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案例

15891702634

西安青少年心理咨询_西安心理咨询中心_西安婚姻情感心理咨询

一例赌博上瘾的案例


blob.png 一例赌博上瘾的案例 咨询案例

 

    我曾对为数不多的酒精依赖患者提供过有效的治疗,但我以前从未对赌博成瘾者提供过心理帮助,丁尔泰是我治疗的第一个赌博成瘾者。他今年38岁,15年前从一所师范专科学校毕业,是学历史的。丁尔泰是经人推荐来找我的,在找我之前,他曾向我发过一封电子信函。

    丁尔泰电子信函的内容是这样的:

    王博士你好:

    我是经冯医生介绍来找你的。我是一个绝望痛苦的人,我的情况糟糕透顶了,似乎没有人能帮助我。我的问题主要有两个:一是染上赌瘾不能自拔,二是染上嫖瘾不能自拔。这两样东西正在将我拖入深渊,拖入坟墓。

    我是10年前染上赌瘾的,后来就越陷越深,到了不能自拔的地步。我曾用刀剁过自己的手,砍过自己的胳膊,也曾信过基督教、佛教,希望用超自然的力量戒掉赌瘾,但我所有的努力都是失败的。在绝望之际,我去找妓女,放纵自我。我知道缥娟是不对的,是一种恶行,但我有了性体验之后就离不开女人了,现在我几乎两三天就会找一次妓女。

    我曾经多次接受心理治疗,服用过奋乃静、碳酸锂、安坦、佳静安定、奈莫必利、杜呱隆等药物,但我的恶劣行为与恶劣心情还是没法改变。我也曾接受过森田疗法,精神分析疗法,但这些疗法似乎对我毫无用处,产生不了一点效果。

    另外,我还喜欢幻想,脑子里全是些荒唐的念头:想到自己中了大奖,成为千万富翁,过上体面的生活,拥有好几个美女;想到自己当上一个岛国的国王,拥有大堆大堆财宝和豪华宫殿、成群的美女。我明白我的这些念头很不现实,但我却对此乐此不疲、乐不思蜀。

    王博士,求你务必帮帮我吧,我正被吊在悬崖上,快要粉身碎骨了!

    看到了丁尔泰的电子信函,我首先想到的是他的家庭。我在想,丁尔泰赌了10年,缥了5年,他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呢?他的家庭一定有什么特殊背景吧?另外,我想,丁尔泰由一个历史系毕业的大专生沦落为一个堕落的赌徒,这中间是否发生过什么重大的事件,使他的人生信念发生了变化?

我是在收到丁尔泰的电子信函后的第6天和他首次见面的。

 

一、自恋是精神的毒鹤,他因自恋而疯狂,因疯狂而失败

丁尔泰长得很高,但很瘦削,第一眼看上去他不像一个赌徒,反而像一个吸食毒品的瘾君子。他走进我的治疗室时显得紧张不安,身体不时地左右摆动,右手也不断地在耳朵上摸来摸去;他要么将头偏向一边不敢看我,要么用一双大而无神的眼睛死死盯着我。

    “听说你是学历史的,咱们先来聊聊历史。”待丁尔泰坐定之后,我主动对他说。

    “聊历史,聊历史干吗?我最讨厌的就是历史。”丁尔泰用激越的口气对我讲,好像要和我打架似的。

    “那你最喜欢的东西是什么?”我问。

    “这还用问,当然是健康和钱了。我现在是既没有健康也没有钱,我有了这两样东西中的任何一样,我都不会像现在这样痛苦了。”丁尔泰说。

    “你既然不喜欢历史,为什么当年考大学时要报考历史专业呢?”我问。

    “我当时最喜欢历史。我学历史是有目的的,我想掌握历史规律,然后成为一个能改变历史的人。”丁尔泰说。

    “这是一个不错的理想,为什么要放弃呢?”我问。

    “哎,别提了!我师专毕业后分到政府机关工作,我当时是雄心勃勃想好好干,想一步一步往上爬。然而,我在政府机关工作不久便发现自己的智商、学识水平等都远远超过与我一起工作的那些人,但头儿就是不用我,竟然将一个近乎弱智的中专生提为科长,我一气之下辞职走了。那时我开始对政治失去兴趣,我一心想发大财。在我父亲、舅舅的帮助下,我成立了一家汽车销售公司,头3年赚了几十万元,我又在无锡、苏州、宁波、嘉兴开了分公司,后来就开始走下坡路了。我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染上赌瘾的。”丁尔泰对我说。

