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案例

15891702634

西安青少年心理咨询_西安心理咨询中心_西安婚姻情感心理咨询

一个自恋症的案例


blob.png 一个自恋症的案例 咨询案例

她是一个特殊的女性,以至于我在这里不能说出她的名字,甚至不能给她一个合适的化名,我只能用“她”这个词来代表文中的当事人。我之所以说她特殊,是因为她有一段非常特殊的经历:在那个非常特殊非常荒唐的年代里,在那场全国人都关注的选美比赛中,她是其中最重要的候选美女之一。后来,她落选了,“组织上”将她安排到一家国有手表厂当播音员。由于她不能适应手表厂复杂的人际关系,不能承受林立果选美失败之后的舆论压力,她患上精神分裂症,成为一名偏执型精神分裂症患者。

她患上精神分裂症之后,接受了精神病院长达三十多年的治疗。通过单一的药物治疗,她躁狂兴奋的症状得到有效控制,但她的病每年都会复发。这样,她便陷入“治疗一好转一复发一治疗”的怪圈之中。由于长时间服用抗精神病药物(又称“强安定剂”),她变得非常懒散、抑郁和退缩,交际范围很小很小,平时只和自己的家人有交流,基本不与外界打交道。七年前,她信奉了基督教,交往范围开始扩大了,她可以和一些信徒聊聊家常,交流有关信仰的话题。虽然灵性生活对她的治疗起到了极大的帮助作用,但由于精神疾病对信仰的干扰,使她无法理解信仰的实质,也无法在信仰中获得真正的精神力量。很快,人们就发现她的信仰有点不对劲,有些信徒便有意躲开她。即使在倡导宽恕的基督教会当中她也会被人疏离,这使她感到非常压抑。我正是在这个时候认识她的,并对她提供了治疗。

 

一、她是不是天下第一美女

她在来我的治疗中心之前曾给我写了一封短信。她的信充满了谦卑和真诚,从表面看她似乎是一个虔诚的、内心充满爱意的基督徒。

收到她的信之后,我给她回了一个电话,告知了第一次与她见面的时间。

她第一次到我的治疗室的时候,将自己着意打扮了一番。她看上去像是旧上海富贵人家的太太,显得很古典。

“我的确长得很美很美,我的美丽只有天使可以媲美。我是天下第一美女。我年轻的时候长得太漂亮太漂亮了,漂亮得无人可比。你看看,这是我年轻时的照片,你看多漂亮一一”

在一个半小时的约见中,她都在用这样的话来夸耀自己。她在夸耀自己的时候,眼睛变得很亮很亮,脸庞也红了起来,整个人显得异常兴奋。当她向我展示一大叠她年轻时候的照片时,她是真的陶醉了,手舞足蹈地在我的治疗室里乱跳乱蹦。

我问她是否也向其他治疗者(譬如精神科医生)这样夸耀过自己的美丽,展示过自己年轻时的倩影。她说,只要她向精神科医生夸耀自己的美丽,精神科医生就会说她这是妄想,是精神分裂症的典型表现。她还告诉我,说她也不能在其他兄弟姊妹(基督教徒之间的称谓)当中说自己长得漂亮,她一夸自己漂亮,一些兄弟姊妹便会说她自恋,不懂得荣耀上帝,只懂得荣耀自己。她还向我承认,她活得很压抑,她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理解她。

她离开我的治疗室后,我依旧坐在沙发上深思。我在想这么几个问题:

第一,她说自己是天下第一美女是不是精神分裂症表现出来的妄想或超价观念,如果是,我完全可以对她说:“你这完全是妄想,比你漂亮的女人多得是。如果你是天下第一美女,林立果为什么没有看中你,难道林立果眼睛瞎了吗?”我相信可能会有精神科医生这么对她说。但是,我同样相信,这样说不仅是一种伤害,而且是一种无知的肤浅。反过来,如果不把她的这种表现当成精神分裂症的典型症状来看待,那么我该对她做出何种反应呢?我是不是应该采取某种温和的做法,说:“呃,你真是天下第一美女,至少在你看来是这样,或者在我看来你是这样。”

第二,我能不能用纯粹的属灵的语言和她对话,当她夸耀自己的美丽时,我说:“再漂亮的母猴在美女面前都是丑陋的,再漂亮的美女在上帝面前都是丑陋的。所以,你应该心存谦卑,莫要在上帝面前夸耀你的美丽。”或者对她说:“感谢上帝,感谢她赐予你绝佳的容貌。”

第三,假如她真的是所谓的精神分裂症的话,为什么长达三十多年的治疗却看不到令人满意的疗效?我头脑里冒出各样的问题和猜测,我一时还不能为自己的思想理出一个头绪来,但我相信一点:让她充分信任我并与我结成稳固的治疗同盟,是我帮助她成功摆脱精神病折磨的关键。   

 

