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案例

15891702634

西安青少年心理咨询_西安心理咨询中心_西安婚姻情感心理咨询

一个38岁男子不想结婚的案例


blob.png 一个38岁男子不想结婚的案例 咨询案例

   满头银发、年近七旬的法女士是为了儿子的婚姻问题来找我的。一提起儿子的婚姻问题,法女士的脸立刻就阴沉了下来,完全失去了喜乐的神色;她的泪珠不由地从眼睛后面的蒙古褶中渗了出来。我看得出来,法女士为儿子的婚姻大事伤透了脑筋,但她仍感到无能为力。

    法女士首次来见我,向我提供了如下口头资料:

    她的儿子今年已经38岁了,但到现在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为此,她和老伴都快急疯了,他们几乎是天天催,月月盼,催儿子快点谈个女朋友,盼儿子早点结婚,了却人生大事。但,他们急,儿子就是不急。儿子的心病在什么地方,在他的一条腿上:因为小时候被严重烧伤过,右腿留下明显的一片烧痕,他因此而产生了自卑感,担心别的女人知道他有此缺陷而嫌弃他。实际上,她的儿子除了有这个小小的缺陷峨又夕卜其他方面都很优秀,有很多女孩子都喜欢她儿子,但她儿子和什么样的女孩子都是谈不了几天就和人家分手了。也有很多好心人为她儿子介绍过女朋友,但她儿子都会因为自卑而不能和人家把恋爱关系保持下去。她儿子从25岁到如今,已经谈过40多个女朋友了,都能打破谈女朋友的吉尼斯纪录了。

    听了法女士的讲述后,我对法女士的儿子不愿意将“恋爱进行至结婚”的心理形成的原因做出如下假设性解释:

    一、法女士的儿子过度夸大了自弓的缺点,以致缺点掩盖了他所有的优点,使他产生了病态的自卑感,不敢接受女性的爱。

    二、法女士的儿子具有偏执型人格障碍倾向,他的观念卡在“只有完美无缺的人才配结婚,我因为有缺陷,所以我不应该结婚”这个观念上。他的问题属于“观念卡壳”。

    三、法女士的儿子是一个潜在的同性恋者,他的兴趣不是女人而是男人,他不断地谈恋爱只不过是以此来掩人耳目,让别人不易发现他是一个同性恋者。

    四、法女士的儿子已经以其他性行为代替了男女之间正常的性行为,他因为不需要与女人之间的性行为,所以才拒绝结婚。

然而,我很清楚,我的这些解释都只是经验性的假设,要真正弄清楚法女士儿子的问题真相,只有等与他直接见面之后才可能有答案。

 

一、看不到自身存在的问题,只能证明眼睛瞎了

    与法女士首次见面之后,法女士提出要我出诊直接与她儿子见面。她告诉我说,她儿子非常偏执,他不承认自己有心理问题,所以不愿意来看心理医生。她还提醒我说,她儿子很会伪装自己,他的心口很不一致,我要学会分辨他说话的真伪,不要被他的表面现象所迷惑。

    大约过了10天左右,我在法女士的带领下去了她家。

    法女士的儿子叫戴亮,他长得很高,也很帅,看上去不像是有人格障碍的人,他的眼睛里充满温和的神色。他见到我,表现得非常热情,毫无生疏感。

    “亮亮,你有什么话,有什么心事,就告诉王老师吧,让他给你开导开导。”法女士对儿子戴亮讲。

    “我有什么心事?我什么心事也没有,我不是活得很快乐吗?”戴亮转过身大声对母亲说,口气很生硬。

    “儿子,这次我们将王老师请到昆山来就是想让你思想开窍,把你的婚姻大事给解决掉,你可不能再拖了,我和你爸都要急出病来了,不把你的婚姻问题解决掉,我和你爸死了也合不上眼呀!”法女士用哀求的口气对儿子戴亮说。

    “妈呀,我的事我会解决好的,你们就别为我操心了。我不着急你们急什么?你们管好你们自己的事就够了,以后就别管我的事了!真烦死了,天天喊结婚结婚,结什么婚,你们以为结婚的人就很幸福?!”戴亮依然用生硬的口气对母亲说。

    戴亮在和母亲你一言我一语地进行观念交锋的时候,我一直在观察着他的表现,当然我也在观察着他们母子之间的沟通方式。我首先觉得,法女士与儿子戴亮之间的沟通方式存在着问题,法女士的话中带有明显的责备和说教成分,而且说话比较直接,这不仅会引起戴亮的反感,而且会给戴亮带来更大的心理压力,使他因为年龄太大更加没有信心去找女朋友,步人婚姻生活。另外,我还觉得,戴亮的确在回避触及自己的婚恋问题,他一听见母亲提及这个问题就变得暴躁起来。作为一名心理治疗工作者,我非常明白这么一个道理:人越是不敢面对的东西,越是他们惧怕的东西。看来,戴亮的确怕结婚,那么他到底怕在什么地方?

