要解决这个问题,否则,咨询很难向前进行,你认为呢?”

 

    (4)使用咨询技巧突破阻抗

    咨询中常常遇到的阻抗是求助者不愿意付出努力进行改变。例如吸烟的求助者说“我知道吸烟不好,但我改不了”;一个玩游戏上瘾的求助者说“我知道玩游戏不好,我知道我应该改掉玩游戏的毛病,但我做不到”;一个与他人有婚外情的求助者说“我知道婚外情的危害,我知道这是害人害己,但我改不了”;“道理我知道,就是改变不过来”。知道吸烟、玩游戏、婚外情等不好,这是认知,但求助者没有行为改变,不能实现咨询目标,这些都是阻抗的后果。

咨询师要突破阻抗,首先要识别阻抗,了解阻抗产生的原因,还应具备相应的技巧。以上例子中求助者想改变自己,有明确的动机,但动机需要通过行为才能实现目标,而求助者缺乏的就是行为,不愿意付出行为努力,故而没有实现目标。求助者可能自己都不清楚问题所在,总在强调“改不了”、“做不到”,并形成暗示,反过来强化了“改不了”、“做不到”,最终导致恶性循环,致使问题依然存在。以往求助者的亲朋好友甚至咨询师总在正面激励求助者,企图突破阻抗:“你只要努力,一定能做到”,“别人都改掉了毛病,你也一样能行”。这样的突破往往遭到求助者更严重的阻抗,越发苍白无力,注定没有效果。咨询师面对这种阻抗,需要掌握技巧,从求助者的阻抗背后给其致命一击,阻抗立即突破。

咨询师:“你说想戒烟,请告诉我你为戒烟做了哪些努力?”“你说你想改掉玩游戏机的习惯,请告诉我你做什么了?”求助者可能回答什么也没做,也可能回答做了一些,但这些与求助者的目标相差甚远。此时就暴露了矛盾,咨询师可以使用面质技术,促进求助者的统一。“你说你想戒烟,可又说到没有行为上的努力,这是存在矛盾的,你能进行解释吗?”“你说你恕改掉玩游戏的毛病,可你实际上什么也没做,前后存在着矛盾,你怎样进行解释呢?”面对这样的面质,求助者只能回答,想改变问题,但确实没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实现。咨询师的面质使求助者认识到不是自己不能改变,也不是自己做不到想做的,而是自己没有付出相应的努力。

突破阻抗后咨询师促进了求助者的统一,或通过自己的行为努力实现目标,或接纳自己的行为放弃改变,改变了“改不了”、“做不到”的认知、自我暗示,也解决了想改变行为又不愿意做努力的内心冲突。

通过以上的技巧,突破了阻抗,也使咨询师、求助者对阻抗有了深刻的认识。阻抗是求助者对于自我变化、自我暴露的精神防御,是来自于求助者的抵抗咨询的力量。

求助者通过阻抗可以成功地保护自己,一个吸烟的求助者如果告诉亲朋好友,自己不想戒烟,必然遭到指责、打击。但如果告诉别人,自己很想戒烟,但就是戒不了,则将戒不了烟的原因成功转移了,自己可以免受打击,还能悠然自得地吸烟,求助者何乐而不为呢?而且受“戒不了”暗示的影响,求助者信以为真,也不愿意付出努力了,阻抗就这样产生了。同理,一个沉浸于游戏的学生如果告诉家长,自己不想改掉玩游戏的毛病,同样会遭到指责、打击。但如果告诉家长,自己很想改,但就是改不了,则改不了的原因就不在自己,家长也无可奈何,这样就保护自己免受打击,还能继续玩。“改不了”、“做不到”成为不去努力的“挡箭牌”,这是阻抗的本质原因

应对阻抗的主要目的在于解释阻抗,了解阻抗产生的原因,以便最终突破阻抗,使咨询取得进展。突破阻抗的关键要调动求助者的积极性,使之能与咨询师一同寻找阻抗的来源,认清阻抗产生的根源。弗洛伊德认为克服阻抗,解释是重要的武器,要分析、解释阻抗的表现和性质,并向求助者说明无意识阻抗的真实意义,反复进行长期的修通工作。克服阻抗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工作,需要进行反复多次的解释和讨论,直至求助者对此达到真正的领悟为止。

 

 

在我开始从事心理咨询以前,我确实期待从中感受到兴奋和满足。我曾想象求助者为了内心的冲突而苦苦挣扎,他们的这些问题将满足我的好奇心,并使我得出参悟人生的见解。求助者将会对我感激涕零,会向他们的朋友推荐我;我将声名远扬,我的事业将蒸蒸日上。心理咨询有时也可能伤脑筋,但是我的每一次咨询应该都会让求助者恍然大悟并且得到成长。当我真正开始接待来访者时,我的惊讶可想而知。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阻抗和犹豫?我对他们的启发怎么不管用?怎么没人对我感激涕零?我更没想到求助者竟然对我发火,也没想到我会担心自己做得不对而彻夜不眠。当时我首先觉得自己选择了错误的职业:时光流逝,我后来才明白心理咨询师的日常生活与我当初的想象有多么不同。  

在接待求助者之前,我没有意识到他们的阻抗有这么厉害.我以为,只要我是咨询师,求助者就会接受我的帮助、采纳我的建议。我从没想到自己会因为求助者进步缓慢而焦急万分。尽管确实有人接受短期的治疗之后就大为改观,但是很多人(特别是那些有根深蒂固的性格问题的人)要有好几年的时间才能取得进步。有些案例的进展让你觉得像地质年代那么久远。 

