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案例

15891702634

西安青少年心理咨询_西安心理咨询中心_西安婚姻情感心理咨询

一例自恋上瘾的案例


blob.png 一例自恋上瘾的案例 咨询案例

 

    没有自我否定就没有重生。自恋狂的最大特点就是不能接受任何否定,他们幻想着让所有的人都成为赞美他们的人,其结果却是他们成了为大多数人讨厌的人。

     

    有两个人前来见耶稣基督。第一个人站在耶稣面前,满怀希望地对耶稣说:“主呀,我的主呀,我所有的行为都是按照你的话去做的,我每天都按时读经书,并按时祈祷,我的罪想已经被消灭了。请问,我何时可以上天堂?”耶稣听了此人的话,笑了笑说:“可怜的人,天堂的路还很远很远,而地狱的路却离你很近很近!”第二个人见到耶稣之后立刻跪在耶稣面前,不断用头磕地,懊悔自责地对耶稣说:“主呀,惩罚我这个罪人吧,很多情况下我都忘了读圣经,而且常行罪恶的事。快惩罚我吧,让我下地狱吧!”耶稣听完他的话,抚摸着他的头说:“天国离你已经很近了,地狱不属于你,起来吧,我已经免了你所有的罪想。”

这个在基督教世界里广为流传的故事不一定是真实的,但它反映的道理却是千真万确的。它告诉人们这么一个道理:人若不能看清自己身上的种种罪愈,而以一种自满的态度企图获得奖赏和赞誉,人的身上就不可能产生新精神,人也就会远离他们要寻找的完美生活。谦卑或心灵虚空被看成是人最为珍贵的品德和获得进人天国的首要条件。然而,世界上的人有多少懂得谦卑的意义和虚空的价值,我们大多数人都被自恋牢牢束缚着,没法让我们的旧精神长出新芽。所以我们活着的人大多数都是在遗憾中死去的。另外,还有一部分抓住自己不放的自恋狂们一生都生活在精神的洞穴中,始终没有看到过生活的本来面目,没有感受过真正的幸福,他们甚至会为自恋而发狂,成为精神病患者。占庆玉就是这种人当中典型的一例。

 

一、自恋狂只接受梦想中的世界,而不能接受现实世界

    占庆玉在外形上没有多少吸引人的地方,她从不欣赏自己的肉体,却异乎寻常地迷信自己的智力。在没有参加高考之前,她坚信自己能考上北大。她曾多次向父母和周围的人畅谈她的人生规划:19岁上北大哲学系,4年后去瑞士苏黎大学(爱因斯坦的母校)攻读哲学博士,然后再到哈佛或康奈尔等常春藤名校读神学,最后向着世界一流作家行列冲锋。然而,占庆玉连第一个台阶都没有跨过去就跌倒了。1999年,她在参加高考时由于产生焦虑情绪而发挥失常,仅考了568分。这个成绩比上北大所要求的成绩差了数十分。占庆玉不可能被北大录取,而是被郑州大学录取了。于是,占庆玉便拒绝这个失败的事实,她在短短10多天里向北大哲学系的有关领导和北大的有关领导写了二十多封信,请求北大的有关领导和北大哲学系的有关领导能破格录取她。然而,她并没有等来她所期望的奇迹。后来,占庆玉因心理不平衡而出现了严重的失眠障碍,而持续的失眠、挫折感最终让她精神失常,压日成为了一个妄想型精神分裂症患者。占庆玉没有进大学校园而是进了精神病院。她的妄想属于夸大妄想,她一会儿说自己要接联合国秘书长的班,成为联合国第一任女秘书长;一会儿又称自己要统一南斯拉夫,成为统一的南斯拉夫女总统,她还反复向人们强调,她与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有非同寻常的关系。

    199910月一直到接受我的治疗时,占庆玉一直在接受单一的药物治疗。尽管她的妄想早已不存在了,但她已经失去了很多现实生活的能力。让她父母最不能忍受的,是她没完没了地与父母纠缠一个毫无意义地问题—父母为什么不懂得爱她。

    我是20052月开始承担占庆玉的治疗任务的。听了她父母叙述她患病的过程后,我在想,假如占庆玉当年有勇气接受现实,她就不会沦落到今天这等悲惨的地步了。自恋狂们几乎都是不能接受现实中的自我、现实中的人和现实世界,他们爱的是梦想中的自己、梦想中的人和梦想中的世界,而不是真实的自己和真实的他人及客观的外部世界。然而,正是由于与真实的自我和现实的世界疏离才使得自恋狂们最终成为神经症、精神分裂症等心理疾病的高发人群。

 

二、只接受赞美而拒绝任何否定的“假上帝”