    我等戴亮与母亲争辩完了,将戴亮叫到他的房间,我打算和他单独谈谈。

    “戴亮,我听你母亲说,你已经谈了40次恋爱了,这是真的吗?”我直接进人我关注的问题,问戴亮。

    “那些都不算是谈恋爱,有的女的我只见了一两次面,有的我只和她谈了一两个星期,唉,最长的一次也不过谈了半年。”戴亮满脸紧张地对我说。

    “那么,你谈过或接触过的女人你都看不上?”我说。

    “是的,一个也看不上。”戴亮说。

    “如果你继续谈,那就不是40个、40次了,而是400400次,这当中一定会有你满意的。”我故意这样说。

    “不一定有我满意的。哎,男女之间是要缘分的,缘分不到,找七十亿个也没有用,缘分到了,找一个就成了。”戴亮说。

    “那么你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缘分就到了?”我问。

    “不知道,谁能知道这个呢!”戴亮说。

    “可是你已经把自己交给了‘不知道’。你觉得你的观念有没有问题?”我问。

    “没有任何问题,我没有觉得自己的观念错了,我只不过是选择了与一般人不同的生活方式。难道我连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都没有吗?!”戴亮有些不高兴地问我。

我没有选择和戴亮就他有没有认知错误这个问题而争论下去,因为他否定自身问题本身就已经证明他有问题。我非常欣赏美国著名心理治疗大师斯科特·派克博士的一句话:看不到自身的问题并不证明自己就没有问题,而只能证明自己眼睛瞎了。我认为,戴亮正是这么一个看不到自身心理问题的盲人,而我的任务就是帮他把眼睛擦亮。

 

二、他爱的女人原来是他自己的幻念

    在法女士家的第二天,我又和戴亮沟通了一次。这一次的沟通非常成功,实现了我治疗的一个小目标—了解到他不愿结婚的真相。

    我与戴亮第二次沟通时,先将我写好的一段文字读给戴亮听。

    我写的文字是这样的:

    “有这么一个姑娘一直在等待着我:她文静高雅,但在我面前却很谦卑,没有任何傲气;她身材高挑,腰段迷人,但绝不会比我高;她的皮肤似月光,眼睛如羚羊,正符合我的心愿;她的笑意真微妙,能让我心中的烦愁一扫而光。她要是和我来结合,保准我能上天堂。”

    读完这段文字,我问戴亮听后有何感想。戴亮没有回答我的提问,而是将头低垂下去,默不作声,好像在思考什么问题。

    “戴亮,如果有这么一个女人爱你,你会接受她的爱,并愿意和她结婚吗?”我打破沉默,再问戴亮。

    戴亮还是默不作声,他将头慢慢转向另一侧,开始抽泣起来。看到戴亮的这种反应,我一下子明白过来:原来戴亮心中曾经有过爱,有过心上人,而且是天仙一般的女人。我本来是用这段文字来试探他是不是一个病态的完美主义者,我没想到这段文字却触及到了他心灵的伤痛处

    “戴亮,你是否曾经有过一次让你刻骨铭心的恋爱经历,能把这段经历告诉我吗?”我在戴亮情绪稳定之后对他说。

    戴亮一开始不愿意向我提及过去的情感经历,但在我的一再劝导下,他最终还是开口了。

    戴亮对我说,在他23岁的时候,他爱上他们单位一个非常美丽的姑娘,那个姑娘就像我刚才读的那段文字中所描写的一样完美。后来,他写信向那姑娘表达了他的爱意,那个姑娘很快接受了他的爱。那个姑娘很喜欢跳舞。他们相爱之后,她每天晚上都要带他去学跳舞。那段时间,是他生命中最幸福的时候,他觉得那个姑娘给他带来了生活的希望。然而,就在他和她进入热恋后的第三个月,让他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一天晚饭后,他和女友去散步,当他们走到河边时,从河边树林里突然窜出几个小伙子。小伙子们不由分说抓住他就揍,其中一个个头最高的一边用拳头猛击他的腹部,一边骂他的腿是烤羊腿,不配与刘兰兰(他当时女友的名字)谈恋爱。那几个小伙子在对他拳脚相加时,他女友竟站在一旁观望。当他被打得连腰都直不起来的时候,他女友竟然与那几个打他的小伙子走了。这个事发生后的第二天,他女友便提出和他分手。后来他才知道,打他的那几个小伙子是他们一个分厂的职工,其中的一个是他女友的前男友。

