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案例

15891702634

西安青少年心理咨询_西安心理咨询中心_西安婚姻情感心理咨询

一名教授的性迷狂案例


blob.png 一名教授的性迷狂案例 咨询案例 西安心理咨询第1张

 

45岁的陈亚心是某大学教授兼某建筑设计院首席设计师。他看上去很斯文,说话很慢,语调听上去很亲切。他的衣着打扮很讲究,全身都是名牌,戴一副很精致的金丝眼镜。从表面上看,他是一个安分守己的、有素质的男人。也许很多女人看见陈亚心都会认为他是一个最适合做丈夫的男人。然而,有一个女人最了解陈亚心,她深信陈亚心是天下第一流的好色之徒。因为他屡屡犯婚外性行为的错误,最.近一次他竟和邻居家的一位30岁的少妇发生了性关系。这个最了解陈亚心的女人不是别人,而是陈亚心的妻子。陈亚心是被他妻子揪进了我的治疗室的。

 

一、丈夫沉迷于性,妻子患上抑郁症

陈亚心和妻子尚淑卉并排坐在我对面。陈亚心显得若无其事,脸上放着光彩,嘴里喋喋不休地问这问那。而他妻子尚淑卉却显得十分忧郁,一直缄默不语。“能不能谈一谈你们来找我的目的?”我将谈话引入到正题上。

“唉,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问题,只是我太太把问题看得太严重了。”陈亚心说。

“到底是什么问题?”我问。

“我嘛一唉,就是喜欢女孩子。我觉得和女孩子做那种事好像对自己是一种肯定,自己也有一种安全感、自豪感。”陈亚心轻松地微笑着对我说。

“你先给我出去一下,让我和王老师先谈一谈。”尚淑卉终于发话了,她的声音很柔和,并没有发怒的意思。

陈亚心似乎很听妻子的话,马上转身出了我的协谈室,去了隔壁的候诊室。协谈室只剩下我和尚淑卉。

“陈太太,你为什么要让你先生出去?”我有意问尚淑卉。

“我实话告诉你,他做的事,我说都不好意思说出来,我觉得丢人。我先生他什么都好:为人也好,工作也很出色,心地很善良,人也很懂道理。但他就是太喜欢女人,他见了什么样的女人都想和人家做那种事。正因为这个,我被他气出抑郁症,我自杀过三次,现在还在吃氟西汀。”尚淑卉说着,眼泪哗啦啦地流了出来。

“你是说你丈夫他很放纵情欲?”我问。

“不是放纵情欲,而是放纵性欲。他对女人没有真正的感情,只有性要求。”尚淑卉说。

“他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毛病的?”我问。

“他喜欢性好像在结婚之前就有了。他曾告诉我说,他从十六岁开始便喜欢跟踪漂亮的女孩子,他在跟踪漂亮女孩子时会有强烈的、不可自制的性冲动。还有,他说他从十一二岁开始便学会了手淫,到了初中和高中时,他的手淫很频繁,一日要一两次,有时甚至还要超过一两次。”尚淑卉说。

“他为什么要告诉你他的这些事?”我问。

“不是他主动告诉我的,是他婚外性行为的丑事让我知道后,我逼着他说出来的。他这个人还比较老实,一般不撤谎。”尚淑卉说。那么他对你怎么样呢?他爱你吗?他对你还有性要求吗?”我问。他对我真的很好,他很爱我。在我非常痛苦的时候,不能忍受他在外边胡搞的时候,曾提出和他离婚,但他说什么都不同意,他说他爱我,他根本离不开我。他对我的性要求太多了,一天有时要两三次,而且仅仅是性,没有前戏。这样,我慢慢地不喜欢性了。我现在对性没什么感觉,我只有痛苦、伤心和愤怒。”尚淑卉说。

……

和陈亚心的妻子尚淑卉交谈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我当时并没有完全相信尚淑卉的话,因为她正处在痛苦和愤怒当中,我担心她会犯情绪化推理的毛病。我决定单独找陈亚心谈一次一弄清陈亚心好色的真相。

 

