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案例

15891702634

西安青少年心理咨询_西安心理咨询中心_西安婚姻情感心理咨询

她为何谈了十几次恋爱而不愿结婚?


blob.png 她为何谈了十几次恋爱而不愿结婚? 咨询案例

 

连翘楚是一名舞者,她的职业是在少儿芭蕾舞培训班教孩子们跳芭蕾舞。她偶尔也会参加一些演出活动。

连翘楚已是第7次来找我了,她找我永远都是问一个主题一她该不该和现在的男友分手。“现在”这个词是一个将要消逝和必须消逝的事物的暂时限定,它是已经过去的时间的未来和将要过去的时间的过去。连翘楚今天这个“现在的男友”绝不是她上次所提及的“现在的男友”,也可能不是明天将要碰上的“现在的男友”。总之,只要想热恋又不能给热恋一个结果,“现在的男友”便成了永远重复出现的老东西了。

“我不知道该不该和他继续发展下去,我心里很矛盾。”连翘楚一坐在我治疗室的沙发上就用已经老掉牙的话问我。_

''还是原来那个''?抑或是一个新的''?”我问连翘楚。

“当然是新的,原来那个早分手了!”连翘楚说。

“如果我在数字记忆方面没有障碍的话,现在的这个''应该是你的第13''了,是不是这样?”我有意问连翘楚。

“没错,你说的一点也没错。但我自己一点也不想这样做。我今年都35岁了,我多么渴望有一个属于我自己的家,属于我自己的男人,可是我为什么就找不到!”连翘楚显得非常沮丧地对我说,她将头枕在沙发背上,双眼无奈地望着天花板。

我明白连翘楚在沉思着“为什么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男友”这个问题,而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所不同的是我们思考的角度不同而已。

 

一、原来她并不是情感饥渴症,我在诊断上犯了一个大错

心中充满了对爱的渴望,很想对某个特定的对象倾诉衷肠,很想制造并拥有童话般的爱情,然而一旦进入爱的状态、面对爱的对象时,又会对爱的对象或现实中的爱产生不满感。美国著名心理治疗大师斯考特·派克博士将这种情况叫作“情感饥渴症”。情感饥渴症患者最突出的一个症状就是“不满足现实中的情感”而梦想着一种童话般的浪漫感情在自己生活中奇迹般的出现。患有情感饥渴症的人最常见的心理特征是对征婚启事非常感兴趣,他们恨不得立刻从征婚启事中找到一个公主或白马王子。患有情感饥渴症的人经常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无助感和空虚感,他们渴望被爱的愿望比一般人要强烈得多,为了获得爱,他们常常会主动向别人示爱或轻而易举地接受别人的爱,但无论是他们给出的爱还是他们接受的爱统统都是短命的,犹如昙花一现的幻影。

我原先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将连翘楚归于这类人群。我之所以这样认为,是因为我了解到她总是不断地谈恋爱,而且都是一开始对对方非常有好感,评价很好,而到了最后却表现出对对方的极度不满。记得连翘楚第一次与我见面的时候向我讲述过她的第10次恋爱的经历。她告诉我,说她的第10个“他”是从英国留学归来的管理学博士,“他”英俊潇洒,在外企管理层拿高薪。她与“他”一见钟情并很快同居,但不到半年他们就分手了,原因是她嫌“他”吃完饭之后总是不停地打嗝。那是一种习惯抑或是一种疾病,为什么会因为所爱的人一点不可爱之处而停止爱呢?我当时这样问连翘楚,而她斩钉截铁地对我说,她听到他”的打嗝声就感到非常不舒服。她还告诉我,说“他”打嗝使他丧失了儒雅之气,变得令人讨厌。

连翘楚真是一个美丽的神经质,她在乎细节、敏感多疑而又孤芳自赏的气质让所有的男人都无法真正靠近她的心灵,尽管她的肉体是松软的,几乎是没有防线的,但她的心灵却长着剌。我可以负责任地说,任何具有神经质气质的人都不会给别人带来幸福,也不会使自己幸福。

