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案例

15891702634

西安青少年心理咨询_西安心理咨询中心_西安婚姻情感心理咨询

一个老外在中国外遇的案例


blob.png 一个老外在中国外遇的案例 咨询案例


      在家庭婚姻情感的咨询中,婚外恋是一个重点问题。今天我们一起来学习一个案例。


许多外遇者实际上在演出儿时便深藏亏心、但他们并不清楚意识到的剧本,虽然他们不知道或不承认,然而事实却证明了,外遇者的父母多半也会发生外遇。——美国婚姻治疗专家Bonnie Baker Weil

 

下面我要介绍的这个案例,是我处理过的婚姻案例当中最为独特的一个。它的独特性在于,发生外遇的当事人一个是美国人、一个是中国人;一个是33岁英俊潇洒的美国工程师,一个是45岁、只有初中文化水平的中国下岗工人。那么,这两个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人又是怎样相识、相爱的呢?他们之问的外遇又隐藏着什么秘密呢?

 

一、戴安娜·阿布兹的眼泪:中国女人真厉害,她抢走了我的丈夫

20059月的一个下午,我刚约见完一个失眠症患者,打算回家休息9我的助手李女士从协谈室跑来对我说,有一个外国女人打来电话,不知叽里咕噜说些什么。我便赶忙到协谈室去接那位外国女人的电话。

打电话的外国女人自称是美国人,名叫Diane Arbus,来自康涅狄克州。她在电话里用愤怒的口气对我说,她的丈夫被一个中国女人抢走了,因此,她要找一个中国心理医生帮助她,教会她击垮这个中国女人,将她的丈夫找回来。

我在电话里告诉Diane Arbus,说我可以帮助她和她的丈夫,并有可能将她爱的丈夫找回来,但我不是拳击教练,我没法教会她击垮“抢走”她丈夫的中国女人,我最多只能帮助她让那个“抢走”她丈夫的中国女人放弃比赛,退出爱情的拳台。Diane Arbus女士见我说话有些幽默,便提出要马上约见我。

大约过了不到一个小时,Diane Arbus便乘的士来到我们治疗室。当她走进我们治疗室的时候,我看到她的脸上仍然挂满了愠怒。她给我的第一印象是“肥胖、矮小加丑陋”。我当时冒出一个简单的想法,我在想,可能是因为Diane Arbus长的太不美丽,她的丈夫才被美丽的中国女人吸引住了。

“试问,中国女人是不是都很爱钱,她们是不是为了钱才欺骗外国男人?Diane Arbus坐在沙发上用英语问我。

“不错,有些中国女人确实很爱钱,她们可能会为了钱而去爱男人,包括去爱你们美国的男人。但是,爱钱的女人不仅中国有,美国也有,每一个国家都有。我认为她们是一种类型的女人,而不是某一个国家或民族的女人。”我对Diane Arbus说。

“我的丈夫叫Andrew,他在苏州新加坡工业园区一家美国独资企业做工程师。两年前,我丈夫找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国女人做保姆。但是,这个女人很厉害,她勾引了我的丈夫,她做保姆做到我丈夫的床上去了。”Diane Arbus对我说。

“你是怎样了解到这一情况的?”我问。

“我每次打电话给Andrew,都是这个中国女人接的电话。她不懂英文,我不会讲中国话,我们之间没法沟通,但我凭一个女人的直觉明白,她与Andrew不是主人与保姆的关系,而是情人关系。后来,我与Andrew谈了这事,Andrew承认他与这个女人是情人关系。我听到这个消息很愤怒,因此我来到中国。我要把我的丈夫带回美国去,但是我的丈夫被那个中国女人迷住了,他不要回美国,他要留在中国,继续和那个中国女人在一起。要是在美国,我会让法律赶走这个中国女人,可是这是在中国,我没法这样做,所以我非常痛苦,我希望你能站在公正的立场上帮助我。”Diane Arbus流着泪对我说。

听了Diane Arbus的讲述之后,我向她表述了三点意见:一、从她叙述的情况来看,问题似乎比她想像得要复杂,现在看来似乎是她的丈夫Andrew爱上了那位比他大12岁的中国女人,而不是中国女人先爱上她的丈夫Andrew。二、最好能让她丈夫Andrew也来见我,以便我能直接了解事情的真相。三、我的治疗行为和方法将严格遵守美国咨询与发展协会1981年制订的心理咨询专业人员伦理守则,尽可能地避免种族刻板印象对咨询的影响。Diane Arbus听了我的解释以后,表示愿意带丈夫Andrew来见我。

