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案例

15891702634

西安青少年心理咨询_西安心理咨询中心_西安婚姻情感心理咨询

33岁的妻子为何出轨?


 

blob.png 33岁的妻子为何出轨? 咨询案例



西安心理咨询 西安青少年咨询 西安婚姻咨询


朱庆蕾是浙江海宁市一家合资企业的员工,她刚刚度过了33岁的生日。她看上去不算是一位美丽动人的女人,黝黑粗糙的皮肤甚至叫人感到不舒服,然而,她却拥有一般女人很难拥有的优美性感的身段。可能正是因为这一点,她将一位比她小5岁的大学毕业生吸引到她身边,做了她的情人。然而,就在两周前,正当朱庆蕾与她的小情人在家里翻云覆雨,享受性的激情与快感时,她的丈夫邢平军突然从江苏常熟市回来,将朱庆蕾与小情人逮个正着。邢平军当时并没有发火,也没有采取任何过激的行为,他只是大声叹了口气,然后便摔门而出。两个礼拜过去了,邢平军一直未回家门,也没有给朱庆蕾打过一次电话。朱庆蕾很清楚,丈夫这样做是在惩罚她的出轨行为。这段时间,朱庆蕾既感到痛苦,又感到恐惧,在这种情况下,她选择了接受心理咨询,从海宁来苏州找到了我。

 

一、半月冷落,出轨妻子几近精神崩溃

朱庆蕾第一次来见我的时候,显得十分憔悴和抑郁,她的眼泪不时地向下滚落。

“你说我丈夫他……他……他会不会和我离婚?他会不会永远不回这个家门了?他会寻短见吗?”朱庆蕾嘴唇颤动得非常厉害,她几乎是一字一顿地对我说话。

“假如你担心的这些事有一个或两个发生了,你会怎么样?”我问朱庆蕾。

“那我就去死,说不定我会精神分裂!”朱庆蕾几乎要咽气似地对我说

“你丈夫两个礼拜没有回来,也没有给你打电话,你是否考虑去常熟找他,陪伴他一段时问,用你的行动赢得他的宽恕?”我对朱庆蕾说。

“想过,我很想请假到常熟去,好好陪陪他,关心关心他。过去我没有好好的关心他,现在想来非常非常后悔。我现在想补偿,但我怕他会拒绝我,我怕得不得了呀!”朱庆蕾全身剧烈地抖动起来,整个人缩成了一团。

“你过去也是像现在这样怕你的丈夫吗?”我问。

“不,不,我过去没有怕过他,就是这件事发生了以后我才变得十分怕他。王老师,我现在不能正常上班了,我感到胸痛、胸闷得不得了,头也很晕,还有点神志不清,差不多已经没有记忆力了。我记不清自己将车停在哪里了,我整夜整夜的失眠,好不容易有一个半个小时的睡眠,还是在噩梦中度过的。王老师,我觉得我快分裂了,我实在忍受不了了!”朱庆蕾放声大哭起来。

在朱庆蕾放声痛哭的时候,我保持了沉默。我明白,有时候哭泣是最直接也是最有效地宣泄痛苦的方式,假如一个人在极度痛苦的时候不懂得哭泣,那么他可能会面临崩溃或自杀的危险

朱庆蕾哭了足足有十多分钟之后心绪逐渐平静了下来。她告诉我说,她现在心里十分矛盾,十分混乱,完全没有了主见。就在这两周的时间里,她还在宾馆里与小情人有过三四次幽会,而每次幽会过后,她都会有强烈的负罪感、懊恼感,她甚至想用自杀结束目前这种混乱肮脏的生活。当我问朱庆蕾为什么还敢与情人幽会时,她告诉我说,她怕丈夫不肯原谅她.,既然丈夫已经不肯原谅她了,干脆破罐子破摔。

“丈夫不肯原谅你只是一种可能,还有一种可能是丈夫能够原谅你,称为什么要错上加错呢?你现在最需要的是两种勇气:一是宽恕自己并争取丈夫宽恕的勇气;二是坚决告别婚外情的勇气。”我对朱庆蕾说,并仔细观察她对我所说的话地反应。