二、自恋不是自我陶醉而是自我折磨

她第二次约见我是在第一次约见后的一个月。她是拎着一大筐水果来的。看来她并没有把我当成纯粹意义上的治疗者,而是当成主内的兄弟姊妹,当成能够理解她的人。

她在治疗室坐定之后,先是向我介绍了她在灵修方面的进步,然后又开始重复上一次见我时的做法一向我展示她年轻时的照片,夸耀她年轻时的美丽。她在展示完她的老照片之后,情绪一下子变得低沉下来,并且流下眼泪。

“我要和丈夫离婚,我们的婚姻是一个错误的婚姻,失败的婚姻,因为错误才失败。他把自己看成是亚伯拉罕,把我看成是夏甲。他看不起我,对我没有一点点爱,只知道训斥我,责备我。我和他结婚,害了我儿子,就像亚伯拉罕和夏甲生了以实玛利一样,贻害无穷。哪有好树结坏果子,坏树结好果子的呢?他不尊重我,也不爱我,他没有给我任何温暧!-一”她一边掉泪一边说。

她的话看上去有点逻辑混乱,似乎是在胡说八道。但,我相信精神病患者的话是最真实的,就像梦呓一样是真实的。他们的话是灵魂直接发出来的声音,没有任何虚假的包装,不像我们所谓的健康人说出来的话,往往是表面真实本质虚假。我的治疗经验告诉我,一定要重视精神病人所说的话,千万不要将他们所说的话当成无意义的疯话。要知道,谬乱中有真实,巧语中有欺诈。就拿她来说吧,她说她丈夫将自己当成亚伯拉罕,将她当成夏甲,实际上是在告诉我,她丈夫是一个典型的男性沙文主义者(亚伯拉罕的意思是“万国之君”),而她是受压迫的奴仆,她的话至少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即:“我不应该是夏甲,我应该是撤拉。”因为夏甲是撒拉的仆人,并受撒拉的欺负。总之,她的话至少向我传达了这么一个信息:她的丈夫是她不爱也不想要的男人。

那么她为什么会有这种观念呢?按理说一个有精神病的人有人愿意要你就不错了,你还有什么可挑选的余地呢?

对,你不应该嫁给一般的男人,你应该嫁给一个地位很高、学历很高、修养很好、很爱你、很重视你又相信主耶穌的男人。”我故意这样对她说。

是呀是呀,你说得太对太对了。但是我命不好,偏偏嫁给这么一个男人。”她说这句话时泪如泉涌。

“你在现实生活中有没有遇到我刚才所说的那种男人?”我问。

没有,从来没有,我不知道这种男人他在哪儿?唉,现实中谁会爱我呢,我是一个病人呀!”她说。

……

呃,我终于明白了,原来她有纳凯索斯(narcissism,即自恋)情结,甚至是纳凯索斯狂。所谓纳凯索斯情结,即将注意力集中于自我身上而不是客观世界和他人身上的心态。自恋心态从表面上看似乎是一种自我陶醉式的快乐,但在满足的表象下是承担重压的牺牲。自恋的人并不是不想爱别人,而是比一般人更加努力地想争取别人的爱,但是他们永远不会成功。为什么这样呢?因为爱的法则是要得到他人的爱就必须学会自爱。而自恋并不是自爱状态,而是一种自我折磨。就拿她来说吧,由于她过分关注自我外在的优越和别人对她的态度,以至于她根本无暇顾及自己爱的水平和能力,这就造成了“想爱而不会爱”的尴尬局面。事实上,纳凯索斯情结的根源是自卑,是意识最深层的自卑。那么,她的意识最深层是不是有自卑感呢?这种自卑感又从何而来呢?

 

三、自恋来自受压抑的抱负

随着她与我约见次数的增多,她越来越信任我了,越来越愿意向我说一些她自己的隐私。她告诉我说,她长在一个不太幸福的家庭里,她父亲是一个十分独裁和暴戾的人,她和母亲、姐姐都是父亲独裁和暴戾性格的受害者。父亲经常打母亲。父亲还有极强的大男子主义思想,经常会用恶毒的话骂她和姐姐,贬抑她们。她和姐姐都长得十分漂亮,她从小就想当电影明星,当杰出的女人,好让别人羡慕。然而,父亲对她的不断压制、责备、贬低,使她逐渐变得敏感自卑起来。那次林立果选美,她本来相信自己可以被选中,并由此命运大改,成为万众瞩目的人。然而选美失败打碎了她的这一梦想。后来,她在国有工厂工作,不仅承受了极大的舆论压力,而且经常被一些有权有势的好色之徒所骚扰。她在国有工厂工作那几年,是她感到最压抑的几年,她的精神病正是在那时得的。