 

二、Andrew:他与Diane Arbus在一起感到不安全,而与任秋霞在一起则有永恒的安全感

Diane Arbus不久就将丈夫Andrew领到我们治疗室来。Andrew长得英俊魁梧,足有一米九零的身高。

Andrew先生,我想知道你和那位保姆女士相爱与你嫌弃你太太Diane Arbus长得不漂亮有关系吗?”我等Andrew坐定之后问他。

NoNo,我要纠正你的错误,任秋霞不是我的保姆,现在不是了,她是我心爱的女人。我爱她与Diane Arbus不太漂亮没有任何关系,其实我太太Diane Arbus也很漂亮,她只不过是另外一种漂亮。”Andrew非常自然地对我说,他是用中文和我谈话的。

“那么你心里爱的是Diane Arbus,还是任秋霞呢?”我问。

“这是两种不同的爱,我希望我的太太Diane Arbus能理解我,能接受任秋霞,不要再胡闹了。你可以做一做Diane Arbus的工作吗?Andrew对我说。

接下来,Andrew反复对我说,他虽然很爱Diane Arbus,但他与Diane Arbus在一起总缺乏安全感,Diane Arbus对这一点不能理解,而他与任秋霞在一起感到十分安全,他觉得这个45岁的中国女人能给他永恒的安全,永恒的爱。

Andrew谈了整整40分钟,他的观点让我十分费解。他爱上别的女人,为什么还要求太太接受这一事实呢?他为什么这么看重安全呢?他所指的安全到底是什么?他爱的女人为什么是45岁的女人而不是25岁的女人?为了弄清这些问题,我建议Diane Arbus三天后再和丈夫Andrew来见我。Diane Arbus答应了我的请求。Diane Arbus临别时哭着对我说,她是怀着痛苦的心情来到中国的,来中国后她感到更加痛苦,因为Andrew一直将那个中国女人留在家里,晩上他甚至会撇开她到那个中国女人的房间去。看到Diane Arbus如此痛苦的样子,我安慰她说,,Andrew一定是心灵生病了才做出这样的傻事,她需要有足够的理解、努力、耐心和爱才能让Andrew迷途知返。

 

三、童年的剧本:他们都在演儿时的游戏

在我和Andrew第一次约见的三天后,Diane Arbus又领着Andrew来见我。不过这次Andrew看上去没有第一次那么神气十足,他显得非常疲倦。

我和Andrew的第二次谈话也是和上次一样,是一对一进行的。我将这一次谈话的重点放在了解他和任秋霞相爱的动机上,因为了解一点,就会诱发出一大堆有关他的其他问题。

Andrew,你上次告诉我说,任秋霞能给你带来永恒的安全,我想知道,这种永恒的安全是什么?”我问。

“她愿意守在我身边,无微不至地关心我,对我的一切需要和想法都非常清楚。她是一个最忠诚的女人,所以我喜欢她,我愿意和她生活一辈子。”Andrew说。

“然而你是美国人,他是中国人,而且她年龄又比你大l2岁,她没有多少文化,你们能将这种关系保持下去吗?”我问。

“这些都不要紧,我可以带她去美国,如果她不愿意去美国,我可以永远留在中国。你们中国不会不要我吧?Andrew说。

当今时代怎么还有这么痴情的男子呢?从表面上看,我们可能会为Andrew的痴情多少有些感动。然而,我看到的却是这种痴情的盲目性和错误动机。真正的爱情最重要的元素是理解和支持,而不是日日相伴的需要,不是终生的厮守。Andrew对陪伴和厮守的异乎寻常的需要,一定隐藏着某种未知的秘密。我根据自己的经验,觉得Andrew内心当中隐藏的这个秘密,一定与他的母亲有关。于是,我便不断启发Andrew,让他回想他童年和少年时的一些与情感活动相关的生活场景。一开始,Andrew拒绝这样做,他甚至认为我在有意拖延咨询时间,当他听了我的解释之后,他开始启动了回忆的闸门,儿时的情景又非常真实地在他内心浮现了出来。