二、他觉得性是上帝,所以才痴迷于性

陈亚心坐在我的斜对面,像第一次一样,他还是那种若无其事的样子。你看我太太的抑郁症好治吗?我们在当地找过好多专家,服用过很多抗抑郁药物,但是她的病还是不见好哇,我好着急哇!”陈亚心开口说话。你太太的抑郁症严重到什么程度,有什么表现?”我问。哎呀呀,她发起火来情绪完全失控,像疯掉了一样。她老是想自杀。她天天都念叨着,说人活着没有什么意义,她还失眠,失眠很严重哇,经常整夜整夜睡不着觉。还有,她什么都不想干,连给我洗衣服也不愿意够,整天唉声叹气的,真烦人哇!”陈亚心说。

“那你想过没有,你太太因何得了抑郁症,难道她本来就是一个抑郁症患者吗?你太太的抑郁症是反应性抑郁症(reactive depression),她是被你气出来的!!”我用严肃和肯定的口气对陈亚心说。

“怎么是我气出来的,是她自己想不开喽!”陈亚心说。

“你在外边一而再、再而三地和其他女人发生性关系,你还要她理解、容忍你这样做?反过来讲,如果你太太也像你一样,见了感兴趣的男人就跟人家上床,你能容忍、能想开吗?”我问。

“能,有什么想不开的哇?我多次鼓励她去找性伙伴,可是她和我观点不同,她不愿这样做,她认为一个女人一生只能有一个性伴侣,而一个男人一生也只能有一个性伴侣。哪里会有这样的道理哇?现在是什么年代了哇,她还这么保守。”陈亚心说。

“那你认为一个男人或一个女人一生应该有多少性伙伴?”我问。

“多多益善哇,这就看你的本事大不大。”陈亚心说。

“什么叫性伙伴?和你只有过一次性行为并无任何感情的妓女算不算你的性伙伴?”我问。

算呀,怎么能不算呢!性伙伴就是性伙伴,有什么感情呢?”陈亚心说。

“那么,到目前为止,你有过多少性伙伴一过去的,当前的?”我问。

“我没有做过这方面的统计,按两天一个算,应该有2700多个吧一哦,不止这些,肯定超过3000个啦。我差不多一两天会找一次小姐,我是从1992年开始这样做的,到现在l5年了,一年找182个,15年就是2737个。另外,我还有固定的性伙伴,这样算下来应该有3000多人次了。”陈亚心说。

“这数字肯定还会增长,你有生之年打算和多少女人发生性关系?你是否打算创造吉尼斯世界纪录,把你载入史册?”我问。

“不不不,你不了解我。我太太也这样说我。其实我这个人并不重视名,我是学工科的,我讲求的是实实在在的东西。”陈亚心说。

在你看来,性是不是实实在在的东西?”我问。

“肯定是啰,性是最实实在在的东西!”陈亚心说,他用了强调的语气。

……

这就是陈亚心,我们的教授!真的,我被他的观念和行为吓懵了,我难以相信一个高级知识分子,一个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大学教授却拥有这么淫荡的心灵、混乱的人生观和堕落的行为。但,我并没有完全从纯粹伦理学的视角来看待陈亚心的观念和行为,我更倾向从病理学的角度看待陈亚心。我觉得,他的放荡行为和放荡观念并不一定完全是由道德墮落造成的,而是由某种特殊疾病造成的。从临床症状来看,他很像一个唐璜综合症(Don Juanism)患者,或者干脆就是一个色情狂(erotomania)。他告诉我,说他每天每时每刻都处在性亢奋之中,他有强烈的性欲冲动,如果这种性欲冲动不能得到适时的满足,他就会感到十分焦虑,十分痛苦,因此,他需要频繁地性交。陈亚心还告诉我,说他在性交中不仅能充分享受快感,而且觉得被女人在肉体上接受有一种安全感、被肯定感。我问陈亚心平时会不会有不安全感,他说他非常缺乏安全感,他常常处在焦虑和忧虑当中,虽然他事业上很有成就,但他还是觉得人生很虚无,他只有在性行为中才能感受到人生的意义,因此,他把性看成是自己的上帝。