前几次对连翘楚实施的治疗中,我主要是从心理动力学的角度向她分析她的“情感饥渴症”形成的路线,尤其是与她早年没有获得充分的关爱之间的关系。但后来我发现这样的分析对她毫无意义,尽管她领悟了,但她的行为拒不执行她的意志,她依然爱个不停,分个不停。当她这一次来找我的时候,我才恍然大悟一我在诊断上犯了一个大错,我否定了连翘楚是一个“情感饥渴症”患者的诊断。

 

二、一条纱巾与一个男人

“你讲一讲,你的第13''是个什么样的男人,你为什么又处在矛盾中?”我在第8次和连翘楚见面时问她。

“他是一个大提琴手,我们都是搞艺术的,本来可以更好地生活在一起,但是我发现他太内向了,我担心和他结婚后生活没有情趣。”连翘楚说。

“日常生活中让你担心的事多吗?”我问连翘楚。

“多,多得不得了。我看什么都不顺眼,看什么都不舒服。昨天我去淮海路和徐家汇买纱巾,跑了几十家商店也没有看中一条令我满意的纱巾,我简直烦死了。这破上海怎么连一条上档次的纱巾都买不到,看来我还是要托人到意大利去买了。”连翘楚显得很不耐烦。

假如你随便买一条纱巾披在肩上或系在脖子上会怎么样呢?”我再问连翘楚。

“那我会很难受很难受,也许会得神经症!”连翘楚说。

“那么我非常想知道你所要的纱巾是什么样的纱巾? ”我问。

“哎一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一个颜色:我要那种紫色,能够表现一种深沉与浪漫气质的颜色一当然质地要上乘的。你看看,这么大的上海就找不到这种颜色的纱巾。”连翘楚说。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连翘楚不断去挑纱巾与她不断去选男朋友原来是一回事,其根源都是完美主义在作怪。

无论是从心理学、精神学还是从更复杂的神学角度看,人永远都是不完美的。正因为如此,人才需要成长。而人成长的目标是完整或圆满,而绝不是完美。完整与完美最根本的区别是:完整是一个过程,而完美是一个结果;完整是内在精神世界的满意体验和丰盈的感觉,而完美主义则是追求外部客观世界符合主观的完美标准。心理学家Karen Danieisen Homey将完美主义称作“应该的暴行”(the tyranny of the should),她认为,类似于某种神经症的完美主义者是一些被虚幻自我俘虏”的人,完美主义就像一个“暴君”一样,用一个绝对化的“应该”来苛求一切,结果使人的现实行为完全被否定,使真实自我受到压制和强制。她认为,所有的神经症都是不能成长的结果。假如完美主义本身是一种压制自我的暴君的话,完美主义者怎么可能在暴君的压制下成长呢?!

连翘楚因为追求过度完美而无法获得真正的爱情,她甚至连一条纱巾都买不到。由此不难看出,完整主义不仅在限制她的行为自由,而且还让她处处感到不舒服。

 

三、活出真实的自我

我第8次为连翘楚实施的治疗主要是为她分析完美主义的本质和其对人成长的危害。

连翘楚在听了我对完美主义的深刻剖析之后感到非常不舒服,她甚至想和我吵架。我理解她的这种反应,因为我明白,几乎所有的完美主义都有一种想凌驾于他人之上的动机,他们比一般人都更缺乏安全感,他们往往错误地认为,“完美了就安全了”。而事实上,完美主义所得到的东西都是他们不想得到的东西:想凌驾于人之上却跌落于人之下,想得到百分之百的安全感反而觉得处处不安全。

“小连,我们做一个假设:假如有一个人和你在外表上和性格上一模一样,惟独观念有所区别,你认为你们命运会相同吗?”我问连翘楚。

“当然不会,观念不同命运自然不同嘛!”连翘楚说。

“这么说你也同意观念决定命运呢?”我再问。

“是观念决定命运、决定行动,观念是最重要的,人与人最大的区别就是在观念上。”连翘楚说。

“那么,你是不是觉得你的一些观念值得修正?”我问。

“什么,我的观念有什么不对?''连翘楚似乎到现在还没有发现自己的问题,她惊讶地问我。

“你有没有发现你是一个十分典型的完美主义者?”我说。

“发现了,早就发现了。你这两天不是一直在绕着弯批评我吗?我知道你说我是完美主义者,可我就是喜欢完美主义呀!人活着就是要追求完美,不然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连翘楚快嘴快舌地说。