Andrew告诉我说,他的童年和少年是在可怕的时光中度过的。他的父亲是一位牧师,经常住在教堂里,而他的母亲是一位性格开朗的医生,她不爱呆在家里陪伴他,而喜欢在外边参加各种活动。从3岁开始,他经常被母亲反锁在家里,母亲还为他规定了严格的活动范围,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他上小学。他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有一件事深深刺伤了他的心。事情是这样的:一次,他从学校放学回家,当他走进屋子时,他看到了令他难以置信的景象:他母亲正和一个男人躺在床上。当他愤怒地冲向那个男人时,他母亲像一头发怒的母狮子一样扑向他,将他痛打了一顿。从此之后,他非常恨他母亲,他觉得母亲不仅抛弃了父亲,也抛弃了他。Andrew向我承认,他的内心常常会被可怕的空虚与孤独所笼罩,让他有一种窒息感;有时,他会莫名其妙地产生轻生的念头。

Andrew的童年回忆让我长长出了一口气,我的怀疑终于被证明是合理的。在了解到了Andrew内心隐藏的秘密之后,我决定约见任秋霞。我约见任秋霞的目的有两个:第一,这台戏不是由Andrew一个人演的,而是由Diane Arbus、任秋霞和Andrew共同上演的,所以,干预也必须是对三个人的共同干预;第二,我隐约觉得任秋霞这个人有些神秘,她为什么这么真诚地与一个年轻的老外“举案齐眉”,愿意陪伴他呢?

Diane ArbusAndrew夫妇都同意我约见任秋霞。在我做出这个决定的第二天,,Andrew便带着任秋霞来见我。

任秋霞长得非常端庄清秀,具有典型的江南女子的秀气之美。她看上去并不像45岁的女人,而像35岁的女人。

“任女士,我想知道Andrew身上什么地方吸引住了你?”等任秋霞坐定之后,我问她。

“他很民主,没有一丝一毫的大男子主义思想。他很尊重我,从不强制我干什么或不干什么,不像中国的男人。”任秋霞说。·

“你见过什么样的中国男人是典型的大男子主义?”我问。

“中国的男子哪个不是大男子主义,哪个懂得尊重女人?”任秋霞反问我

“我提醒你,Andrew是有妻子、有孩子的男人,你和他在一起会有结果吗?”我问。

“他有妻子、有孩子这点我早就清楚,我并不奢望与Andrew这样真正的男人生活一辈子,我觉得和好男人生活一阵子胜过与劣等男子生活一辈子!”任秋霞坚定地说。

奇怪,任秋霞追求“一阵子”的好感觉,她不奢望与Andrew生活一辈子,而Andrew追求的却是“永恒的安全与永恒的爱”,两个人的动机是如此不同。而任秋霞的外遇动机很明显带有“补偿心理”。沿着这一怀疑的路线,我和任秋霞谈起我们各自的父亲。我对任秋霞说,我非常爱我的父亲,我的父亲是一个仁慈、宽厚和富有爱心的人,他总是能看到我的优点而能宽恕我的缺点。任秋霞听了我的讲述之后哭了,她说她不愿意提及她的父亲,因为她父亲是一个脾气暴躁、充满大男子主义思想的人,她父亲一直对她母亲有暴力行为,后来对她也有暴力行为,所以,她从小就恨男人。任秋霞还对我说,她本来发誓不结婚,但后来迫于母亲的压力和一个男的结婚了。结婚不久,她发现这个男人与她父亲一样,是脾气暴躁的人,她便和这个男人离婚了。后来,她从浙江嘉兴来到苏州,一个人过着独身生活,直到遇到Andrew之后,她才结束了独身生活。我问任秋霞是否将她这个隐藏的秘密告诉过Andrew,她说她不会将这些告诉AndrewAndrew也从来没有问及她的过去。

呃,我终于找到了我要寻找的答案,原来任秋霞也是在演童年的游戏,她和Andrew一样都未从童年的伤害中走出来。而我的任务是要尽快帮助他们从过去的伤害中走出来,走向属于他们自己的全新生活。

 

四、告别伤害,告别彼此,他们都需要找回真正的自我

我的治疗经验告诉我,每一个人都有惊人的自我觉识能力,他们在恰当的帮助下,完全可以重新发现自己,走向自主与独立,获得幸福与安全。Andrew与任秋霞的爱从表面上看似乎是平平常常的一件事,是各自寻找合理需要的结果。然而,深挖下去,我们就不难发现,他们之间的爱只不过是在演童年的游戏,他们只不过是在寻找他们童年没有得到的东西