    他差不多是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向我讲述他的失败史。他对我说,他曾经是一个十分自信的人,他总是看不起别人,觉得别人都不如他。做生意成功之后,他更是变得狂妄自大,目空一切。在成功的那几年里,至少有四五十个姑娘追求过他,但都被他拒绝了。他那时曾发誓,要等到拥有一亿元资产时再考虑谈情说爱的事。

很显然,丁尔泰的失败史实际上是一部活的自恋史。在他的眼中,任何人的智慧和知识都在他之下,他应该成为所有人的王。他的这种自恋心态使他的整个精神变得疯狂无序,失去了应有的谦逊。他在仕途上失败与在生意上失败都源于狂妄自大,源于自恋心理对心灵的损害。了解到这一点对我成功帮助丁尔泰非常有用,我打算从改变他的自恋心理人手,改掉他的赌博恶习。

 

二、赌博的精神机制探究

    丁尔泰第二次与我见面时向我讲述了他染上赌瘾之后的一些变化。他告诉我,说他一开始学赌博是为了打发空虚的时光,为了转移生意失败后的不良情绪。然而发展到后来,赌博似乎成了他惟一的喜好,惟一能吸引他注意力的事情。他对除赌博以外的任何事情都不感兴趣。

    “假如我不去赌博,我就像得了焦虑症似的,我会感到非常烦躁,就像有一群蚂蚁在心脏上乱爬,乱咬,我会乱发脾气,甚至会打人。”丁尔泰对我说。

    “你通常会打什么人呢?”我问他。

    “我母亲,有时也打我父亲,但打母亲要比打父亲多得多。”丁尔泰说。

    “多到什么程度?你母亲又是什么反应呢?”我问。

    “前几年几乎是天天打,现在少一点了,有时一周打一次,有时十天半月打一次。我每次打完父母都十分后悔,都有一种足以令自己自杀的负罪感,但我就是改不了,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啊!”丁尔泰说着说着,眼泪掉了出来。

    “难道你赌博不是为了一夜暴富吗?”我问。

    “不是不是,真的不是。我只有在幻想时才会产生一夜暴富的念头,我从来都不相信人可以靠赌博发财,我只是觉得赌博最能吸引我。”丁尔泰说。

    “你一共输了多少钱,从开始赌博到现在?”我问。

    “三四百万吧。至少是这么多。”丁尔泰说。

    赌,无休止地赌,不赌则感到百无聊赖,焦虑不安;赌,不是为了以小搏大,一夜暴富,而是为了消除内心的空虚和焦虑;不赌则会打骂父母,而打骂父母之后又十分懊悔,自责;不断地找妓女,又觉得自己的行为糟糕透顶。丁尔泰在我眼中不仅是一个矛盾的人,病态的人,而且是一个令我深思和探究的人。他像一个谜团一样吸引着我,并促使我将谜团尽快解开。

    为了尽快将这个谜团解开,我打算约见丁尔泰的父母,希望从他们口中了解到更多更真实的有关丁尔泰的信息。丁尔泰同意了我的建议,决定让我尽快见到他父母。

    丁尔泰的父母还有他的姐姐是在我和丁尔泰见面的第三天来到我的治疗室的。丁尔泰的父亲看上去很苍老,他母亲则显得年轻一些。

    “王医生,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有没有人脑袋里没有长脑子?!”丁尔泰的父亲显得气愤不已地问我。