占庆玉第一次与我见面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当时她是和她父亲一块儿来见我的。占庆玉走进我的诊所不久就瞪大眼睛质问我为什么要轻视她,看不起她。我当时被占庆玉的质问弄惜了,因为我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何种行为有轻视占庆玉之嫌。“你的第一道目光给了我爸,而没有给我!刚才我走进你的治疗室时,你先和我爸打招呼,后来才和我打招呼。这足以说明你瞧不起我!我对别人轻视我的态度很敏感,也很反感。你应该为你的漫不经心和对我的轻视向我检讨。”占庆玉愤愤不平地对我说。

    占庆玉这种行为是出于一种病态的过分敏感呢,还是出于一种要压倒我的动机?一个人重视细节到了这等地步,这足见她是何等的追求主观上的过度完美。我当时并没有满足占庆玉的要求,拒绝向她道歉,而是向她说明,我并没有轻视任何人的意思。然而,我没想到自己诚心诚意的解释并没有赢得占庆玉半点理解和宽恕,相反,还惹得她大哭大叫。她一边哭叫一边向我吹嘘她过去的“荣耀”。她说自己曾经被耶鲁大学录取了,自己曾经写过7部长篇小说和30部短篇小说,还写过2部长篇电视连续剧,自己获得过省人民政府的奖励。

    占庆玉的父亲后来告诉我说,占庆玉现在已经没有明显的妄想了,但她就是喜欢与人纠缠一些毫无意义的问题,喜欢吹嘘自己,她似乎是得了“渴望别人赞美、渴望别人重视综合症”。占庆玉的父亲还向我讲述了这么一件事:两年前,占庆玉在公园里散步,一个陌生的中年男子上前和她搭话,说她具有女神风度和哲学家气质。俩人很快就混熟了,在公园里大谈古希腊哲学。后来占庆玉竟将自己的处女之身献给了那个男子。他们知道此事后要求警察局以诱奸罪调查此事,但是占庆玉却向替察说她愿意为一切赞美和欣赏她的人献身。占庆玉的父亲还告诉我,说占庆玉很少能听进去心理医生的话,相反,她往往还强迫医生听她的话。为占庆玉治疗过的心理医生和精神科医生最后都是因为无法忍受她纠缠的折磨而终止了和她的治疗关系。有的医生甚至向她求饶过,求她不要来找他们了。

    和占庆玉接触了两次之后我便深切地感受到她的自恋心理是多么的严重和可怕。她无论在观念上还是在行为上都要求别人顺从她的愿望,假如你稍有不顺从,她就会和你纠缠不清,没完没了地和你争论,直到你彻底屈服为止。

    心理学家O.肯伯格对自恋心理作过深人研究,他认为,自恋者最大的特征是顽固地坚持一种永远不变的自我参照标准。自恋者本质上是剥夺性的,他们强烈渴望别人或外部世界符合他们的理想标准,而一旦这种愿望落空或受挫,他们便以神经症状态来应付失落感和受挫感。

 

心理治疗大师斯科特·派克一针见血地指出,自恋者拒绝一切与自己不同意见的真正原因是他们将自己想像成没有错误的上帝,而实际上他们越来越像魔鬼。

 

三、打破自恋坚硬的外壳关键在于否定自我

    自恋狂也许是世界上最难治愈的心理顽疾。很多高明的咨询专家和治疗师面对自恋狂往往束手无策。我和占庆玉的治疗关系一直维持了半年多,但治疗却毫无进展。每次治疗,基本上都是占庆玉从头到尾给我讲她过去的“辉煌成就”和痛苦经历。“我上初中就发表过散文,上了高中我就将白寿彝、范文澜、吕振羽、剪伯赞的中国通史全读完了。我崇拜克尔凯郭尔和尼采。”占庆玉不断向我讲述她在初中和高中时的“卓越”。“我没有一个懂得爱的母亲,也没有一个拥有足够智慧的父亲,我长在一个不幸的家庭。我母亲一直把我看成是一个无所不能的人,她对我的要求是苛刻的,她希望我成为撒切尔夫人那样的女性。而我父亲却蠢笨无比,什么都不会干,什么都干不好,他干一行败一行……”占庆玉还没完没了向我谈她母亲如何的苛刻要强和她父亲如何的懦弱无能。随着我和占庆玉接触的增多,我对她的认识也越来越成熟、客观。我越来越认识到,占庆玉既没有活在今天,也没有为未来某一正确的目标而活着,而是活在旧日的阴影里,她的自我概念依然是读高中时的自我概念—即我是了不起的,我很完美,很卓越。而这种旧的、失真的自我概念又让她失去了现实感,失去了为现实、为今天而活着的行动能力,使她在现实生活中处处遭受挫败和否定。这种情形反过来又增加了她的失落感,强化了她的自恋心理。从这层意义上来看,自恋心理只不过是占庆玉在失败后选择的一种心理防卫机制而已。然而,占庆玉并不能清醒地认识到,自恋心理不仅不能使她免遭挫败,而且会使她遭到彻底失败。这正像乌龟壳并不能使乌龟获得真正的安全一样。