“我做不到,我没有这个勇气。”朱庆蕾又哭了起来。

“没有勇气告别婚外情吗?”我问朱庆蕾。

“有一点,我发现我有一点离不开他了,我有点爱他。”朱庆蕾说。

“你能说清楚你爱他什么,他又爱你什么吗?”我问朱庆蕾。

“不大容易说清楚,我只明白,认识他之后,我的生活不再寂寞了,我的心不再空虚了。”朱庆蕾一边落泪一边讲。

“这么说你过去的生活很无聊,很空虚?”我问朱庆蕾。

“是的。我丈夫他在常熟做生意,一两个星期才回来一次。他虽然每天都打电话回来,但我要的是他的人,不是他的声音,他的声音能满足我的需要吗?我是一个正常的女人,我需要有爱,需要性!”朱庆蕾显得有些委屈地说。

“你所找的这个年轻小伙子都给你了吗——性与爱的满足?”我问。

“给了一部分,没有完全给。”朱庆蕾说。

“假如有一个男人能给你性和爱的完全满足,你会爱他吗?你还会把他变成你的情人吗?”我问朱庆蕾。

“会的……也许会的。”朱庆蕾非常平静地说。

我发现,当谈到追寻性与爱的满足时,她似乎将恐惧和负罪感忘得一干二净。

“那好呀,那就让你的丈夫离开你,你好无拘无束地寻找完全的性和爱?”我对朱庆蕾说。

“不行,不行,我很爱我丈夫,他是一个很好的人,我知道,无论是他离开我还是我离开他,我都活不成!王老师,不要让他离开我、抛弃我,我离开他活不成呀!”朱庆蕾的全身又一次颤动起来,她的眼睛里满是恐惧的光。她一边呻吟,一边将自己的纱巾往碎里撕。她看上去就像要分裂似的,情绪变幻之快让人难以捕捉。我明白,她的这种异常表现是不同方向的动机冲突造成的。是她不成熟的人格在危机当中的反应模式。我认为,朱庆蕾寻找外遇以及她的外遇行为被暴露之后的种种反应,都证明她的内心存在着一个又大又深的黑洞,假如不帮助她堵住这个黑洞,她永远都会是一个盲目追寻者或盲目逃避者。

 

二、对于妻子的背叛,丈夫进行病狂的报复

我在和朱庆蕾第一次约见之后,我建议她在苏州住下来,再做几次咨询。我之所以这样做有两个日的:一、朱庆蕾心绪非常不稳定,需要我持续的帮助;二、朱庆蕾的丈夫邢平军工作的地方离苏州很近,我打算约见邢平军,好让他从被背叛的伤害中走出来,恢复他们的夫妻关系。朱庆蕾很高兴地采纳了我的建议。

在约见朱庆蕾的第二天,我根据朱庆蕾为我提供的电话号码给邢平军挂了一个电话。我没想到邢平军在听了我地解释之后对我大发雷霆,他甚至警告我不要对朱庆蕾提供任何帮助,他说他最希望看到朱庆蕾死掉或疯掉。

“怎么样,我丈夫他怎么说的?他有没有说他不要我了?”朱庆蕾很快打电话给我,并急切地询问我和她丈夫通电话的结果。

“他并没有表达这样的意思,但他脾气很大,他冲着我发了一顿火。”我告诉朱庆蕾说。

“那怎么办呢,他不愿意见你呀,这不没希望了吗?”朱庆蕾沮丧地说。

“你不要急,记着《圣经》里的一句话:忍耐到底,必然获救。”我说。

“他又给我发短信了,问我在哪里,他要见我。我也想见他。我现在无依无靠,我可怎么办?”朱庆蕾哭了。

“绝不可以与那个小伙子有任何联系,更不能与他见面,让他在你心中死去。只有这样,你丈夫才有可能回到你身边。”我对朱庆蕾说。我和朱庆蕾通了近半个小时的电话,我在电话里给了她很多安慰和鼓励,使她的情绪稍显稳定了一点。

就在朱庆蕾来苏州的第三天,朱庆蕾的丈夫邢平军突然打来电话,他问我有没有让人把过去的一切事都遗忘掉的药物。我告诉他说,有这种药,这种药是两千年前由一个以色列人发明的,价格很便宜,只要他来找我,我就可以给他这种药。邢平军没有完全明白我所说的话的意思,他关注的是尽快弄到“那种药”,因此他答应马上约见我。

从常熟到苏州至多只需要半个小时的路程,约摸在下午两点钟,邢平军开车来到我的治疗室。他看上去文质彬彬,不像是一个爱发火的人,也不像那种蛮横不讲理的人。

“多少钱,快把那种药给我!”邢平军一见我便从口袋里往外掏钱,要我将能忘掉往事的药给他。

“邢先生,你先不要急,在将''给你之前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我以平和的语气对邢平军说。