 

三、挖掘“性迷狂”的根

色情狂又叫“性迷狂”,它是性欲极度亢进的一种性变态形式。在临床表现上,患者表现为性欲和性行为过度或逾常,可能整天沉溺于性欲冲动之中,无休无止地要求性交,使性放纵成为生活的中心内容或重要内容。如果性欲求得不到适时的满足,患者便会有焦虑、痛苦等不良的情绪表现,他们通常会用手淫的形式来缓解性冲动造成的不良情绪。假如患者并没有其他精神病性表现,他们常常会为自己的性欲放纵行为感到苦恼不安。

从陈亚心的临床表现特征上看,他应该属于男子色情狂。然而,他为什么对自己的性放纵行为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悔和内疚呢?他是不是纯粹心因性的色情狂呢?纯粹心因性的色情狂是由于人生价值系统的大紊乱或人生定位的大迷失引起的。美国存在主义心理学大师罗洛·梅将这类色情狂叫“性迷狂”。所谓“性迷狂”就是人生定位完全迷失之后为性而发狂。罗洛·梅认为,我们现代的文化类型正大量制造着这类“性迷狂”。

根据以往一些学者的研究,认为色情狂的发病原因主要有这么几种:一、大脑颞叶皮质病变,包括肿瘤和严重的功能性异常等疾病;二、脑梅毒,即梅毒螺旋体攻击中枢神经,致使中枢神经损害引发脑功能紊乱;三、大量使用违禁毒品或精神兴奋剂;四、不恰当使用了睾丸酮;五、某些特殊类型的强迫症、躁狂症、精神分裂症;六、无精神病性表现,但病人潜意识存在着某种压抑的东西。

那么,从病因学的角度来看,陈亚心属于哪一种呢?我的经验告诉我,他的情况应该属于第一种和第六种。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从事心理治疗的经验告诉我,如果没有生物因素的影响,人的一切异常心理和异常行为都可以通过自身的心理调节机能加以矫治,也就是说,人的精神世界有一种“纠错机制”,这种“纠错机制”会在我们的行为和心理出现偏差时发挥调节作用,从而使我们的行为和心理再恢复到正常水平上。那么,反过来看,当我们产生了异常心理和行为,我们自身又对此无能为力,甚至连基本的知觉和反省能力都没有的时候,这又是为什么呢?这是因为我们的某种生物因素不正常从而破坏了我们的精神调节机能。用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的话说,正是“因为我们的大脑有了病恙才使我们发狂”。我认为,陈亚心的大脑颞叶或下丘脑应该有问题,甚至会有严重的问题。

那么,我怀疑他潜意识存在某种压抑的东西理由何在呢?陈亚心曾经告诉过我,说当他得不到性欲满足时,他会感到非常焦虑,非常痛苦,当他被女人在肉体上接受时,他会有一种安全感,被肯定感。试设想一下,只有什么人在被女人搂入怀抱之后才会有安全感,才会有被接受的感觉?婴儿,幼儿。只有婴儿和幼儿才能在妈妈的怀抱中找到这种感觉。由此联想开来,陈亚心是否也是在通过女性的肉体实现压抑在潜意识世界的梦想一幼儿期或儿童时期的梦想一回归母亲的怀抱?

我和陈亚心的第三次约谈,证明了我的这个推断是合理的。陈亚心在约谈时告诉我,说他母亲是一个十分冷漠和乖戾的女人,她从不关心他,也没有给过他爱,他从小就没有体验过母爱是什么样的。不仅如此,他母亲还十分喜欢数落他,挑他的缺点加以攻击:譬如说,他的鼻子有点大,鼻孔向上张着,他母亲便常常说他的鼻子像狗鼻子。母亲的数落和挑剔使他一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紧张感,自卑感。他自幼就害怕女人,害怕被女人数落,责备,拒绝。他在上初中时,有一次不小心将手落在一个女生的大腿上,那个女生不仅没有责备他,反而对他莞尔一笑。他当时一下子感动得流下泪水,他当时觉得自己非常幸福,他觉得那个女同学给了他很大的勇气和安全感。从此之后,他经常有意无意地触摸女人大腿,他甚至会跟踪漂亮女人。发展到后来,他便有了摩擦癖,他觉得只要能接触到女人的肉体,他就感到很快乐,很有价值感。