      对占庆玉的心理疾病有了新的认识后,我调整了对她的治疗策略。我不再像以前那样因为担心她会自杀而总是无原则地谦让她,我开始向她的自恋心理发起猛烈的进攻。另外,我从事心理治疗的经验证明,带有明显偏执表现的自恋狂与脑内神经递质5 -HT的严重缺损有极大的关系。如果一个人有明显的偏执表现,或有情感性精神分裂症的倾向,那么让他们大剂量服用抗抑郁药物或服用强效型5HT再摄取抑制剂对治疗是大有帮助的。基于这一经验,我打算让占庆玉每天服用100毫克的盐酸舍曲林。

    2006820日,也就是我为占庆玉治疗的第9个月的一天,我和占庆玉发生了一次激烈的冲突,这次冲突不仅改变了整个的治疗进程,也改变了占庆玉的命运。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这天清晨6点来钟占庆玉就拨通了我的电话,她说要给我传真一份资料。我很不情愿地给了她传真号。结果,她向我传真了一份论证她母亲是自恋狂的文章。大约在下午1点多钟,占庆玉来到我的治疗室。她一进门就问我有没有看她写的这篇文章。我反问她,说我为什么一定要看这种文章呢?我还严肃地问她,她为什么只看到母亲眼中的刺而看不到自己眼中的梁木呢?

    我的反问使占庆玉勃然大怒,她冲着我又吼又叫,并让我给她道歉。

    “占庆玉,你是一个可怜的自恋狂,而你却不能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你母亲和我都不是你的敌人,自恋心理才是你惟一的敌人,惟一能毁灭你的力量!”我对占庆玉说。

    “我就是自恋狂,我爱我的自恋,我为我的自恋而骄傲!”占庆玉说完便冲出了我的治疗室。

    到了深夜11点多钟,占庆玉的父亲打电话告诉我,说占庆玉还没有回家。我当时的确有些紧张,我怕占庆玉作出自杀的选择。到了次日凌晨3点多种,占庆玉的父亲打电话告诉我,说占庆玉跳河自杀了,现在正在医学院附二院抢救。我听到这个消息既紧张恐惧,又高兴欣喜。因为,我相信一句真理:人若不重生则必死无疑。大约到了次日上午10点多钟,占庆玉的父亲来电话告诉我说,占庆玉要见我。我搁下电话就驱车去了医院。到了医院之后我怀着复杂的心情走进急救室。占庆玉似乎在等待我的到来,她的眼睛一直望着我走进来的方向。占庆玉见我进来,眼泪一下子涌出来,她望了我好久,但却没有说一句话。此时无声胜有声,我发现占庆玉的脸上和眼神当中再也没有以前那种蛮横的霸气和病态的傲气了,相反,她的脸上和眼神当中透露出一种我从未见过的和善与谦卑感。我能够看出,她的内心深处正在完成一场深刻的忏悔。

    “你会好起来的,你会有改变自己的能力,只是过去你没有使用你的这种能力。我相信你!好好养养身子,过两天我再来看你。”我轻轻地对占庆玉说。

    “谢谢您!”占庆玉对我说。

    听到占庆玉对我说“谢谢”,我心里感到非常激动。我很清楚她的的确确是一谢值千金呀。在自恋牢牢统治她心灵的漫长日子里,她从没有对任何人说过谢谢这两个字。

    没过几天,占庆玉主动来找我了。

    她对我说,其实她当时并没有自杀的念头,那次她被我激怒了,一怒之下她不由自主地冒出了想报复我的念头,便选择了投河自杀。她想用她的死让我背负逼死人命的罪名。

    “我太对不起你了,希望你能原谅我。我还想继续接受你的治疗。我觉得自从吃了你开的那些药,我的情绪越来越好了,我也不像过去那样爱恨别人了。你讲的那些道理也非常好,我也在慢慢消化那些道理。”占庆玉面带愧色地对我说。

    “不要紧,我不会计较这些事,更何况这都是昨天的事了。我只希望你能和过去的自我告别,你能成为一个全新的占庆玉。”我说。

    “我是从地狱回来的人,我不会再去地狱了。我的过去就是地狱,就是死亡。我很恨过去的自己,我要重生,我一定要改变我自己。”占庆玉说。她的眼中充满自信。

    “你能,一定能!我对此坚信不疑。”我说。

    占庆玉的眼睛红了,泪水慢慢地从眼角流了出来。

    我对占庆玉的治疗又持续了半年多。这期间我主要是通过电话给她提供帮助的。半年来,我亲眼目睹了占庆玉的变化:她不再像过去那样暴躁了,也不像过去那样自恋了,她变得平和积极起来,也变得现实起来。她开始学习关心别人,关注自己身外的事。我过去是在愿望中期待她能重生,如今,我实实在在地看到了她正在重生。

 


关键词:

相关文章

网友留言

暂无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