为了尽快让Andrew和任秋霞结束他们由错误的心理剧本导演的心理游戏,我连续三次将Andrew、任秋霞和Diane Arbus约到治疗室来,并让Andrew和任秋霞反复讲述他们童年的情感经历以及他们现在对那些经历的感受。当Andrew第一次讲述他母亲的外遇以及对他冷漠疏离的态度给他造成的痛苦时,Diane Arbus当场哭了起来,她说她从来都不知道丈夫内心隐藏的这个秘密;她还表示,她要学会宽恕和理解丈夫,并用任秋霞爱Andrew的方式来爱丈夫。我在听了Andrew和任秋霞讲述后对他们分析说,,-一个人童年的经验会造成一定的自我觉识,而特定的自我觉识又会形成特定的心理定位,特定的心理定位又逐渐形成特定的心理剧本,每一个人实际上都是在演戏,只不过是根据不同的心理剧本演出罢了。就拿Andrew来说,他母亲的背叛行为以及对他的冷漠疏离,使他形成了“别人会背叛我、疏远我,我将会沦于孤独”的错误觉识。这种错误觉识又使他形成了不敢主动接近别人,不敢与别人发展亲密关系,只等着别人来爱他的心理定位。而这种心理定位又让他形成了一系列与人交往的原则与行为指南,即所谓的心理剧本。他的行为就是根据这一剧本展开的。我在对Andrew和任秋霞进行分析时,特别强调早期经验对人成年之后行为的影响,引导他们关注自我状态的位置是在童年,而他们应该跨越童年,以成人的理性处理他们情感世界面临的困惑。

尽管我的分析是清晰的,是完全符合Andrew和任秋霞实际情况的,Andrew和任秋霞也完全认同我的观点,但他们都向我表示,他们已到了难舍难分的地步,让他们分手无疑是让他们去死。

我非常理解Andrew和任秋霞这种对待感情的痴迷态度。我清楚,只有心灵极度空虚与无助的人才会视感情如命,视感情为生命之惟一内容。因此,我下一步将会把咨询的重点放在帮助Andrew和任秋霞找回真正的自我上面。

我告诉Andrew和任秋霞,,一切看来不可变者,是心不愿意变,心若变,态度就会跟着变,人生的路径也会跟着变。我反复教育Andrew,要他学会与变为友,不要惧怕人际关系的改变,因为变化虽然可能引发我们心灵的动荡,但同样也会为我们提供成长的机会。固守某种行为与观念不变是思维卡壳、心灵硬化的表现。

通过几次有效的约谈,Andrew与任秋霞在我的影响下,观念逐渐发生变化,但他们还认为对方对他们来说是最重要的,不能舍弃的。针对他们的这一情况,在接下来的咨询中我安排了一个心理游戏,名字叫“谁是我们最重要的人”

我先让Andrew和任秋霞各自在黑板上写下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10个人的名字。Andrew和任秋霞照此要求做了,他们写下一连串他们认为重要的人的名字,包括他们的亲人、朋友等。

请划掉你们认为相对不太重要的一个人的名字。”我对Andrew和任秋霞说。

他们照做了,划掉一个同事的名字。

“请再划掉一个。”我说。

他们又照做了。

我继续让他们往下划,当他们划到只留下对方的名字时,他们开始变得异常严肃,他们不再认为这是一场游戏,而是一种严肃的选择。

“划呀,再划掉一个人!”我督促他们说。

我看到他们举起粉笔,颤巍巍地划掉对方的名字。而当Andrew和任秋霞划掉对方的名字时,他们几乎同时“哇”地哭了起来。任秋霞告诉我,说离开Andrew,她将一个亲人也没有,她精神上会无依无靠。此时,我再让Andrew和任秋霞将自己的名字重重写在黑板上,读出自己的名字。时间一点点过去了,我问Andrew和任秋霞此时此刻在想些什么。Andrew流着热泪告诉我说,一个人什么都可以舍弃,但绝对不能舍弃自我,因为没有了自我,其他一切也不会长久。我抓住他们观念逐渐改变的有利时机,反复向他们强调自我独立的重要性。Andrew和任秋霞听了我的分析之后,表示愿意尝试着改变他们关系的性质。而我相信,Andrew和任秋霞会在以后的日子里越来越深地明白我让他们做的这个心理游戏所包含的人生哲理,即“当人不愿意做自己或不重视自己时就会抓住别人不放;人太重视别人是因为太不重视自己!

通过我地多次沟通分析,,Andrew和任秋霞终于获得了面对他们人生问题的勇气,他们决定放弃他们之间不理性的感情,放弃外遇。An_drew在结束与我的咨询关系时对我说,只有懂得放弃才会有新的获得,他放弃了与任秋霞的关系,告别了童年不愉快的经历,他觉得自己强大了,独立了,不再孤独了。

 


关键词:

相关文章

网友留言

暂无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