“什么问题,你说!”邢平军语气很硬。

“如果这药吃了之后,你将过去的好事坏事全都忘记了,那不等于过去不存在了吗,不等于你没有过去了吗?”我说。

“不存在就不存在,我就是想让过去消逝得无影无踪。你快把药给我。”邢平军急不可耐地说。

“邢先生,有三种方式可以使你完全忘记过去:一、每天发疯似的酗酒,直到患上科尔萨夫氏综合症,将近期所发生的事全忘掉;二、自杀,结束一切;三、学会真爱,宽恕伤害你的人。”我说。

“我才不会做傻事,借酒消愁,我更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去死。你让我宽恕,我能宽恕吗?我在外边受苦,做生意挣钱,都是为了这个家,而她在家养汉子,这能让我宽恕吗!她和那个狗男人竟然在我的床上干那种猪狗之事,竟让我看见了,这一幕我能忘记吗!”邢平军大吼起来,他的眼中冒出凶光。

“那你说怎么办呢?有什么方法能让你不痛苦呢?”我说。

“那个婊子不是找过你吗,你告诉她吧,我将所有存款都取走了,我把房子也卖了,一个月之后房子的新主人就会把这个臭婊子赶出家门。另外,我将在常熟的工厂、商店都交给我弟弟管了,我现在是一身轻了,该享一享人生的欢乐了!”邢平军对我说。

我明白,邢平军所采取的这一切行动,都是为了报复妻子的出轨行为。然而,他并不清楚,他的这种行为,也在伤害自己。对于邢平军的这一系列报复行动,我没有发表任何看法,我只告诉他说,在他需要的时候,可以来找我,我可以尽力帮助他。

邢平军离开我的诊所之后,又给我挂了一个电话,说他已经和他的助手一一位新来的女大学生建立了情人关系,他打算将200万的存款,转入他情人的账户。接完邢平军的电话,我立刻将朱庆蕾约来我的治疗室。

 

三、以愤怒为引导,找到模糊了的自我

朱庆蕾来到我的治疗室之后问我发生的事,我告诉她说,她的行为对她丈夫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她丈夫刚才来到我这里大哭了一场,并且扬言要无情地报复她,惩罚她。朱庆蕾听了我的话之后,眼睛里立刻浮现出惊恐的神色,身体又一次颤抖起来。

“他会不会杀了我?他会害死我吗?”朱庆蕾问我。

“如果他要这么做你该怎么办?”我问。

“那我现在就逃跑,跑到没有人烟的地方去。”朱庆蕾说。

“为什么要逃跑呢?”我问。

“我不想死,我想活,我才33岁,我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朱庆蕾哭着说。

“我告诉朱庆蕾说,她的想法不仅是不切合实际的,而且是自私的,是为自己利益考虑的。她丈夫有愤怒,并将愤怒转为非理性的惩罚行为,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理解的,甚至是合理的,她只有心甘情愿地领受这种惩罚,理解丈夫愤怒所传递的重要信号,她丈夫才有可能宽恕她的行为,和她恢复亲密关系。朱庆蕾最后接受了我的观点,她打算抽时间去常熟找丈夫一次,接受丈夫的一切惩罚。

两天之后,朱庆蕾打算乘车去常热找丈夫。临走之前,我特意向朱庆蕾叮嘱了几点:一、无论丈夫用什么话辱骂她,她都要保持沉默;二、不要向丈夫承认自己坏,只向丈夫说明自己不成熟,因为不成熟才犯下幼稚的错误;三、如果丈夫向她公开表示不能原谅她的出轨行为,可以建议丈夫向她提出离婚。朱庆蕾表示,她完全愿意接受我的建议。

朱庆蕾乘车去了常熟之后,我心里一直感到不安,我既怕邢平军见了朱庆蕾做出不理性的事,又怕朱庆蕾对邢平军的过激行为做出不理性的反应。约摸在下午四点钟,朱庆蕾从常熟赶回来,来到我的治疗室。当她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发现她的面色特别难看,好像刚刚发生过什么灾难似的。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我先开口问朱庆蕾。