    “你恨那个姑娘吗?”戴亮讲完之后,我问他。

    “不恨,我从来不恨她。我知道她是由于害怕他们才离开我的。这又不是她的错!”戴亮显得很疲惫。

    “那你还爱着她吗?”我再问。

    “我今生今世都会爱她。她是我遇见过的最好的女人,没有人能替代她。”戴亮说。

    “但她并不是真正的爱你呀!”我说。

    “你怎么知道她不爱我呢?”戴亮问我。

    “我有两个理由:一、当那几个认识她的小伙子对你施加暴力时,她竟然不阻止他们的行为,竟然若无其事地在一旁观望;二、当她的前男友找她时,她选择了立刻离开你。这能叫爱你吗?”我说。

    “她说过她会永远爱我。”戴亮说。

    “林彪天天说他无限忠于毛主席,无限忠于毛泽东思想,但他却想用导弹炸死毛主席。她说她永远爱你,但她却选择了和别人结婚。这证明什么,难道说你连这个问题都理解不了吗!?”我对戴亮说。

戴亮听了我说的这句话,他又一次哭了,哭得快要窒息过去。我如今才完全明白过来,原来戴亮活在记忆的枷锁中,因为他将那段初恋的经历和初恋的人彻底理想化了,所以他才无法接受现实中的任何女性我下一步治疗的重点,将放在帮助他打破记忆的枷锁上面

 

三、女人结婚后才变成真正的女人,男人结婚后,他的罪恶才会被埋葬

我与戴亮第三次约谈是在我的治疗室里。此次约谈距离第二次约谈已经过了整整9天。经过9天的痛苦思考,戴亮已经有了愿意接受心理帮助的愿望。我觉得,这是他在心灵成长道理上取得的了不起的进步,也是我对他的治疗迈出的关键性一步。愿意接受治疗本身即意味着他已经承认自己内心存在着问题,并且打算解决它。

在与戴亮第三次约谈时,我先让戴亮思考一个问题:结婚到底好不好?

    戴亮并没有对这个问题作认真的思考就对我说,结婚绝对是弊大于利:结婚会使人失去自由;结婚可能意味着离婚;对方可能会变心,爱上其他人;结婚会将你的缺点全部暴露给对方,对方肯定会嫌弃你。

戴亮在回答这个问题时完全是以个人为中心的,他完全忽视了结婚的精神意义和社会意义。针对戴亮错误的观念,我对他提供了五个需要他认真思考的问题:

一、既然结婚不是一件好事,为什么世界上99%以上的人还是选择了婚姻生活?

二、假如一个人选择过独身生活,在他年轻力壮时,他生活中大多数事情他都能够解决,但在他老了之后怎么办,他将依靠谁?

三、一个人选择过独身生活,那么他人生的寄托是什么呢?他死了之后生命由谁来继承延续呢?

四、没有异性陪伴的生活,性能量靠什么途径来释放,性需求靠什么方式去满足?

五、结婚是不是仅仅是个人的事情呢?

    事实证明,戴亮对这些问题从来没有进行过严肃认真的思考,他对婚姻的认识尚处在儿童水平。他认为,绝大多数人选择结婚仅仅是为了责任;过独身生活老了之后可以雇保姆;人的精神寄托是自我,而不是儿女;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梦幻,死了等于梦幻结束;结婚纯属于个人行为,与他人没有多大的关系;人可以有其他快乐,为什么一定要有性呢?