陈亚心的“性迷狂”的确与压抑在潜意识当中的“渴求被女性肯定的情结”有关。这种“渴求被女性肯定的情结”又与他母亲对他的拒绝与冷漠有关。

既然如此,我们能不能据此就断定陈亚心的性放纵行为完全是潜意识的作用呢?我的回答是否定的。因为与陈亚心有相同或相似经历的人却不一定产生此种变态心理。还因为,如果我们将潜意识因素作为惟一的致病因素,我们便很容易排除了其他致病因素。事实上,被我们忽略了的致病因素,有时正好是主要致病因素。基于这一观察,我还是决定对陈亚心进行大脑扫描,以了解他是否存在生物致病因素。

几天后,我带着陈亚心在上海一家大型医院做了SPECT脑功能显像。显像结果证明,陈亚心的大脑左颞叶多个区域有严重的低血流灌注灶,而他的大脑扣带回则显得异常浓聚。这一显像结果让我感到十分兴奋,因为我觉得我找到了陈亚心性放纵的生物学原因。我们知道,颞叶皮质与人的情感行为、情绪活动、学习、记忆能力及自我概念关系密切。已有研究证明,颞叶损害会引发暴力幻想和性幻想。关于这一点.我在自己的临床工作中多次得到印证。我曽治疗过广东省一位24岁的姑娘,她是医学专科学校毕业的大学生,在一家区级医院工作。她整天沉酒于性幻想中。她在性幻想中甚至能产生性高潮体验。她在接受我的治疗时,我让她接受SPECT脑功能显像。显像结果发现,这位姑娘几乎失去了左颞叶,她的左颞叶有一个很大的坑洞。扣带回是人脑当中功能十分复杂的结构,它最重要的功能就是实现观念的自由转换,因此,有人将它称为思维的转换器。研究证明,扣带回一旦发生异常,人便会变得十分偏执,坚持一种观念和行为死不改变。一般来说,过度偏执的人大脑扣带回多少有些不正常。

现在我可以很清楚地将陈亚心放纵性欲的致病因素拼图描绘出来。我坚信,这个致病因素拼图才是对陈亚心色情狂心理形成最完整的发生学描述。

 

blob.png 一名教授的性迷狂案例 咨询案例 西安心理咨询第2张

 

四、教授不再是“禽兽”

我多次强调这么一个观点:对病因的认识决定着治疗的成功与否。”但问题是我们的治疗者在病因学的探究方面往往是无所作为,往往是拿某种现成的理论去死搬硬套。可怕和遗憾的是很多治疗者从来没有反省,过他们所迷信的治疗理论,他们自始至终都认为自己的解释是对的。这也许正是心理及精神问题十有六七不能得到有效解决的原因所在。说得不客气点,某些治疗理论充其量不过是治疗者的漂亮外衣和骗人的幌子而已。任何一个治疗者都应该有一个基本的观念,即绝大多数心理问题都不是单一的致病因素产生的结果,致病因素往往是一个拼图,而治疗往往也是一个拼图,单一的治疗理论或治疗手段很难从根本上治疗心理疾病。

我根据陈亚心脑部显像的结果及他幼年受母亲否定、疏离的特殊经历,为他制定了完整的治疗方案。

治疗方案是这样的:

一、利用强效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类抗抑郁药物恢复扣带回的功能,使他大脑能够转动起来,而不要死死守住一种观念不改变。

二、利用新型兼有情绪稳定作用的抗癫痫药物稳定他的颞叶生理功能,从而减少他的性幻想。

三、利用信仰疗法帮助他建立新的精神方向,使他学会追求灵性的生活,摆脱对肉体的执迷。同时,让他明白,女人既不是他最终的依靠,也不是他怨恨的对象,他应追寻真理,并学会宽恕曽经伤害过他的人一母亲。