“他不爱我了,他已有了一个小情人!”朱庆蕾哭了起来。

“你怎么知道他有了小情人?”我问。

“我亲眼看到了,他办公室过去没有什么人,现在却有一个很漂亮的年轻姑娘,是西安一所大学毕业的研究生。他对她很好,当着我面给她倒水,擦汗。”朱庆蕾说。

“那么你丈夫看到你时是什么反应?”我问。

“很客气,很热情,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朱庆蕾说。

朱庆蕾还对我说,她丈夫邢平军在他的女秘书面前不断夸赞着她,说她多么多么好,朱庆蕾听了难受极了,就跑了回来。

我认为,邢平军这种反应和表现是极不正常的,他实际上,一方面在维护着自己作为丈夫、作为男人的尊严,一方面是在用这种形式惩罚妻子朱庆蕾。朱庆蕾之所以回来后有如此强烈的绝望感和痛苦神情,正是因为她并没有看到丈夫对自己发怒,向自己直接宣泄他的痛苦情绪。鉴于这种情况,我打算再约见一次邢平军,让他当着妻子的面直接表现他的愤怒。我之所以要这样安排,一是为了让邢平军将内心的痛苦表达出来,二是想让朱庆蕾通过体验惩罚而减轻自己的负罪感。

我没有选择在当天下午就给邢平军打电话,而是在三天后才给他打。我告诉他说,他妻子朱庆蕾已经明白他不爱她了,也明白他不能宽恕她,所以她要求离婚,在提出离婚之前,她想见他一面,在我的治疗室。一开始,邢平军一口回绝了“妻子”的要求,说自己太忙,没时问。后来,他又告诉我,让他考虑一下。

与邢平军通完话之后,我一直在等待他的反应。就在我与他通电话的第二天下午,他来电话说,他次日一早会来我的治疗室。我赶紧将这一消息告诉了朱庆蕾,并让朱庆蕾明天一早就到我的治疗室来。

第二天早晨八点钟,朱庆蕾便来到我的诊所。她显得很紧张,很恐惧,连话都说不出来。约摸到了840,朱庆蕾的丈夫邢平军终于来到我的治疗室。他一见到朱庆蕾就像发疯的狮子一样吼叫起来。

“你这臭婊子还要离婚,你干了这种不光彩的事,我没有要求和你离婚,你竟要求和我离婚?你是想死?你最好去死!你死了我就感到平衡了,只要你活着,我就不会感到幸福!你什么时候死啊,啊,到底什么时候死?……”邢平军向朱庆蕾怒吼了近半个小时,然后才停歇下来。

在邢平军发怒的时候,朱庆蕾吓得缩成了一团,她的全身在剧烈地颤抖。我等邢平军情绪稍平静下来之后,开始了和他的对话。

“邢先生,在你刚才发怒的时候,你体验到了什么?”我问他。

“我什么也没体验到,我只觉得我太痛苦了。”邢平军说。

“对,很对。愤怒是我们人能够经历的最痛苦的情绪体验,你有愤怒就证明你有痛苦,你将愤怒宣泄出来,你的内心就会舒服一点。但你必须清楚一点,愤怒本身既不能告诉你你要干什么,也不能告诉你你将如何行动,该采取什么措施让事情向好的方面转化。”我对邢平军说。

“我不发火怎么办?!我心里烦得一塌糊涂,我都想死!”邢平军说。

你可以回忆一下你刚才发火的情景,你会发现,在你发火时,你是不存在的,你自己变得非常模糊不清。你现在闭上眼睛,好好回忆一下你在发火时自我状态是什么样的。”我说。

邢平军果真闭上眼睛了,他陷入了一种沉默状态。过了大约l0分钟,他突然睁开眼睛,一下子扑在朱庆蕾面前,将朱庆蕾抱了起来。邢平军抱着妻子的头热泪长流,朱庆蕾也放声哭了起来。他们夫妻二人抱在一起哭泣了良久,邢平军转过身握着我的手对我说,他现在头脑一下子变清晰了,他决定完全宽恕自己的妻子,因为他发现,他还爱着自己的妻子,他没法不爱她。我告诉他说,当我们在做错事时,我们一定是缺乏一个清晰的自我,而当我们拥有一个清晰的自我时,我们就能做出理性的选择。邢平军告诉我说,他已经做出一个重要的选择,他打算让妻子辞去现在的工作,到常熟来当自己的助手,共同创办企业,结束夫妻分居生活。

我相信,邢平军观念上这一重大转变是多方面因素促成的结果,但有一个因素起了直接作用,那就是必须让他真正的愤怒一次。因为,我坚信一条道理:愤怒的底下是伤害,伤害的底下才是爱

在接下来的几次咨询中,我着重向刑平军讲述了宽恕对于我们人性走向完美的重要意义。刑平军在结束与我的咨询关系时已经懂得了一个伟大的人生哲理——犯错是人性,宽恕是神性。

 


关键词:

相关文章

网友留言

暂无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