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案例

15891702634

西安青少年心理咨询_西安心理咨询中心_西安婚姻情感心理咨询

52岁的妇女为何长年被丈夫报复?


blob.png 52岁的妇女为何长年被丈夫报复? 咨询案例

 

西安心理咨询 西安青少年咨询 西安婚姻咨询


52岁的常秋楸曾是一位中学教师,现退休在家。常秋楸在约见我之前,先给我的电子邮箱发来一封信。

信的内容是这样的一

尊敬的王国荣老师:

我是一个十分痛苦和绝望的女人,我常常会有强烈的自杀念头,也有杀人的念头。我想杀掉毁掉我人生的丈夫,然后自己去自杀。然而,我又不甘心离开人世,我虽然已经是52岁的中年妇女了,但我内心当中仍渴望爱,渴望像个正常的女人那样活着。我的婚姻已经死了,但我的心还没有死。对于背叛我的丈夫,我到底该怎么办?我知道这双鞋对我来说很不合脚,但扔掉它我又找不到合适的鞋。我该怎样选择呀,您帮帮我吧!

信很短,但却透露出很多信息给我:第一,这个女人正处在恶劣心境当中,她有攻击动机,她随时都有可能做出可怕的事。第二,虽然她的丈夫有外遇,有背叛行为,但她依然爱着丈夫。第三,她还有一颗希望的心,她没有完全绝望。

看完信,我立刻给她回了一句话,希望她及时寻找训练有素、功底深厚的心理专家帮助她。

 

一、25年前的一次错,25年来无尽的仇

没有过多久,常秋楸便从千里之外的吉林市来到苏州,来到我的治疗中心。

常秋楸看上去的确不像52岁的女人,她显得比实际年龄年轻10来岁。她很瘦,脸色苍白,两眼无神,,一看就像一个抑郁症患者。

“我花了上千元买飞机票来找你,我希望你能帮我摆脱困境!”常秋楸先开口说话。

我们可以通过一个人细微的动作和不经意的语言了解他复杂的心理世界的一些本质特质。我们就拿常秋楸来说吧,她一开始强调的是机票价格,这说明她是一个计较成本的人,也是一个自我意识很强的人,因为在意成本永远都是自我意识的体现。如果一个人为某件事作出了很多牺牲,他从内心觉得“那是我该做的”,那么这个人就没有成本的概念。相反,如果一个人为某事作了一点牺牲,便喊到“我为了做这件事付出很多”那么这个入便是一个成本意识很强的人。成本是商业的概念,成本就是“qayin(希伯来语,即“该隐”),它会制造心灵的界限,使很多高尚的行为蜕变成市侩的行径。

“我想知道,你给你的家,确切地说,给你的丈夫付出了多大的牺牲?”我故意这样问常秋楸。

“那可就大得不能再大了:我给他洗衣服,做饭;我照顾两个老人;我给他把女儿拉扯成人,上了大学;他身体有什么毛病,我比他还急,又是给他买药,又是给他寻医;他身上的穿戴都是我给他买的。我对他真的没的说了,可以说是付出了一切的一切!”常秋楸带着哭声对我说。

“你对他这么好,他为什么还要背叛你?是他不爱你吗?”我问常秋楸。

“我不知道呀,我正是被这个问题折磨得死去活来呀!”常秋楸说。

“你丈夫他向你发脾气吗,骂过你吗?”我问。

“骂,怎么不骂呢!他脾气可大了,他发起火来还会砸东西,家里什么值钱他砸什么。奇怪的是,他每次砸完东西,自己便会后悔得痛哭流涕。”常秋楸说。

“你还没有告诉我他怎样骂你。”我用强调的语气说。

“他骂我的话可难听了。他经常骂我是'大破鞋'。”常秋楸说。

“他为什么会骂你是'大破鞋',有什么原因吗?”我问。

“……有原因。25年前——那时我才27岁,我和我们学校一名男教师发生了一段恋情,并且有了性关系。他骂我是'大破鞋'就是为了这个。''常秋楸说这件事的时候将头低了下来。

“你当时和丈夫结婚了没有?”我问。

“结了。结婚2年了。”常秋楸说。

“那你发生婚外情的原因是什么?”我问。

“当时是一时冲动,做了傻事。这件事让我非常后悔,非常痛苦。”常秋楸说。

“你丈夫知道这件事之后第一反应是什么?”我问。

“他先是抱头大哭。之后,他带着他的几个兄弟将那个男人打残了,打断了左膀子。后来……他就开始折磨我,天天骂我是'大破鞋',他还动手打我。他为什么就不能原谅我一次,我自己已经够后悔了,够痛苦了!”常秋楸边说,泪水边往外涌。