我先是建议陈亚心每天服用一粒抗抑郁药物氯苯奈胺。这是一种强效型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它通常用来治疗内源性抑郁症、强迫症、同性恋。陈亚心的性放纵本质上是一种类似于强迫症的病症,强迫症实际上是一种“卡壳”障碍,即观念或行为“卡”在一处,不断重复,但不能前进。陈亚心的行为正是“卡”在女人的大腿夹缝里不能自拔。已有研究证,明,绝大多数强迫症患者都存在5-羟色胺缺损情况,提高5-羟色胺的水平与活性目前仍是治疗强迫症的最重要的手段。另外,我还建议他每天服用三粒双丙戊酸钠。临床证明,这种抗癫痫的药物能稳定颞叶皮质的生理机能活动,对由颞叶生理机能异常所导致的妄想、躁狂、攻击、焦虑等症状有较好的治疗作用。

陈亚心服用上述两种药物一个月之后,他的淫欲念头就减少了,他不再像以前那样频繁地去找小姐。但是,他告诉我说自己还是喜欢坐在女人大腿上(当然不是像孩子那样安分守己地坐在妈妈大腿上),喜欢赤身裸体和女人缠在一起。针对他的这一问题,我对他实施了心理治疗。

我首先让他花上一个礼拜的时问思考一句歳言:肉是死的,灵是活的,属肉的是属灵的敌人。

一周之后,陈亚心来约见我,他告诉我他不能理解这句箴言。

我问他,他见过两千年前的人没有。他说他没有见过。我又问他,是否见过两千年前人的灵魂。他回答说也没见过。我告诉他,老子、庄子、泰勒士、苏格拉底、柏拉图、耶穌基督的肉体都不复存在,连灰尘都找不到了,但他们的思想、智慧及传递的爱的信息却依然活着,活在当代,活在永恒之中,这就是灵魂永恒的证据。

紧接着,我让陈亚心利用想像力想像今天和他睡觉的美女明天将是什么样子,我让他展开这么一个想像:

青春美丽的少女→风韵犹存的少妇→中年妇女→老年妇女→尸体→白骨→灰尘。

当陈亚心反复展开这么一种启发性的想像时,他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当我看到世上那以美丽著称的人之白骨时,我心里的欲念荡然无存。”这是十八世纪英国文豪Joseph Addison一句名言,我相信,任何一个心智正常的人看到这句名言都会明白天下的一切美女只不过是一种暂时存在的幻念而已这么一个道理。

在我多次的辅导后,陈亚心对性、女人、人生、精神这些东西有了更丰富的认识。在接下来的治疗中,我建议陈亚心做这么一件事。即当他产生了淫欲的想法打算花钱去找小姐时,他将要花在小姐身上的钱存起来,然后将这些钱捐献给患重病却无钱医病的女性。陈亚心照我的建议去做了,他将两个星期本来要找小姐的l800元捐献给了一位家庭经济条件很差、患肠梗阻的姑娘。姑娘利用他捐助的钱做了肠镜检査,并配了治疗的药物。陈亚心对我说,当他将区区1800元递在那位患病的姑娘手中时,他看到泪光在姑娘眼中闪烁,他看到了感动和爱所产生的效果,而这些是不可能在妓女身上发生的,他就是给妓女一座金山,妓女也不会被感动的。陈亚心的心灵在成长,我相信美国著名心理学家James Lugo的一句话:当灵魂强大之后肉体就会变得渺小。陈亚心接受了长达两个月的治疗之后结束了和我的治疗关系。回到老家之后,他没有给我来过电话,我也不知道他的情况。大约过了半年多,一次我正乘车去上海,陈亚心的爱人尚淑卉打电话告诉我说,陈亚心有两个月没有去碰别的女人了,他现在每天都在认真读书,一本能真正启示人生的书。听了尚女士的话,我的心充满了喜乐和欣慰,毕竟陈亚心是我治疗的第一位男性色情狂。

 


关键词:

相关文章

网友留言

暂无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