“可是完美主义在残害你呀,甚至在毁灭你呀!”我说。

它怎么残害我,毁灭我?你不是在吓我吧!”连翘楚。

“请你站起来,站起来。你站在这面镜子前,走近点,再走近点。你现在开始凝视自己的脸庞,仔细凝视。”我说。

连翘楚站在我的治疗室墙上一面大镜子前,按我的要求凝视自己的脸庞。

“干嘛,我脸上有什么?”连翘楚疑惑不解地问我。

你脸上有皱纹。你看看你的眼角,已经布满细细的皱纹,而且还还在增多,增长,增深。你再看看你的眼睛,已经越来越没有光泽,你的眼睛已无法和一个18岁的少女相比,也无法和10年前的你相比。你没有发现你的头上已经有了白发?”我用神父在祈祷时所用的语调对连翘楚说。

“好了好了,不要再说了,太可怕了!”连翘楚叫起来。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你已经35岁了。古人说:人过三十日过午。你的生命已经到了下午一两点钟;再过你已经虚度过的那么多时间,你就不存在了,你变成没有一没有知觉,没有睡眠,也没有清醒,没有爱,也没有恨,没有一切的一切,连你的名字都没有了,再好的纱巾和男人对你都毫无意义了。”我继续说。

“不要再说了!我怕,我太怕死亡了!”连翘楚眼睛湿润了。

可这是事实呀,绝对的事实,这个事实正在向你走来。”我说。

“王老师,我该怎么办!?'连翘楚急不可待地大声问我。

“放弃你的完美主义,这是你面临的人生的最大问题,其他问题都是由此引发的。我和你讨论来讨论去就是要让你放弃完美主义,我想你现在应该有所触动了吧。”我用严肃加尊重的口气对连翘楚说。

连翘楚听了我的话把头低下来,她第一次在我面前表现出自卑的神色,并且哭了起来。此时,我不断鼓励她,要告别完美主义并不难,关键是要学会忠于真相,活出真实的自我来。为了让连翘楚能将“活出真实的自我”实践化,而不是流于某种空洞的口号,我向连翘楚提出一条治疗建议,让她同时买7条自己并不太喜欢的纱巾,然后轮流使用。连翘楚接受了我的这个建议,她竟一次性买了7条自己原先绝对不可能买的非常普通的不同颜色的纱巾,并试着去使用它们。刚开始使用这些纱巾的时候,她感到非常不舒服,她甚至觉得所有人都嘲笑她。然而,一两个星期之后,她的这种感觉便逐渐消失了。

其实人最容易变成自己观念的奴隶,我过去就是自己错误观念的奴隶。我现在明白了,干什么事情都不可强迫自己,亦不可强迫别人。然而,我发现整个世界似乎都染上了强迫症,胖人强追自己变成瘦人,丑的人以种种方式强追自己变成漂亮的人。唉,人要是能做到自然那才是最高的境界!”连翘楚在第12次和我见面时这样说。

听了连翘楚这些话之后,我相信她已经完成了一场伟大的心灵革命,她的人生风格和命运都必将发生根本的变化。

处理完连翘楚这个个案,我长久地陷入一种深思之中。我想,如果世界上有更多的人都能像连翘楚那样认清完美主义的真面目,勇敢地告别这个“应该的暴行”,那么我们生活的这个星球必定会少很多神经症,少很多失败者。然而,我也知道,我的这种美好的愿望永远都只是一个愿望,因为我更清楚,人是多么有限的一种动物,这种动物自从被自己的意识唤醒之后就变得多么不愿意面对一个真实的自我!从这个意义上讲,接受高水平的心理援助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永远是需要的。

 


关键词:

相关文章

网友留言

暂无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