“后来呢,后来他对你怎么样?”我问。

“没有后来了,还有什么后来!他不再爱我了,从此之后,他对我非常非常冷淡,根本不当我为女人,为妻子。他对我冷淡倒罢了,他还在外边泡妞,养情妇!”常秋楸说。

“他有没有在你面前说过这么一句话——'我被毁了'。”我问。

“说呀,经常这样说。他经常说我毁了他的一生。你说,我怎么把他毁了,是谁毁了谁!”常秋楸情绪变得激动起来。

我向常秋楸分析说,她丈夫之所以不断犯婚外性行为的错误,还养情妇,很可能是他没有从她对他的伤害中走出来,搞外遇和找小姐只不过是他处理内心痛苦的方式,而不是道德败坏的结果。她所遇到的问题是:背叛造成伤害,伤害形成报复,报复再造成新的伤害。所以,他们婚姻问题的核心是“伤害”,处理了“伤害”就等于处理了他们婚姻问题的“硬块”。

 

二、没有好情绪,就没有好方法

我在与常秋楸第一次约谈临近结束时叮嘱她说:这一段时间尽量不要关注丈夫的行为,尤其不要关注他是不是有越轨行为,要对丈夫尽心尽义尽情,使丈夫能够通过她的好行为认识到自己的错。常秋楸欣然接受了我的建议,她向我信誓旦旦地承诺,她从眼下开始,一定要对丈夫好,一定要用真心和真情感动丈夫,让丈夫回心转意。此后,我又和常秋楸约谈了两次,就她和丈夫的沟通方式问题对她作了辅导。

常秋楸接受了三次辅导之后,便乘飞机回吉林去了。她回老家之后,我一直在等待她传来和丈夫关系改善的佳音。一周之后,常秋楸给我打来电话,说她和丈夫又吵了一场,丈夫不仅将家里的东西砸得一塌糊涂,而且还动手打了她。我问常秋楸,他们为什么大吵起来。常秋楸说,她本来想对丈夫好,但一遇到丈夫对她不冷不热时,她就会火冒三丈。昨天晚上,丈夫11:30才回到家,她问丈夫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丈夫竟说玩女人玩晩了,所以才晩回来。她一听丈夫这样用言语伤害她,便和丈夫吵起来。常秋楸还告诉我说,她从苏州回来之后,思想观念改变不少,但情绪状态并没有丝毫地改变,她很想努力地改变夫妻关系,但她对自己的婚姻又缺乏信心,她甚至对自己的人生都缺乏信心。

我在和常秋楸电话交流时,发现她情绪极端不稳定,她很容易从悲观的角度看问题,而且非常多疑,对事情没有确定的看法,总是动摇来动摇去。我的治疗经验证明,如果没有一个稳定积极的心绪,要去应对婚姻中遇到的种种危机几乎是不可能的。情绪并不是人的高级心理活动,但它对人的所有高级心理活动和行为都会产生积极或消极的作用。所以,我将情绪活动称为心理世界的“经济基础”。我从事的心理治疗叫做“整体心理治疗”,它与其他疗法最大的不同是,它是以“循证”为基础的,它能找到人的行为与大脑功能活动模式之问的影响关系之证据。

根据我的经验,我认为,常秋楸目前不良的情绪表现是由两个原因造成的:一、她进入围绝经期后,随着体内雌二醇的减少,她的大脑血清1素水平随之下降。研究证明,当人的大脑血清素活性和密度降低之后,1l人便会出现严重的情绪问题,甚至会自杀。一般来说,人体当中血清素1:的密度应维持在1·00微摩尔数/公升的水平以上(主要是在血液当中的微摩尔数)。如果明显低于这个水平,那么人患心境障碍的可能性就会增大。二、在丈夫不断发生婚外性行为的不良刺激下,她的大脑边缘系统活动的稳定性被破坏了,边缘系统处于不正常状态。大脑行为学研究证明,人的大脑边缘系统与人的情绪、情感活动息息相关,当边缘系统活动处于稳定状态时,人的心绪便非常积极,看问题也非常乐观,而当人的边缘系统处在不稳定状态时,人的情绪便会变得异常恶劣和不稳定。在这里,我必须强调,恶劣心境反过来也会影响大脑边缘系统的稳定性。边缘系统的生理机能特性可以通过正电子断层显像的葡萄糖代谢检査或单光子断层显像的脑血流灌注检査得到准确的记录。临床实践和脑功能显像均证明一点:影响大脑边缘系统活动的主要神经递质是血清素,当中枢神经系统中血清素活动出现异常时(通常是缺损),边缘系统的生理活动水平就会出现过度亢奋的情况,而边缘系统亢奋则是坏情绪产生的主因。

我的治疗经验证明,利用生物手段增加脑内血清素的浓度,增强其活性,便可以使边缘系统生理机能活动异常的情况得到改善。根据这一治疗原理,我一方面建议常秋楸接受激素替代疗法,服用低剂量的黄体酮(它可以影响大脑血清素的水平),另一方面,我建议她每天服用300mg5-羟色胺酸(血清素增强剂)