她自卑的根源已浮现给了我。当然,这里还有很多关于她的隐私不便用文字来表达。

自恋的根源来自于对抱负的压抑,这是对自恋心理有着深刻洞见的人共同的观点。从心理学的角度讲,人人都会有梦想,都会有远大的抱负,无论这种梦想和抱负多么不切合实际,多么虚幻不实,但梦想与抱负的存在本身是合理的,是有重大意义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任何人走向心灵健康的过程都是梦想与现实对接的过程。人们先有梦幻般的对未来的向往,对自身的描绘,然后再去实践它们。在实践它们的过程中,人们会不断根据实际情况修正自己的梦想,最终实现梦想与实际的统一。在这一过程当中,人的认知会得到完善,情感会向更高级的方向发展,人们会学会爱自己与爱别人的相互统一。然而,如果人的梦想过早地被掐死,或被无情地压抑,它便会以其他病态的方式表现自我,这便是自恋产生的原因所在。从这个角度来讲,自恋实际上是抱负的暗影。

被西方学术界称为继西格蒙德·弗洛伊德与卡尔·荣格之后又一位心理学大师的托马斯·摩尔曾说过:扼杀自恋与扼杀抱负其结果都是可怕的。治疗者的任务并不是让患者的自恋迅速着陆,而是让它不要飞得太高太高。”我觉得,这位对神学和心理学都有着深刻研究的心理学家的观点非常正确,因为他懂得在自恋中发掘真正的抱负,他懂得自恋的积极意义。下一步,我打算采取顺势疗法帮助她通过自恋这个暗影寻找到她真正的抱负所在

 

四、人一旦学会了爱,纳凯索斯心理就会不治自愈

她和我认识并接受我的治疗已经过去了半年,我一直保持着最大的耐心,很少对她的行为进行分析,也没有公开地批评或否定她的任何行为,我只是充当她的倾听者和接受者。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因为我非常清楚,自恋者对倾听和接受的渴望异乎寻常的强烈。假如你不能真正地倾听她内心的声音不能接受她自恋的表现,她的心灵就会产生伤害感,她就会将心灵缩回去。我也清楚,几乎所有的自恋者都是灵魂未得到充分的爱的结果,而且自恋情结越严重,说明爱的匮乏程度就越严重

半年过去了,我想我对她的帮助应该有一个突破。如果我仅仅是充当一个倾听者和接受者,那么,我对她的帮助将不能深入下去。我打算将对她的治疗向深层推进。

“你和我谈话是什么感觉?”我开始解剖她的自恋心理。

“很好,很愉快,很轻松!”她说。

“为什么这么说呢?”我问。

“因为我在你面前没有一点压力,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觉得自己很真实。”她说。“但是,你注意到了没有,你所有的谈话几乎都是在赞美自己的容颜。”我说。

“是吗?对不起,也许我不该这样。我没有什么可赞美的,我是个病人!”她说。

“不,你的容颜的确值得赞美,这没有错。但你有没有发现,你已经掉在赞美容颜的泥潭里去了。难道你的品德不值得赞美,你的虔诚不值得赞美吗?”我说。

“我能有什么品德、什么虔诚呢?”她说。

“你当然有好品德,有出色的虔诚。我听说你一直去上海照顾一个患病的姊妹,你不仅不要任何报酬,还付出了很多很多。这就是你的虔诚与好品德啊!”我说。

她听到我在肯定她的品德,她一下子哭了起来,哭得接不上气来。我明白她为什么哭,为什么这么激动,因为她太缺少赞美和肯定了,缺少被关注被重视了。也许我是第一个认真美注她的人,诚恳地肯定她的人。

在接下来的治疗当中,我每次都和她一道公开谈论自恋的话题。

我反复向她强调,自恋也许是人独有的特征,人的自恋心理无所不在。然而,自恋阻碍了爱的发展,自恋使爱变成无法实现的空洞之物。我们不需要完全扼杀掉自恋,而是要深人地理解它,在它之外扩充我们关注的范围。我还反复告诉她,自恋使用不当便成了自害,因为反复关注自己、赞美自我实际上是在营造一个虚假的完美自我。

由于我的帮助始终是在理解、肯定、接受和分析当中进行的,所以,她也始终没有排斥我,对我的治疗没有任何抗拒表现。在我和她结束了治疗关系的几年之后,有一次我在街上遇到了她,她满脸安详地对我说,她有将近两年没有发病了,她已经停止服用任何抗精神病的药物。她还告诉我,说她过去只懂得关注自己,关注她的容貌,关注自己的不幸,而现在,她懂得了关注自己,更懂得关注别人,关注世界,关注灵性。

看到她脸上挂满安详和微笑,我心里也很高兴。我觉得,她已经为自己的灵魂找到了家园,这个家园就是“长着翅膀的爱”。在过去三十多年的时问里,她活在不自由的爱当中,她的爱被限制在自我陶醉、自我欣赏当中,而如今,她将爱投身在广大的空间,奉献给了别人,在爱他人的过程中,她也感受到了他人对她的真正关注和肯定。她的确很幸运,因为她超越了自己,也超越了世俗。嫁给林立果又能怎么样?在林立果摔死在温都尔汗的那一瞬,她不是变成了寡妇?而且有可能变成别人永恒的笑料。

 


关键词:

相关文章

网友留言

暂无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