所谓阻抗是说,当事人对心理治疗过程中自我暴露与自我变化的抵抗,可表现为人们对于某种焦虑情绪的回避,或对某种痛苦经历的否认。还有一点比较棘手:当事人的阻抗既可以表现为反抗,也可以表现为顺从,所以对那些顺从的当事人也要小心。当某人看似赞同你并且说你有水平的时候,你若能看出其中的阻抗,这可胜过看出求助者直接反对你时的阻抗。 

阻抗被称为“反常的不情愿”(paradoxical reluctance)。求助者在你这里花了大量的时间和金钱,却抵触你的帮助。这究竟是何道理?既然认识到自己需要发生改变,也承诺去改变,并且寻求这方面的帮助,结果却坚持不改变?这种经常发生的情况只能用潜意识来解释对于大多数求助者而言,最大的挑战不是得出正确的诊断,也不是制订合理的治疗计划,而是帮助他们真正愿意去改变。每个咨询师都渴望那种高效、重要和成功的感觉。如果遇到那种问题复杂而又缺乏沟通技巧的求助者,咨询师容易产生挫折感。我们经常领受他们的指责,因为他们会说治疗没什么进展而攻击我们的知识和技能。我已逐渐适应了这种变化的、有时较为缓慢的治疗进程。进展缓慢实际上是一种常态,病情的反复也应该在意料之中。特别是在进展缓慢而困难的时候,当务之急是对个案进行正确的概括并且定期加以修正。我们都需要提醒自己:我们在做什么?为什么这样做?要把治疗当中遇到的困难当作一种机会,借此反思你的治疗策略,并且从其他的专业人员那里获得建议。当你认识到治疗停滞不前,就该仔细探询,提出问题,并且寻找答案   

     在心理治疗中怎样处理阻抗?合气道的方法就是一个绝妙的方法。没经验的咨询师可能犯的最大错误,就是把求助者的阻抗当作是针对咨询师本人的,从而用自我的能量来加以对抗。然而像合气道的情况一样,求助者的阻抗是一种信号,表明求助者需要咨询师帮助他们达到心灵的平衡和完整。对求助者的阻抗采取情绪化的反应是很自然的,但我们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牢记自己的咨询师角色。咨询师可能想对求助者打击报复,但这样做当然是错误的。我们需要确认和理解求助者的阻抗;当阻抗被成功地转换成可接受的思维、情感和生存方式时,我们还要感谢阻抗。接纳求助者的阻抗,把它看作当事人在以往面临挑战时必要

的防御反应,这是治疗取得成功的法宝之一

阻抗是心理治疗的基本悖论,但是这种矛盾只是表面的。当你熟悉了求助者的家庭、经历和成长过程中面对的各种情感冲突,你就会越来越理解他们为何产生这种阻抗阻抗是一种内隐记忆(implicit memory),是对过去经历的一种调适——那些过去的经历仍然在当前的生活中产生着回响。当你有了经验之后,只要与新的求助者交流几分钟,你就会发现阻抗。[1]

当事人常常能够意识到自己陷入了不断重复的行为模式中,却很少知道这种行为模式起源于无意识的记忆。咨询师的一个关键任务就是辨认、了解求助者的这些行为模式,并且把自己的认识与求助者沟通。我们总是试图让患者懂得:他们的过去是怎样影响到现在、塑造着未来。把这种行为模式描述成一种记忆,可以避免求助者感到他们受责备,有助于建立良好的咨询关系。

前来咨询的求助者身上,具有根深蒂固的人际关系模式会诱使你在他们的剧本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如果他是一个受害者,他就会做一些事情似乎故意让你打骂他;如果他是一个习惯依赖的人,他就会由你来作主。如果求助者在过去一直遭受拒绝并影响到他的自我认同感,他就会做一些事情让你排斥他。这些不断重复出现的人际动力学特点既可以称作依恋模式,也可以被称作强迫性的重复或者内隐记忆,就看你从哪种角度的理论来分析

你作为咨询师,所面临的挑战就是:既要通过理解、共鸣和共情来深入求助者内心,又要避免陷入他们设定的故事情节。你阅读、理解并且阐述他们所演绎的剧本,但不要配合他们的演出。求助者所演绎的剧本越能引起你的共鸣(或者你对自己无意识的心理活动越缺乏洞察力),你就越容易参与其中并且相互配合着把你们共同的童年经历重新演绎出来。

对以往关系的重现可以被理解为一种阻抗,这种阻抗是为了避免求助者进入一种新关系所带来的风险。人的大脑认为,既然它能耐受以往的那种人际关系(不论这种关系让人多么痛苦),那么不妨重复这种关系。这种原始的生存之道扎根于我们的头脑之中,让我们宁可选择自己熟悉的痛苦,而不愿选择另一种风险

 

 



[1] 尽管大家在心理治疗中都广泛使用“阻抗”这个词,这个词是否恰当却值得商榷。我们所讨论的这种现象,更恰当的描述应该是对早期人际关系和创伤经历的内隐记忆和程序性记忆。这些记忆虽然不被人们意识到,却严重影响到当事人对周围世界的体验,还影响到他们对周围世界的反应方式。


关键词:

相关文章

网友留言

暂无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