    我明白丁尔泰父亲这句话的意思。他是想告诉我,他的儿子丁尔泰根本不听他的话,根本没有汲取经验教训的能力,根本不知好歹。

    “我们两口子都是快70岁的人了,为了让他戒赌,我们给他下过跪!你看他,都38岁了,还是个光棍,这样下去可怎么了得呀!”丁尔泰的母亲流着泪对我说。

    “王医生,他把我们全家都毁了,你不知道我们家这几年是怎么过的,我们把眼泪都给哭干了。我们希望他死,死得越快越好!他要是死了,我们这一家人就安生了。”丁尔泰的姐姐对我说,她气得两眼快要冒出火星来。

    在与丁尔泰的父母、姐姐近一个小时的谈话中我获得了大量的有关丁尔泰的信息。这些信息归纳起来有这么几点:

    一、丁尔泰从小就喜欢惹是生非,他曾经用弹弓将一条街上的路灯全部打破。他还喜欢打群架,打架的时候常常动刀子或其他凶器。

    二、丁尔泰是一个极端自私的人,他从不知道关心别人,只要求别人满足自己的愿望。

    三、丁尔泰总是重复犯错误,他从不汲取教训,也根本没有改正错误的能力。

    四、丁尔泰极易冲动,做任何事都不考虑后果。

    丁尔泰的父母、姐姐向我提供的信息以及我和丁尔泰两次见面所了解的情况,使我不得不把注意力转移到丁尔泰的大脑方面,我凭自己对大脑行为学和大脑生物学的研究经验相信,丁尔泰的赌博行为以及其他不良行为与他的大脑生理机能活动异常有极大的关系,尤其是与他的大脑前额叶功能异常有关。因为我明白,人的大脑这一区域是进化最晚同时又是最高级、功能最复杂的功能区域,它负责观察、分析问题,监督和控制自我行为,它引导我们最终成为一个理性的、社会化了的人。假如人的这一区域出了问题,人就会丧失自我控制能力,而成为一个惹是生非和胡作非为的人,人就不能顺利地完成社会化的进程,甚至变成一个有反社会倾向的人。另外,人的大部分高级思维活动均由前额叶皮质来完成,因此,这一部分出了问题还有可能引起严重的精神错乱。这一部分大脑还是“储存经验的大脑”,它能帮助我们总结经验,吸取教训,从而促使新行为产生。我的临床经验和我对数百名患者的大脑扫描(主要是利用PETSPECT技术)证明,凡是不懂得总结经验的人多数有大脑前额叶皮质或大脑扣带回生理机能性疾病

    我们再来看看赌博行为与大脑之间的关系。

一般说来,赌博皆有娱乐游戏和冒险发财的两种属性。大脑健全与心理健康的人往往会通过多种渠道、从生活的很多方面获得人生的乐趣,寄托人生的意义。而一旦人的大脑尤其是前额叶皮质出现问题,,人便不能清晰地发现生活的意义,也会失去感受生活价值与快乐的能力。因此,他们便会用非理性的行为来刺激他们的大脑,使他们获得一定的乐趣。任何成瘾行为都有两种基本特征:一是不断重复发生,二是要有一定的强度。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呢?道理很简单,因为没有相当大、相当强的刺激量,成瘾者麻木的神经与冰冷的心是不会有所反应的。这正像性冷淡者必须用很强的催情药使自己发情一样。这就是我对成瘾行为机制的解释,当然,我不会否认环境因素与个性因素在成瘾行为中的作用。

 

三、先修大脑,再修心灵

    我的治疗经验和从事神经核医学、大脑行为学研究的成果以铁的事实证明,假如人的神经系统尤其是大脑是不健全的,那么人很难成为一个心理健康的人。我认为,心理健康的获得必须具备两个最基本的条件:一是健全的大脑功能,二是人性化的成长环境。这两个条件缺少任何一个,人都没法成为一个心理健康的人。我坚信,心理健康不是观念的产物,而是条件的产物。