    戴亮的婚姻观折射着他错误的人生观,他是一个有明显自恋心理的人,自恋心理使他始终活在自我的心理洞穴里,将自己的心灵封闭起来。他拒绝结婚实际上是他拒绝外部世界、封闭自我生命的具体表现。

犹太人有一句著名的格言:“女人结婚后才变成女人,男人只有娶了妻子,他的罪恶才会被埋葬。”犹太先哲们早就认识到,婚姻,也只有婚姻才是通向爱情与性满足的理想之径。《圣经》中所说的“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是有深刻的启示意义的。事实也清楚的证明,谁拒绝结婚,谁的心灵就是残缺的心灵。

 

四、给心灵一条出路

    我和戴亮最后几次见面都安排在治疗室之外,每次见面与上次见面相隔几天。我之所以将治疗过程安排在治疗室之外,目的是想通过一些实际的事例来启发戴亮。我将这种治疗手段称为“具像化治疗”,

    即通过具体的实物、图形等作为媒介来传达一种人生的哲理,而不是将治疗变成单纯的“嘴巴对耳朵”的过程。“具像化治疗”最大的优势在于使哲理具有可视可感性,而不像嘴巴讲出来的哲理显得艰涩教条。在对他实施心理治疗的同时,我还建议他大剂量服用能改善偏执心理的药物:穿叶金丝桃素。

    我先是让戴亮和我一道观看了一部电影——《一树梨花压海棠》。这是一部悲剧电影,电影描写了一个难忘初恋情人的中年教授的人生毁灭的历程。戴亮观看了这部电影之后大受启发。

    在接下来的一次治疗当中,我将戴亮带到一个宠物商店,让他观察圈在木栅栏当中的一只漂亮的大花狗。那只大花狗是宠物店主人养的招牌狗,样子非常好看,它被圈在一个大约两立方米的木栅栏中,并且用铁链拴着。它在木栅栏中一刻不停地想往外跑,可是那只木栅栏和铁链却限制它,所以它只能重复做想逃出栅栏的动作。关于这只狗的处境,我已观察了好几个月,我将戴亮带来,就是想让他看到铁链和栅栏的可怕。

    你看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我看戴亮聚精会神地观察那只狗,便问他。

    “这只狗很可怜,它没有自由,它被围在这只栅栏里,还用铁链拴住。”戴亮对我说。

    “是的,这只狗的确可怜,它被木栅栏与铁链限制死了,失去了可贵的自由。然而,最可怕的并不是限制狗行为的栅栏与铁链,而是束缚与钳制人心灵的僵化观念。要知道,人一旦被他的某种僵化观念所束缚,他的心灵就失去了出路,而失去出路的心灵只能被限制在一个固定不变的观念的栅栏里。你应该好好想想,你的观念世界有没有栅栏和铁链。”我对戴亮说。

    戴亮没有说什么,他只是用湿润了的眼睛望着我,并且要我马上带他回治疗室。此时我已明白了,他有话要对我说。我赶忙带他回到治疗室。我和戴亮刚一进治疗室的门,戴亮便拉着我的手,说他现在才明白,他一直活在过去错误的记忆中,那段错误的记忆像铁绳一样将他的心灵拴住,使他没法面对其他女性。戴亮含着热泪告诉我说,没有女人陪伴的日子是可怕的,难熬的,他不仅常常感到孤独,而且还养成严重的手淫癖好,有时,他一天之内会有多次手淫,而手淫又让他感到焦虑重重。戴亮还告诉我,说他很担心他右腿的烧痕会使所有的女人不敢真正接近他,这个烧痕让他感到十分自卑。针对他的这一错误认知,我还是采用了“具像化的手段”让他明白了这样一个道理:当一个人只看到他的缺点时,他就很难看到自己的优点了;相反,当一个人更多地关注自己的优点时,他就不容易看到自己的缺点。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优点多还是缺点多,而在于眼光,在于关注的方向

    我对戴亮的最后一次治疗,是将他带到一家女性健康俱乐部,这是我经常为众多女性做团体辅导的地方,里面的工作人员和会员我都很熟悉。我将四幅完全相同的一位男性的肖像挂在墙上,然后将几个女士召唤过来,对她们讲:这四个男性外表上几乎一模一样,但其个性与优缺点却大不相同,其中的一个最为优秀,他很聪明,很无私,懂得责任与爱,但他却有一个缺陷—他的一条腿被烧伤后留下烧痕,你们中间谁愿意嫁给他呢?”在场的六位女士都不约而同地表示,假如她们要选择未来的丈夫,就一定会选择懂得爱与责任的男人。

    等我和戴亮离开俱乐部后,我对戴亮说:“听到了没有,赢得女人心灵的是爱和责任,而不是大腿。”戴亮听了我的话之后朝我笑了笑。我明白,他已懂得了这个道理。

    在我与戴亮结束治疗关系的两个月后,法女士来电话告诉我,说她儿子戴亮已经在谈女朋友了,这次是正儿八经地在谈,而不是在搞形式,糊弄父母。

 


关键词:

相关文章

网友留言

暂无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