一个月之后,常秋楸来电话告诉我,说她的心情比一月前好多了,失眠的情况也有所改善,自杀的念头基本没有了。我听了这个信息感到非常高兴,因为我看到了生物干预疗法在改善人的情绪方面所产生的积极作用。

常秋楸的心绪基本恢复正常,接下来,我打算为常秋楸实施更深层次的干预,以改变她对丈夫越轨行为的态度。

 

三、理解“大破鞋”

我通过反复了解,最后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常秋楸对25年前她的越轨行为对丈夫造成的心理伤害认识不足,所以始终不能宽恕丈夫的越轨行为;常秋楸的丈夫一直未能从伤害中走出来,所以一直未停止报复常秋楸。所以,治疗的关键是在常秋楸与其丈夫内心建立起宽恕的意识。

“宽恕”原属信仰范畴的一个概念,基督教当中将其看成是“上帝的品性”。基督教认为,人原本是没有这种品性的,人若要获得这个品性,就必须从上帝那里学习“宽恕”的能力。应该承认,人是缺乏“宽恕”能力的一种动物,人不仅会伤害伤害他们的人,还会伤害从来不伤害他们而仅仅是与他们不同的人。要在人身上建立“宽恕”的能力,首先要让人学会接受一切现实,对不合理的存在赋予合理的理由。这正是人本主义心理学大师马斯洛所说的“对人世间一切善的和恶的事物都能接受并能抱以天真的看法”。

根据以上的辅导思路,我想对常秋楸和她丈夫同时展开辅导。

我先将常秋楸约到苏州来。常秋楸第二次来苏州见我与我第一次大不相同,她的脸色红润了起来,人也显得有点精神。

王老师,我变好了不少,但是他还是对我不好,他还找女人,还骂我是'大破鞋'!”常秋楸一见我便抱怨说。

“他骂你的时候,你感到难过吗?”我问。

“当然难过,怎么会不难过呢!”常秋楸说。

“你给我解释一下,什么叫'破鞋'?”我说。

'破鞋'就是不好的女人,就是犯了那种错误的女人。”常秋楸说。

“对,正是如此。'破鞋'一词就字面意思来讲,就是'破掉了的鞋'。试想一下,破掉的鞋还能穿吗?肯定不能。所以,要将它扔掉。”我说。

“难道我丈夫就是这样想的吗,难道他要把我扔掉?他如果是这样想的话,那么他为什么不和我离婚?”常秋楸问我,她的眼睛又湿润了。

“我所说的'扔掉'是指情感或精神上的扔掉。他不与你沟通,对你非常冷漠,拒绝和你过性生活,他不断找其他女人,这就叫'扔掉,。”我说。

“难道我的罪就这么大吗?!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如果有,我愿意用我的生命去换取!”常秋楸抽泣起来,她显得非常难过。

“不是你的罪大,而是男人的偏见大!你想一想,女人犯了性方面的错便被称为'破鞋',男人犯了性方面的错为什么不称为'破帽子',呢?难道女人仅仅是男人踩踏的一只鞋吗?你再想一想,人们为什么把找妓女的男人叫嫖客,还带一个''字,而要把妓女骂作臭婊子,嫌子前还加一个''?为什么,到底为什么?”我提醒常秋楸说。

“这简直太不公平了!”常秋楸说。.

“对,你必须认识到并且承认这一点,这个世界不公平,你生活在_个男权社会,男权社会就是男人主导的社会,就是男人说了算的社会。我给你列举一些数字,你一看这些数字就明白了:女人占世界人口的_半左右,而合法的财富拥有量仅占全世界财富总量的2%。在世界各国的最高立法机构,女性议员仅占13%左右。这说明什么,说明钱和权主要掌握在男人手里!”我说。

“这与我有什么关系?我管不了这个世界,我只要管好我的丈夫就行了。”常秋楸说。

“不对,你丈夫就是一个世界,他身上体现着男权社会的一切特征,所以,接受了你丈夫,就等于接受了世界。”我说。

常秋楸低下了头,陷入沉思之中。沉默也是一种行动,在沉默之后,她可能选择爆发,选择对抗男权社会的种种不公,她也可能选择授受现实,承认自己无力改变男人支配社会的现状。我的期望是她能够接受现实,并能以一种独特的方式改变或影响丈夫。为什么我有这么一个期望呢?因为反抗本身是痛苦的,而常常又是无果的;不仅如此,反抗很可能会伴随仇恨,或滋生仇恨。心理学家马斯洛认为,若能对人性当中的罪恶、黑暗、不公平采取接受的态度,人便会变得积极乐观起来。我很赞同马斯洛的这种观点。

 


关键词:

相关文章

网友留言

暂无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