    我根据自己的治疗经验,打算对丁尔泰的大脑进行同位素扫描。丁尔泰欣然接受了我的建议。2007711日,丁尔泰在上海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核医学科做了SPECT脑功能显像。我是第二天下午才看到显像结果的。丁尔泰的大脑功能显像图清楚地表明,他的大脑前额叶皮质区的一大片呈低血流灌注,其中前额叶皮质左侧活动水平较右侧明显减退;另外,脑部显影还证明,他的大脑扣带回生理机能活动水平异常偏高(这是强迫症和内源性抑郁症的典型脑部功能显影图)。此时,我才真正相信,大脑功能异常的确是丁尔泰诸多不良行为的罪魁祸首。

    我根据丁尔泰大脑异常的类型和区位为他开了两种药,一是能兴奋大脑皮质、改善前额叶生理功能的得克西得林,二是能增加脑血流量和促进多巴胺代谢的麦角溴烟酯。丁尔泰在服用这两种药之后,情绪状态越来越好,他不再像以前那样感到抑郁和焦虑了。

    在药物治疗取得明显效果的基础上,我对丁尔泰进行了纯心理治疗。我将整个治疗分为三个部分:一、与丁尔泰共同学习讨论《昭代丛书》中的戒赌文,从古人那里学习和借鉴戒赌经验和智慧;二、让丁尔泰参加一个成长俱乐部,鼓励他多和健康人群接触,并在健康人群中学习健康行为,逐渐脱离参赌人群;三、与丁尔泰展开真诚的直接沟通,逐渐改变他的错误的人生定位。

      我非常清楚,改变灵魂的过程是一个艰难的过程,它要求治疗者有丰富的知识和高明的谈话技巧。以下是我和丁尔泰之间谈话的几个片段摘要:

    假如一篇文章只有一个字,那么这篇文章算不算一篇好文章呢?

“一个字的文章怎么能叫文章呢?那肯定不能叫文章。”

    “一个字的文章确实不能算是文章,但假如一个人一辈子只喜欢做一件事,被一件事所吸引而失去了做其他事情的兴趣,这个人的人生是不是和只有一个字的文章一样?

    “是的,是的,我以前就是这个样子,我把太多的时间用在赌博上,现在想来太不值得了。”

    “你现在打算怎样改变自己?有什么具体行动?

    “我必须先找一点事情做,我发现人不能闲着,古人说‘无事生非’是完全有道理的。”

    “对,我发现你这段时间进步很大,看问题越来越积极,也越来越实际。是的,人应该做点实际的事,做事有时候不在做事本身,而在于通过做事为自己的人生开了一条通道。关于这一点,你以后会有更多的体会。”

    “赌瘾和毒瘾一样,戒起来很困难,很痛苦,我怕我会半途而废,旧病复发。想到这一点,我会很恐惧。”

“任何事情都必须抱着希望去做才能够成功。在你没有成功之前你是看不到自己的能力的,但当你努力成功之后,你会发现你很强大,你其实能做成很多事情。所以,你没有理由怀疑自己,我相信你完全能成功。每一个人都是自我最佳的发现者、设计者和建设者,你也一样。你能将自己建设成过去那个糟糕的样子,也能将自己的未来建设成辉煌的样子,关键在你必须向往辉煌,追求成功。”

……

    与丁尔泰的沟通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他的情绪极易受到外界干扰,观念老是变来变去。在治疗过程中,我对丁尔泰保持了最大的耐心,不断引导他的观念向着积极的方向进步。

    2007918日的晚上,丁尔泰给我送来了他写的长达两万字的“忏悔录”。他在这篇“忏悔录”中更细更深地反省了自己过去的错误与罪愈。他的情感是真挚的,思想是纯洁感人的。卢梭说过,只有愿意真诚忏悔的人,思想才能迸发出真理的火花。我相信丁尔泰正在通过自己的忏悔和灵魂的觉悟迈向心灵的澄明之境。


关键词:

相关文章

网友留言

暂无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